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2649|回复: 0

偷来的三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3-23 20: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ZB_0320_CJ_doc7per25vqq1j13va27i2z_20120138_wuxy.jpg
母亲一头银发背着窗外的树影,白得发亮,仿佛有光。
早午两回,老母亲都会来到佛台前,礼佛念经。佛台设在客厅的长窗旁,窗外是一片的树影,阳光明媚时,满窗都是绿光。佛台前靠墙处特地摆了一张长木凳,方便母亲念经时可坐着。母亲一头银发背着窗外的树影,白得发亮,仿佛有光。
那天午后假寐,昏昏沉沉间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母亲就站在前方不远处,打着伞望着远方,我唤她好几声都仿佛没听见,我又放声喊了几声“妈!”,依然没有反应。当时心就急了,深怕着不会再也呼唤不到母亲了吧?内心涌起无比焦虑,跟着就醒了过来,倒不是吓醒的,而是逼自己醒过来的,唯有清醒,梦才不会是真的。带着几分莫名的忐忑,我来到厨房准备东西,母亲人在客厅看电视,我刻意无话找话与她大声闲聊起来,似乎下意识只想确认,母亲依然会答应我的呼唤。听到母亲答话,一切如常,原来竟是一种幸福。

说起奇怪的梦,记忆中还有一回也梦到母亲,那是二十多年前的经历了,梦里的场景是在公车上,我和妈妈乘搭巴士前往某处,路途颠簸,我小时候最怕搭巴士了,老是晕车反胃,整个人无力瘫在母亲怀里,无比煎熬。奇就奇在,那回梦里,母亲与我却是角色互换,妈妈竟成了我的小女儿,蹙眉躺在我怀里,我轻拍她的手臂,边安慰边哄着说:快到了,多几个站就到了……
父亲离开我们时年纪尚轻,不过60出头,说实话当时一切突然,从病发到辞世不足半年时间,根本无从做任何心理准备。这么多年都与母亲共处,几乎每天见面倒不曾察觉她一天天地变老。约两年前我们搬来此处,偷偷用手机拍了一些母亲窗前礼佛的画面,用心端详照片时才意识到母亲有多老。老到我不得不做好心理准备,每过一年,就是又少一年。
上一回画母亲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最早那一次是小学高年级时,还留有印象,一回美术课老师布置作业,要我们画“我的妈妈”。依稀记得自己画了母亲全身的正面像,烫了一头卷曲的短发,身穿碎花无袖上衣,深色尼龙长裤,提着菜篮子,手腕上配着玉镯,那时母亲不过四十来岁;而后辗转来到1992到94年间,我已上了大学,平时年幼的外甥女都会来到我们家由外婆照顾,我很疼爱外甥女,最喜欢看她熟睡时可爱的模样。那阵子养成了习惯,拿起画笔在图画本子上记录了一幅幅外甥女午睡的画面。期间也连带画了几幅母亲的速写,有午睡的,有斜靠沙发看电视的,依旧卷曲短发,无袖碎花睡衣裤,裤管卷起露出小腿,手上玉镯依旧。
不想眨眼竟然已是30年。这一回再画老母亲,坐在窗前长凳上念经,她卷曲短发已花白一片,玉镯因人渐消瘦早已收起不再佩戴。我让白兔默默地在一旁乖乖陪伴她,也让想象的樱花,在窗外映衬着三月天的绿光,静静为母亲盛开。母亲身份证的出生年份标注为1930年,按推算今年应该93岁。然母亲肖鸡,实为90岁,她说当年日据时期,为了能够领取成人粮票,才谎报了岁数,也就将错就错一辈子了。
年过90,偷来的三年也不算什么了。我倒是想着,接下来还能每天与母亲共处的时光,不知还有多少年?摊开双手,10根手指,或许都是奢侈了。这幅画是我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生日,即是母亲生我之日,打算今后每年过生日时,都把母亲画进一幅画里。每多画一幅,都是幸福。

作者: 阿果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