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5417|回复: 0

基因编辑婴儿充斥谎言 贺建奎会全身而退吗?

[复制链接]

3819

主题

381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125
发表于 2018-11-30 11: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 令狐卿
举世关注的基因编辑事件,现在似乎陷入僵局。
贺建奎11月28日赴港参加基因编辑峰会,作了自我辩护式发言。舆论对贺的回应并不满意,尴尬的全球科学共同体做了声明,但对贺建奎的私下行动到底有多少约束力,还不得而知。
51b51fec4412485bb1836a10cc8c5b83.jpeg
(贺建奎出席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并发表演讲 来源:视觉中国)
媒体揭露出的更多事实显示,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专案充斥着谎言。但迄今为止,这件事完全僵住了,事情该怎么善后,对人该怎么办,都需要答案。
全球基因编辑峰会最终让贺建奎讲话,是秉着言论自由的原则让他讲解人体试验的数据。就基因编辑婴儿,贺建奎在台上讲述了他自己版本的故事。他的自辩,也是暴露他弱点的时候。在他讲话次日,媒体已经揭露了更多事实,勾勒出“基因狂人”的另一面。在这面中,贺建奎及其团队不仅对同行撒谎,更精心编织话术,涉嫌欺骗志愿者家庭。
搜狐号《后窗》的一篇文章,从伦理角度梳理了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的全过程。不能操纵生殖细胞系是基因编辑的底线,贺建奎及其团队完全无视,粗野越过。他告诉同行说通过了伦理审查,但那份审查表已经被证明存疑。可即使是这份可疑的伦理审查表,所列研究目的也不是治疗艾滋病。贺建奎在伦理审查上的疑似弄虚作假仍需要调查弄清。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焦点之一就是违背伦理,在伦理审批机制上钻漏洞。根据《后窗》的梳理可以判断,贺建奎不只是没有通过伦理审查的问题,而是他根本没资格作为伦理申报的主体。他不是医生,按理只能搞基因的基础研究,而不是临床研究。所以,就伦理审批书而言,贺建奎不是有或无的问题,他的出现是另外性质的问题。
b14e5b451cc04aa88da03f8319a89641.jpeg
(2016年8月4日,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内 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这一点,无论是医政部门还是医院的伦理委员会,心里都是一清二楚。基因编辑婴儿风波一开始让人以为贺建奎是“先上车后买票”,现在看来性质可能要严重得多。为了应对伦理审查,贺建奎极可能施展了瞒天过海之计。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贺相当于非法行医,这不是一个“委曲求全的科学家绕开冗长的官僚审批”的故事,而是主观恶意强烈的私自行医。
贺建奎在应对同行询问时,用似是而非的说法去遮掩他活体实验的合法性。与此同时,他在招募志愿者方面,从接触艾滋病社群到知情介绍,尤其是在风险责任、病患权利保障等方面,疑似制造信息不对称,全流程使用了欺骗手段。《三联生活周刊》揭露了这一块存在的严重问题,报道从基因编辑婴儿参与者的角度展现了贺建奎实验中的隐秘部分。
贺建奎先用动人言辞接近艾滋病社群,用“南科大教授”及“艾滋病研究者”身份获取信任,得以进入社群内部。贺建奎的精明在于,他抓住了艾滋病患者急切生育的弱点、也利用了他们财力窘困的实际状况,半哄半骗少数志愿者家庭放手一搏。基因编辑婴儿之所以能降生,并不是因为贺声称的治疗艾滋病的理想,而是他击中了那些绝望家庭的软肋。
如果公众知晓了严肃媒体在贺建奎一事上的报道进展,大概会同意如下判断:无论是对基因研究的同行,还是对承担他实验后果的志愿者,贺建奎都不是一个诚实的研究者;根据他被曝光出的部分撒谎的事实看,贺建奎为了达成目的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对科学的伦理、对社会的公平心,在“基因狂人”的狂热追求中,都是可以随时被抛弃的东西。
公众当然也在等待有关部门的调查报告,但贺建奎对同业与志愿者的惺惺作态,已经将他放纵不羁的一面暴露出来。他并不是在科学的道路上,为了崇高理想遭到误解的“异类”,他的研究道路由急于求成的粗野和践踏生命的谎言铺成。对他的批评,不是过度苛刻,实际上现有批评还是太“理中客”了。或许,我们看到了他疯狂的开始,但猜不到他的结局。
总之,从现有的事实看,贺建奎几乎每一个环节、每一步都是问题多多。他被揭露出来的所作所为,证明他不具备一名科学研究者应有的基本道德观。他践踏规则、弄虚作假不仅是不道德的,更有相当危险性。吊诡的是,目前被困住的不只是贺建奎,公众也被困住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或受到怎样的惩罚。但愿以此为鉴,让人看见机制中真的存在伦理的“基因”。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