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269|回复: 0

肉的诱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1-1 18: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arbecue-8200101280.jpg_0.jpg
大约50年前一个夏天的清晨,刚记事的我睡眼惺忪坐在家门口,看见爸爸从视线尽头慢慢走来,手里提着一小块猪肉,猪肉随着他的步伐一晃一晃……我瞬间满心欢喜,不是因为看见我爸,而是看见我爸手里的那一小块猪肉。
那时候每个人每月只供应六两肉,我们每周只能吃一顿肉,曰打牙祭。我从小就挺仗义,有一次从碗中为数不多的几片回锅肉里偷了一片肥肉,用报纸包了几层,带出去和两个好朋友分享,看着他们一人吃半片肉的喜悦,我分外开心。结果回家就被妈妈给揍了,妈妈训斥“我们自己都没肉吃,还要拿给别人吃,还要挑肥的”。
那时更喜欢吃肥肉,因为肥肉更能填满对肉的饥渴。挑肥拣瘦一词现在的年轻人不能理解,为什么肥为好,只有从我们那个时代走出来的人才深有体会。
我妈妈那时在一所乡村小学教书,年末,一个学生家中杀猪来请老师吃杀猪菜。这个学生比较调皮,我妈妈不想去,就婉言谢绝了。
我扯着妈妈的衣角,口水几乎要流出来。妈妈感受到了我的渴望,同意让我跟着那个学生回家。
那个年代虽穷,但非常尊敬老师,老师的儿子来了,全家把我当主宾照顾,都把肥肉夹给我。那大概是我出生以来吃过最多肥肉的一顿饭。因为回家有十余里路,饭后那家人让我留宿。那时的农村没电灯,床是草铺的,我开始狂哭,最后他们全家人商量,让儿子送我回家。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场景,他背着我,手里提着煤油灯,在山路上高一脚低一脚,仿佛走了很久很久。现在回忆起来,那也只是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孩子,为了师恩一晚上来回走了四趟十余里的山路。现在想来,我都还有点内疚。
后来我爸爸想出了一个主意。那时乡下水田里鳝鱼很多,那是不用肉票的,就让学生去抓,然后卖给我们,既帮助学生补贴家用,也满足我对肉的渴望。
我爸爸一个数学老师竟然慢慢掌握了杀鳝鱼的手艺:把鳝鱼用钉子钉在板凳上,然后用小刀在其颈部横向切一刀,顺着鳝鱼身体刨开去骨。
前几天在日本一个鳗鱼店吃饭看着一个老师傅活杀鳗鱼,过程竟然惊人一致,突然让我想起爸爸杀鳝鱼的情景,不免黯然——天下父母心。
大概是少年时代物质短缺在大脑里留下的烙印,现在肉还是我的最爱,尤其是肥肉,而不是那些流行的高级食材。

猛叔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