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72|回复: 0

十岁男童2次手术后睾丸萎缩家属欲追责,涉事医院:不存在过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4 11: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家住河南省洛阳市的于先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3月末,他的十岁的儿子小鱼(化名)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被确诊为隐睾,接受了“双侧隐睾下降固定”开刀手术;术后被检查发现其左侧睾丸密度不均匀,且血供极稀疏,初诊为“睾丸扭转”后接受了第二次手术。但两次手术后,小鱼左侧睾丸的血供仍未恢复,且体积明显缩小。
于先生向记者提供了2份住院病案、出院诊断证明等原件及相关录音,认为在两次治疗期间,院方存在错诊误治、术前刻意隐瞒手术方式等行为,要求院方和涉事医生承担相应责任。
6月22日下午,澎湃新闻致电河南省人民医院医患办,但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告知相关情况,需要向该院的宣传部反馈。但截至记者发稿时,该院宣传部仍未回电。
河南省卫健委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了解于先生反馈的情况,并向其建议申请行政调解,或者通过医疗事故鉴定或到法院起诉确定院方及涉事医生是否构成医疗过错。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已和涉事医院反馈并沟通此事,责成涉事医院妥善处理。
10岁男童接受两次手术后,一侧睾丸供血不足出现萎缩
3月中旬,于先生检查发现儿子两侧睾丸不在阴囊中。他先带孩子在洛阳当地的两家医院做检查,彩超结果提示“双侧睾丸下降不全”“双侧腹股沟低回声伴右侧点状钙化”等。于先生随后将孩子送至河南省人民医院。
3月24日,小鱼被诊断为“隐睾”,当天收治入住该院泌尿外科一病区。3月31日,在全麻状态下,他接受了“双侧睾丸下降固定”开刀手术,由一位刘姓主任医师操刀。根据“手术记录”及于先生提供的照片,小鱼左右侧腹股沟区的斜切口分别为4厘米、3厘米。两侧阴囊切口约2厘米。
于先生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两次住院病案、出院诊断证明等原件。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 供图
公开资料显示,“隐睾”是小儿泌尿外科常见的先天性泌尿生殖畸形之一,针对隐睾问题,有专家指出,1岁半前是最佳手术干预期,一旦超过这个时间,可能出现生育功能下降、癌变几率增加或出现睾丸扭转的风险。
于先生称,术后第2天,医生就鼓励小鱼下床走路,第3天就被要求办理出院手续,返回洛阳家中。仅过了4天,因左侧腹股沟切口开裂感染,小鱼又被送进洛阳当地的医院接受治疗。没想到的是,小鱼在该院的两次彩超报告分别提示,其左侧睾丸“血流减少并钙化”“血流稀疏并钙化”“左侧睾丸未见明显流血信号”。
4月18日凌晨,于先生连夜驱车将小鱼再次送入河南省人民医院,急诊以“睾丸扭转?”为初步诊断结果,之后进行了近4个小时手术,相关病程记录显示,探查发现小鱼左侧睾丸“未见扭转,睾丸及精索水肿、质稍硬”,术后诊断结果为“睾丸炎及精索炎”,术者同样是刘姓主任医师。
18日下午,在于先生的要求下,小鱼才转入该院的小儿外科病区,两次超声结果都显示左侧睾丸血流极稀疏,体积减小。至5月3日,小鱼出院。“出院诊断”提示,其左侧睾丸“回声不均匀并血供极稀疏;双侧阴囊壁软组织肿胀;切口愈合不良。”目前,小鱼已休学在家养病,身体状况总体稳定,但常常会感到浑身乏力,部分肝功能指标持续走高,需要定期去医院检查肝功能及睾丸情况。
家属质疑和院方回应
于先生表示,小鱼转入小儿外科病区后,他曾向该医院的医患办投诉,但迟迟没有收到回复。5月12日,于先生致电医院所在辖区的郑州市金水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反映情况。当天下午,他就接到了河南省人民医院医患办工作人员的回电。
于先生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两次住院病案、出院诊断证明等原件及相关录音,认为在两次治疗期间,河南省人民医院和涉事医生存在误诊误治、术前刻意隐瞒手术方式等行为,要求院方和涉事医生给出明确的调查结果,并承担相应责任。
于先生质疑,小鱼为何两次就诊后都被收治进该院的成人“泌尿外科”,而非 “小儿外科”? 目前国内针对隐睾多采用腹腔镜、微创等手术手段,造成的创伤小,手术成功率较高。在该医院小儿外科拥有先进的“单孔腹腔镜”的前提下,为何该科室医生仍安排采用传统的开放式手术?
