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554|回复: 0

“第一夫人”魔咒开启?两位金女士被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3 22: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瓦台魔咒”之风

吹到了金正淑身上。

身着一袭翠绿色的印度纱丽,手心画有印度特色的曼海蒂手绘,2018年11月,时任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夫人金正淑访问印度时,以这身装扮现身排灯节传统祈福活动,并出席了许王后纪念公园开工仪式。

265C6928E6F2C0A940350CF11A135FA26F869F25_size88_w1024_h695.webp.jpg

·2018年11月6日,金正淑(左一)在印度参加排灯节传统祈福活动。

许王后纪念公园被视为印度和韩国自古交好的象征。据说,公元48年,一位名叫许黄玉的古印度公主漂洋过海,远嫁给了朝鲜半岛的一位国王,并生下10个王子,由此成就双边关系的一段佳话。

金正淑的那次访问当时并没有引起过多关注,谁都没想到,6年后却给她带来了一个大麻烦。

6月17日,韩国检方表示,已着手对金正淑“因私访问印度”进行调查。

“再来印度,一定会去泰姬陵”

追根溯源,挑起这次舆论争议的还是文在寅。

5月17日,文在寅的个人回忆录《从边缘到中心》出版。他在书中提到金正淑当年访问印度一事时说,“有些人恶意歪曲金正淑女士,仿佛妻子用国家的钱旅游一样”。

文在寅解释道,“印度总理莫迪曾邀请我,在许王后纪念公园开业时一定要来”,但因为几个月前,他刚访问过印度,不能再去,就请妻子代为参加。他还表示,“这是(‘第一夫人’的)第一次单独外交”。

文在寅主动提到这件旧事尝试解释,反而引发炮轰。

韩国执政党国民力量党议员尹相炫在脸书上写道,“文在寅应该就泰姬陵税金浪费问题向国民道歉,而不是出版回忆录”。

2018年7月,文在寅与金正淑对印度进行了国事访问。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当时,金正淑参观完胡马雍陵后说:“如果再次来到印度,一定会去泰姬陵。”这句话被有些媒体解读为,泰姬陵被金正淑列入计划清单,也给她后来再度访印埋下伏笔。

仅4个月后,金正淑再次前往印度,开启4天3夜的访问之旅。期间,她参加了社会活动,并与印度总理莫迪会见。最后一天,她去了普通游客在印度必打卡的景点泰姬陵。

909808DAF753F07A6702BB0BC7C180F7F9D7B82D_size104_w1024_h644.webp.jpg

·2018年11月7日上午,金正淑(左三)参观泰姬陵时与当地民众交谈。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那次访问原本计划由时任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都钟焕前往。如果都钟焕前往,经费预估为2500万韩元(约合13.1万元人民币),但后来改成了“第一夫人访问团”,专机费用和警卫费等也相应增加,费用增至2.37亿韩元(约合124.2万元人民币)。

该报道还称,“最令人费解的是6292万韩元(约合32.9万元人民币)的机内餐费用”,相当于在往返18小时的飞行中,人均餐费175万韩元(约合9170元人民币),如果吃了4顿,每顿约44万韩元(约合2305元人民币),相当于头等舱机内餐费的3—4倍。

面对质疑,文在寅在脸书上回应称:“专机和普通客机的机内餐一样,都是以套餐形式提供的。除了提供的套餐外,不能点或吃更豪华的食物,所谓的超豪华机内餐,从根本上说是不可能的。”

他说:“总统夫妇的海外巡访经费由所管部门编制和执行预算。如果有疑问,应该向相关部门询问”。他还进一步指出,“机内餐总经费是否超出正常范围,不妨与现政府的巡访费用一比便可知晓”。

《联合早报》评论员姜贵瑛说,争议不仅存在于飞机餐上,按照韩国媒体的说法,那次访问计划中原本没有参观泰姬陵的行程,这是在金正淑加入访问团之后临时加的。

一时间,关于“金正淑访印动机不纯”的讨论在韩国国内发酵。韩国检方随后宣布启动对金正淑的相关调查。

努力做一个“被遗忘的人”

就在检方宣布对金正淑调查当天,文在寅在脸书上发布了4张照片,并配文“收获了紫洋葱、紫薯和土豆”。照片中的文在寅手里拿着洋葱和土豆,坐在这些农作物前,显得“非常平静”。

实际上,文在寅卸任两年多来,他们夫妻二人的生活半径基本就在这片村居和菜园之间。

2022年5月,文在寅结束5年总统任期后返回位于庆尚南道梁山市平山村的故乡。当时,他向前来送行的支持者挥手告别,还搂着金正淑的肩膀说,“我们会好好过日子”。金正淑也迅速转变角色,和丈夫成了一对朴素的“农民夫妇”。

