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2087|回复: 0

又一个冒充“大企业家”的大忽悠,崩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4-25 11: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B7AC379DEEB83FC6B1CFD6E85DEA894CE681500_size19_w640_h416.webp.jpg

作者:文雨

据多家媒体最新报道,雪松控股已有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与此同时,公安专案组与银保监工作组正同步对公司进行调查。

继“德隆系”、“明天系”之后,这家横空出世的资本新贵,也已经走到穷途末路。

曾经何其风光,如今又何其颓丧。

【发了】

2015年,股市崩盘,资产价格一落千丈。众人夺路而逃之际,一个人反向杀了回来,他就是张劲,时任君华集团董事长,后来的“雪松系”创始人和缔造者。

这一年,雪松资本成立(后更名为雪松控股),张劲重新梳理自己的产业版图,由雪松控股重组旗下所有业务,集中优势资源,以资本运作为抓手对外扩张,目标“三个万亿”,即“万亿销售额、万亿资产、万亿市值”。

接下来,张劲在金融市场一路狂飙。

2016年11月,张劲斥资48亿,要约收购A股上市公司齐翔腾达,成为公司实控人;次年6月,他再度出手,以42亿拿到“中国男装定制第一品牌”希努尔63%的股份。

进入广州银行和广州农商银行前十大股东之列;通过收购佛山金盛瑞泰间接拿到开源证券28.53%的股权;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润邦财富一年能募到上百亿资金。

那是张劲人生最顺遂的一个时期。

雪松入股后的第一年(2017年),齐翔腾达实现营收222亿元,同比暴增近3倍。与此同时,原有的大宗商品供应链业务也迎来快速出清,作为头部的雪松控股坐享行业集中度提升的红利,盈利步步高增。

2015年,雪松控股的营收还只有593亿元,2017年直接飙升到2210亿元。2018年,雪松控股杀进了“世界500强”,恒大迁出后,其更是一度成为“广州第一民企”。

而这一切,只不过用了短短3年的时间。

政府也不得不高看他一眼。

2017年9月5日,广州市举办了高规格的民营经济促进会,大咖云集,高朋满座。会上,一位市领导特地点名张劲:“到全球舞台上对话的,以前通常都是国企,以后雪松是不是也能出去对个话?”

“肯定的!”张劲不假思索的回道。话音刚落,全场掌声雷动。

已经名利双收,如果张劲能在此时适可而止,一切都还来得及。但人性的弱点恰在于控制和收敛贪欲,特别是在你风头正盛的时候。

【飘了】

2019年4月19日,广州发布了十几年以来最早的一次暴雨红色预警,200多家航班延误,出行变得异常艰难。即便如此,张劲还是冒雨赶到了南昌。

几个月前,他刚从“明天系”手中接过了暴雷的中江信托。一同接过的,还有80亿等待兑付的违约产品。

南昌之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参加投资者恳谈会,面对台下愤怒的投资者,他干脆拿起大喇叭喊话:

“有的人劝我不要来,但是我不怕,我是来解决问题的。我们既然收了中江,就不会让中江成为一个烂摊子,雪松过去22年从来没有违过约,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允许类似违约的事情发生。”

事后看,正是这笔收购,将他彻底拖入深坑。但当时的张劲已经“杀疯了”,根本没有意识到形势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

据《财新周刊》,雪松收购中江信托时花了60多亿,加上80亿的不良,这一笔就需要140亿现金。

而另一边,雪松的现金流一直捉襟见肘。

2019年,雪松控股的总营收2851亿元,其中雪松实业贡献了2676亿元,可见雪松控股的大部分盈利都来自雪松实业。但2014年-2019年,雪松实业的累计净利润仅为85.79亿元,累计经营净现金流更是只有15.86亿元。

自我造血能力不足,只能对外举债。

2015年,雪松控股的负债只有90亿,但到2020年上半年,数据就飙升到了528亿,扣除无形资产、商誉后,实际资产负债率高达77%。为了借钱,张劲把雪松实业旗下所持有的13家公司的股票全部质押出去。

与此同时,雪松在拿下中江信托后疯狂发产品,2019年8月-2020年7月这一年,其总共发行信托计划67只,金额超200亿。

2013年以后,M2同比增速持续拉低,中国实际上就已进入宏观经济去杠杆周期。贸易摩擦让经济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大。疫情的不期而至,则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逆势加杠杆的张劲,其实一直在和趋势做对抗。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

【崩了】

2020年,《证券时报》一篇深度调查报告直指雪松信托借道保理通道所受让的220余亿元底层资产,既无三方确权,也无回款封闭,风控完全处于“裸奔”状态。

事实上,尽管雪松当时矢口否认,但公司其实已经风雨飘摇。疫情之下,实体产业不景气,金融资产价格大幅下滑,而债务却是刚性的,风险指数骤然提升。

2022年1月30日,在经历较长时间的垂死挣扎后,张劲还是认输了,他向投资者发出致歉信,确认旗下理财产品无法如期兑付。

2月9日,迫于压力,雪松控股召开员工大会,各地理财经理提出让张劲个人为逾期的理财产品承担连带责任,遭到后者拒绝。第二天,投资人开始围攻位于广州黄埔区的雪松控股总部大厦。

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的南昌,只是这一次,张劲不再豪言壮语和信誓旦旦。他答应变卖资产还债,但很多资产已经不值钱了。

比如希努尔,雪松控股收购后推动公司转型文旅,不料却撞上疫情,公司直接陷入亏损泥潭,买的时候价值近70亿,如今却面临退市。

按照之前的约定,只要雪松信托将总部迁到广州,便可以100亿的价格卖给地方政府,但直到现在,雪松信托的注册地仍是南昌。

据《第一财经》最新消息,雪松控股已有多名原高管、现高管于半年前被控制,包括原雪松控股二号人物林伟龙,元老陈晖,以及曾在集团内主管资金的头号人物谢少彬。其中陈晖在雪松内部资历颇深,2003年加入雪松控股,直到现在他仍是雪松旗下14家公司的法人。

与此同时,公安专案组与银保监工作组正同步对公司进行调查。这家横空出世的资本新贵,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

命运何曾饶过谁。

2015年,躲过股灾的张劲曾在朋友圈里得意的喊话:

公司员工如果有炒股做杠杆爆仓危机的,尽快向公司反映,公司提供现金支持。炒股严重影响到个人生活的,也可以和公司提出支援。

几年后,他自己也败在了杠杆上。

恐怕很难从道德层面指摘张劲。

早些年,公司一名保安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对方身亡。得知死者家境贫寒,还有年幼的孩子需要抚养,张劲主动承担起了抚养之责,一直供到孩子考上大学。

2018年,河北省张家口的大山里有数百吨土豆滞销,看到新闻后的张劲二话没有,马上安排公司的人买下这批货,免费送给了北京的社会福利机构。

说到底,只不过是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选择。但无论怎样,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怨不得别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