对此,院方医患办工作人员在电话录音中称,做睾丸下降手术最专业的是小儿泌尿外科,而最接近小儿泌尿外科的是“泌尿外科”而非“小儿外科”,所以由“泌尿外科”科室收治患者并没有问题。对于手术方式,工作人员则称,一方面术前告知书中已经写明了腹腔镜作为其他手术方式,家属签字就默认代表同意这一手术方式;另一方面,医生怀疑患者的双侧隐睾呈现游离睾的形式,所以不选择腹腔镜作为手术方式。
该工作人员还说,在能触摸到睾丸的情况下,传统开放手术不会干扰到腹腔和胃肠道,不仅花费少,而且对孩子未来就业等方面更有利,“所以(开放式手术)优点大于腹腔镜。”对方还强调,只有腹腔镜隐睾,才能选择腹腔镜手术,“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参与中华医学会小儿外科学分会泌尿外科学组共同编纂的《隐睾诊疗专家共识》的杭州美中宜和妇儿医院小儿外科主任、手术中心首席专家徐珊曾在论文中指出,在专业的小儿泌尿外科,隐睾的手术成功率一般达到 90% 以上。临床上根据隐睾所处位置,可以分为可扪及隐睾和未扪及隐睾两个亚型。前者约占所有隐睾病例的80%,后者约为20%。对于可扪及前者,采用开放的微创手术即可解决。对于未扪及隐睾,腹腔镜手术探查较腹股沟手术探查更利于明确睾丸位置。
对此,于先生质疑,隐睾手术成功率较高,但两次手术为何导致睾丸供血减少至坏死萎缩?第二次手术为何又提升睾丸位置?是否可能存在手术操作不当导致手术失败?
小鱼在洛阳当地医院做的超声报告。
澎湃新闻对比小鱼二次住院前后的多份超声和CT报告看到:小鱼第一次入住涉事医院前的3月21日,彩超报告显示其“双侧内均可见血流”。入住涉事医院后的3月28日,彩超报告显示其“双侧精索静脉:未见明显曲张”。
小鱼昨晚第一次手术后的4月17日及4月19日,两份超声报告显示其“左侧睾丸未见明显血流信号”“双侧睾丸血流信号未见明显显示”。
在接受第二次手术后,彩超报告显示其“右侧精索未见明显肿胀,左侧精索周围软组织肿胀,可见条片状低回声区”“右侧精索未见明显肿胀。左侧睾丸未见明显血流信号”。
医患办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解释称,手术记录显示患者的睾丸在内环口附近。而睾丸前后两次位置发生变化,主要是因为阴囊部皮肤比较松弛,需要选择更有张力和未感染的部分去固定睾丸。至于为何血流减少,该工作人员表示,院方仍然考虑是睾丸炎或精索炎导致睾丸和精索周围压力值增大。同时,对睾丸进行探查术后也发现精索部分血管中形成了血栓,所以供血减少。医患办工作人员还表示,泌尿外科属于普外科,多位涉事医生均具有实施睾丸下降手术的资质。
此外,对于于先生提出的医生误诊错治、用药剂量、术后错误指导等质疑,医患办工作人员则表示,患者被诊断为“隐睾”没有任何错误。若不认可该说明,可以找专业的机构鉴定或找其他途径反映。
省卫健委:建议申请行政调解或走正规程序鉴定
6月22日,于先生告诉澎湃新闻,21日16时许,河南省人民医院医患办再次致电,称希望能够私下协商解决,赔偿经济损失。但医患办始终坚持此前的说法,不承认院方存在任何过错,双方沟通无果。
6月22日下午,澎湃新闻致电河南省人民医院医患办,但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告知相关情况,需要向该院的宣传部反馈。但截至记者发稿时,该院宣传部仍未回电。
6月22日下午,郑州市金水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科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此前已将于先生的投诉反馈给了涉事医院,院方表示会进行协商沟通。同时,6月9日,涉事医院已提交了一份针对该起医疗纠纷的情况说明。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于先生对沟通结果不满,仍可以向该部门进行反映。
随后,河南省卫健委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了解于先生反馈的情况,并向其建议申请行政调解,或者通过正规程序鉴定院方及涉事医生是否构成医疗过错。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有两种鉴定途径,一种是去医学会做医疗事故鉴定,如果构成医疗事故,会对涉事医院及医生进行处罚。另一种是通过起诉,由法院安排做过错鉴定。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已和涉事医院反馈并沟通此事,责成涉事医院妥善处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