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033|回复: 0

抗美援朝的最大叛徒,致“万岁军”伤亡六千余人,邓华怒骂其败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8 16: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国志愿军第38军的战争历史上,有这样一个令人感到耻辱的名字。因为他一个人的阵前叛变,导致“万岁军”在抗美援朝的最后一战中,彻彻底底地打了一场败仗,导致我军伤亡6700余人。他自己还恬不知耻,摇尾乞怜希望韩国军方优待他,让他成为一个韩军士兵。这个叛徒更被邓华称为“是个败类”,他就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投敌叛国,臭名昭著的谷中蛟
白马山,由于地势像一匹躺卧的马而得名。它位于朝鲜境内铁原西北大约十公里的药山洞地区,东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南侧则是联合国军的重要军事补给路线,通过此处可以到达联合国军的兵站基地铁原。整条山脉大约长三公里,由于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就成了两方的必争之地。
白马山的两个主要的高地分别是394.8高地和281.2高地,是韩国军队第九师驻守的主要阵地。而与之遥遥对峙的,正是由第38军驻守的项里北山阵地。



1951年秋季,42军就和联合国军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激战。当时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军备力量充足,他们用飞机坦克大炮频繁轰炸,并加固了大量的工事,埋地雷、设路障,拉起铁丝网,阻碍了42军的进攻,最终夺取了白马山的两个重要阵地。而42军也付出了伤亡423人,只消灭敌方30余人的惨痛代价。经此一战,韩军趾高气扬,自诩白马山是“钢铁阵地”,志愿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夺回去。
42军栽的大跟头让指挥军总部非常痛心,他们下定决心一定要夺回白马山阵地。1952年八月下旬,上级命令下达,要求由38军队向驻守在白马山的韩国第九师进行反击,并下达指令,要求“在反击中击伤敌人5000人以上,而后争取占领并巩固之”。



这个38军的来头非同小可。它最早是由彭老总所领导的湘军演变而来,曾先后改编为红五军以及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在辽沈战役之后才改名为第38军。这支部队以善打硬仗,恶仗而著名,曾在彭老总等将领的领导下打赢过许多场硬仗,因此又被称为“万岁军”。作为志愿军第一批入朝参战的部队,38军是当之无愧的“专打精锐”的王牌之师。
与此同时,38军的现任军长为江拥辉,人称“常胜将军”、“虎将”,作为一名猛将,曾多次立下赫赫战功。再加上此时的38军也刚刚更换了新的苏式装备,江拥辉对此次攻打白马山阵地非常有信心。
t015b9eb5802b0ea309.webp.jpg
江拥辉

此次大规模作战,是江拥辉接任军长的首次,全军都高度重视,做了充分的提前准备工作。要参战的第114师部队早早的就开始进行练兵,提前六周就进行了战斗训练,而负责突击高地的340团和339团也卯足了劲。在江拥辉的指示下,各个兵种协同训练,加强配合,立志要把白马山阵地给夺回来。
为了保证潜伏任务的顺利完成,他们还想了一个奇招,专门找有青蛙叫的地方训练。如果部队经过时,青蛙的叫声停止了,那么此次训练就被列为不合格,如果青蛙还一如往常地叫,此次训练才被列为合格。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标准,严要求训练下,整个队伍都练成了来无影去无踪的隐形人。
另一边,各种武器装备也在进行大量的储备,参战所需的火炮就达到了182门,坦克17辆,此外,还有59门高炮以及122挺高射机枪。为了提高配合度,苏式装备以及通讯联络等各种战斗组织、动作也都进行了反复地演练。为了这一仗,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江拥辉也期待着这一次能够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这个意外情况是什么呢?



1952年秋天,一股肃杀的气息笼罩了394.8高地。10月3日上午,身穿志愿军军装的谷中蛟突然出现在了韩军第九师阵地。哨兵对于这个中国人是如何穿越了雷区,安全来到这边大吃一惊,但令他们镇静的是,这个人远远地高举双手,示意着投降。于是,哨兵们将他交给了阵地指挥官,并作为战俘进行细细地审问。
这个谷中蛟压根儿就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他原名谷中炼,是个湖南人,参军后改名谷中蛟。他原来是国民党的军官,因为有一点文化基础而在1949年被征召。他进入到解放军第38军后,接受了军校的一番训练,随后被分配到第38军第114师第340团第3营第7连。
1952年时,朝鲜战争正打得如火如荼,全国人民参战热情高涨。抱着一颗升官发财之心,谷中蛟在第七连任副排长兼文化教员,他明明知道自己从事文职工作,自己上场冲锋陷阵的可能性非常小,为了体现自己的积极性,好为以后自己晋升铺路,屡次佯装积极求战。