闲暇时,他们会一起爬山踏青。二人穿着防风冲锋衣,像极了街边遛弯的老头老太太。

D16B3A07B45DBBB6D3BD744079E5EBA54A963193_size908_w632_h630.webp.jpg

·文在寅和金正淑一起登山。

他们会和村民边吃烤肉边喝米酒,自在地谈论家常。

除此之外,他们还时常撸猫遛狗,甚至亲自下地挖土豆、摘萝卜,还养了几只土鸡。

不管是任上还是任下,金正淑一直都扮演着文在寅的贤内助角色。

金正淑出生在一个小康家庭,从小就是个学霸。从首尔著名的淑明女子高中毕业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韩国庆熙大学声乐系。

就是在这里,她遇到了文在寅。

08670EF68CA872E35828E62089C968D99A1A7356_size30_w550_h404.webp.jpg

·金正淑(左)和文在寅年轻时期。

从大学时代一路走来,他们经历了7年的恋爱长跑。即使最初面对金正淑父母的强烈反对,他们还是克服重重困难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刚结婚时,文在寅还挣不到什么钱。

即便如此,金正淑也从不抱怨。文在寅在哪里,她就跟到哪里,照顾一双儿女,操持一家人的生活。

文在寅当选前,金正淑每周都会去韩国湖南地区(全罗南、北道总称)为文在寅拉票。可以说,文在寅在这个地区的支持率大多源于金正淑。她也因此获得了“文在寅湖南特别助理”的称号。

文在寅在任时,金正淑努力融入韩国民众的生活,与附近居民打成一片,偶尔还会请大家吃面。

2020年8月,已经65岁的金正淑默默去到被洪涝侵袭的村子里参与救灾工作。直到中午帮忙分发饭菜时,她才被民众认出。

她真诚、朴实的举动感动了一众韩国民众。

如今退休后,金正淑也是夫唱妇随,与丈夫一起归隐田园,过着低调、平静的养老生活,努力做一个“被遗忘的人”。

然而,这一简单的愿望却面临着重重阻碍。

自从他们搬去平山村,示威者的嘈杂声笼罩了村庄,更有陌生男子冲上前进行威胁辱骂。文在寅简单的一次书籍推荐也被指是在委婉地讽刺尹锡悦政府的外交政策。如今,“青瓦台魔咒”之风更是吹到了金正淑的身上。

两位金女士同时被查

这不是金正淑第一次被当作靶子。

2022年4月,距离文在寅卸任不到40天时,金正淑被指疑似使用青瓦台特殊活动费购买上百套服装。

1D333F6C6CC5748E11884F64C272754F9169B75C_size64_w640_h457.webp.jpg

·韩国网友整理的金正淑公开活动服装。

此事一出,民众议论纷纷。青瓦台紧急回应称,金正淑出席公务活动时的经费不包含服饰购买费用,其置装费由本人承担。

对于这个解释,韩国部分民众尤其是在野党并不买账。

据韩国政府人事革新处透露,文在寅总统当年的年薪为2.4亿韩元(约125万元人民币)。有人质疑:以总统的工资或金正淑的个人财产,很难负担得起如此昂贵的首饰和衣服。

那么,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随着网友深挖,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比如,金正淑背过的爱马仕包,虽然表面看起来是爱马仕,可无论是材质还是款式,都跟真正的爱马仕有细微的差别,可以说是“高仿爱马仕”。

这起乌龙事件最后不了了之。

金正淑因为服装费被推上舆论风口之时,就有评论认为,枪口看似朝向金正淑,其实真正的靶子是文在寅——反对党需要从金正淑身上挖开一个口子,这也是韩国政坛“下台即清算”的政治传统。

服装费争议没成气候,机餐费再起波澜。

辽宁大学美国与东亚研究院院长吕超对环球人物记者说,这次金正淑6年前的旧事被翻腾出来,与提倡“反腐倡廉”的社会风气没有什么关系,归根结底还是韩国的党派斗争。

吕超说,文在寅卸任以后比较低调,参与政治活动不多,在国民中有一定好感度,所以,所谓的“青瓦台魔咒”还没有降临,但国民力量党不会轻易放过他。

“国民力量党自4月份国会议员选举失败后,政治上处处被动挨打。尤其是‘第一夫人’金建希丑闻不断,导致尹锡悦总统支持率持续下滑。国民力量党反守为攻,就拿前任总统夫人说事儿。”吕超认为,从目前的态势看,多数国民对于旧事重提没有兴趣,反而对国民力量党“当年不提现在提”的做法很反感。

DEA7C72C2BEAB6F0EBF18E546A3931D52F5FE4CF_size149_w1080_h1080.webp.jpg

·文在寅最近发布的一张和金正淑的合照,争议似乎没有影响两人的心情。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民主党方面认为,金正淑访问印度的争议是一场“为了平息金建希丑闻的无理取闹”。

此前,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刑事一部正在调查现任“第一夫人”金建希收受名牌包案件(戳此回顾)。

国民力量党方面似乎也丝毫没有掩饰想拉人当垫背的意图。议员尹相炫就曾提出,如果想对总统夫人金建希收受名牌包进行特检,就应该先对金正淑进行特检。

如今,韩国检方同时启动对两位金女士的调查,这也意味着,“青瓦台魔咒”加码,正在向“第一夫人”们蔓延。

作者:陈佳莉 董硕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