谷中蛟知道以他的条件通过不了参战选拔,于是他大胆报名了一个敢死队,没想到上级为了保护他的积极性,想要给这个“舍身为国的先进分子”一个上场的机会,居然破例让他通过了。谷中蛟顿时傻了眼,于是在心里暗暗存了逃跑的心思。
1952年9月24日,他所在的第七连派了30个人到军营里搬运冬季的制服。由于本身物资条件比较艰苦,棉服数量有限,而为了避免由于人员牺牲造成制服的浪费,营长决定等到此次作战任务完成后,再向士兵们发放冬季制服。
10月1日时,棉服已经被运到了个个营,只是暂缓发放。其实,全国人民都在勒紧裤腰带为前线官兵支援,在艰苦时期,这样的待遇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但谷中蛟却依然指责志愿军没有给他提供足够的保障。
贪生怕死的谷中蛟想,与其上战场被人打死,还不如前去投奔韩国军队,如果我把志愿军的作战计划告诉他们,说不定还能混个职务当当。



就在10月2日这天,也是战斗打响的前三天,谷中蛟趁着干部们往来查找道路的机会,自己一个人悄悄的从前沿阵地跑到了韩国第九师的阵地上。根据美军后来解密的《审讯报告KT3831号(谷中蛟)》资料显示,跑到韩军阵地的谷中蛟向联合国军提供了大量的情报,除了兵力情况,武器装备、攻击战术,兵力集结地域以外,甚至连每一个师团炮兵阵地的大概位置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联合国军。
起初,韩军对于谷中蛟的口供并不是很相信,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紧急做了各方面的调动并加强了防御,增加步兵兵力。韩国第九师彻夜完成了掩体150个,还拉了多层铁丝网,布置了大量地雷。此外韩军还通知美军,美国第九师也紧急部署,安排了三个美军的炮兵营以及一个坦克营做好准备,美军第五航空队也派出了大量的战斗轰炸机准备战斗支援。此时,联军在兵力和武器上都大大的超过了38军的力量,此次作战难度陡然增加。



另一边,得知谷中蛟投敌消息的江拥辉军长怒火中烧。究竟打还是不打呢?那么长时间的准备就为了这一次战斗,如果不打也太可惜了。如果要打,就必须提前作战,趁这个叛徒跑过去没多久,敌人尚未做好准备,提前反击。否则就延缓反击时间,等十天,半个月后,敌人松懈下来,再打他个措手不及。
指挥员斟酌再三,志司的作战命令也下达了,要求必须于6号开始进行第二阶段反击作战。江永辉一咬牙一跺脚,打不了突袭战了,那就干脆强攻吧。
10月5日晚,38军派部队进入敌前进行潜伏。6号的17点30分,随着信号弹的腾空而起,38军的大炮一起发出轰鸣声,对方战地瞬间成了一大片火海。双方血战至半夜,38军才勉强把主峰拿下来。还未等喘息片刻,韩国第九师师长金钟五少将,又派遣了主力团第28团参与战斗,主峰阵地来回拉锯多次易手,经过九天201个小时的争斗,394.8高地始终站不稳脚跟。



而此时,第38军已经投入了13个步兵营又两个连,损失惨重,虽然已经占领了大部分高地,但面对韩军源源不断的装备补充以及美军的增援,即使能够争夺下来,也难以巩固,更要付出不可估量的代价。而且394.8高地级别仅仅为营级,如果损失过大就划不来了。最终江拥辉宣布了撤退,选择保住剩余的兵力。
在这场九天八夜的战斗中,38军没能拿下白马山,还付出了6700多人的伤亡代价。谷中蛟作为叛徒,因为他一个人的贪生怕死,将一场轻松的突袭战,变成了惨重的攻坚战,而害得战友们丧命于异国他乡。这样一个小人物,应当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遭人唾弃。我们志愿军的英魂必将永垂不朽,苟且偷生者必将永不得抬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