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729|回复: 0

韩国赔了,谁赚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3-17 10: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国总统尹锡悦今天开始对日本展开工作访问,为期两天。这是韩日在中断12年后重启两国首脑的双边访问,而且是韩国总统登门造访东京,大尺度扭转日韩关系。尹锡悦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将进行大、小范围共两次会谈,还计划有两次晚宴,分别是日本传统餐食寿喜锅和西餐。然而在尹锡悦身后的,却是韩国国内潮水般的抗议示威,不少韩国民众认为自己的元首进行的是“屈辱外交”。韩国态度突变,韩日从横眉冷对,到相约东京,背后有何玄机?地区政治、安全局势又会有哪些新变量?

01

韩国总统尹锡悦踏上了访日旅程。这是时隔四年之后,韩国总统再次访问日本。僵持了大约四年半的韩日关系有了缓和的迹象,而这个缓和,是尹锡悦用巨大的妥协让步换来的。

尹锡悦出访日本的前5天,首尔爆发了今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集会,3万多民众聚集在首尔光化门,斥责尹锡悦亲日叛国,韩国自掏腰包赔偿劳工受害者是民族耻辱。

3月6日,韩国政府正式公布了针对战时劳工赔偿问题的解决方案。二战期间,日本从朝鲜半岛强征大量劳工赴日本做苦力,战后被强征的韩国劳工为获得日方赔偿,从1997年起进行了长达26年的抗争。强征劳工赔偿案也成为韩日两国之间的“最大悬案”。韩日两国政府围绕劳工赔偿问题发生过多轮争执,两国关系因此甚至一度跌至冰点。

在尹锡悦政府的主动让步下,韩国劳工的赔偿问题达成了初步解决方案。尹锡悦政府提出的方案为“第三方代赔偿”方案,日本公司不用道歉也不用赔偿,而是由韩国行政部下属的“日本帝国主义强制动员受害者支援基金”,从韩国私人领域筹措资金,代替三菱重工、新日铁住金这两家日本公司,向韩国劳工受害者支付赔偿。筹措的资金主要来自曾受益于韩日关系正常化协议的十多家韩国公司,包括浦项制铁公司等。

赔偿方案一经公布就得到了美国和日本的称赞,然而在韩国国内却引发轩然大波。遭到受害劳工及其家属、韩国在野党、市民团体等强烈反对,称尹锡悦政府推出的赔偿方案是“背叛历史”、“投降外交”。

中共中央党校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张琏瑰:

“尹锡悦一开始想让日本的企业拿一部分资金来援助受害者基金,日本坚决拒绝,尹锡悦政府是做了大踏步而没有原则的让步,通过经济补偿的办法替日本解脱政治和法律的历史责任。”

被强征韩国劳工受害者 梁锦德:

“我95岁了,说不定今天或者明天就死了,但我一生中从未感到如此痛苦。即使饿死,我也不会接受这笔肮脏的赔偿金,我为什么要收这样的钱?”

韩国在野党党首 李在明:

“没有日本当局的真诚道歉和对受害者的适当赔偿,战争罪行就无法得到解决。”

中共中央党校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张琏瑰:

“在二战期间,日本用各种手段强制韩国的劳工去为它的战争服务,这件事情战后双方就赔偿问题进行过多次讨论,但是日本态度非常强硬,它认为是战争期间一些朝鲜人或者韩国人跑到了日本去,因为当时日本已经吞并了朝鲜,这种人员流动是很自然的事情。另外它认为实际上是一些劳动中介组织,给他们介绍的工作,日本政府没有参与其中,所以日本政府没有责任。韩国人认为这样是一种狡辩,是不承认侵略战争强制劳动的这种犯罪行为。”

在日本长崎港西南方约19公里的海面上的端岛,因形似军舰,也被称为“军舰岛”。军舰岛于1890年被日本工业巨头三菱公司购买并开发,经多次填海扩建,发展为当时日本著名的煤炭工业基地。热火朝天的煤炭开发史,同时也是被强征劳工的血泪史。

当时不少劳工被带到三菱公司旗下的各工厂煤矿强制劳动。在军舰岛,当时这里的人口密度是东京的9倍以上,排名全球第一。在这里,饥饿是常态,劳工们受尽折磨,被虐致死的不计其数。

1910年至1945年,朝鲜半岛被日本帝国侵占,成为日本的殖民地。在35年的侵略统治时期里,日本在朝鲜半岛先后采用强硬手段和同化政治等方式进行统治,并从朝鲜半岛大量调用朝鲜兵、劳工和“慰安妇”。据韩方统计,被强征的朝鲜半岛劳工多达78万人。这些劳工往往被以诱骗、胁迫等方式带到日本,来到三菱重工、日本制铁等公司服劳役,饱受非人待遇,不少人甚至被折磨致死。

长期以来,这些被日企强征的韩国劳工及遗属多次发起诉讼向日方索赔,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但日本政府和涉案企业一直以两国在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已解决索赔问题为由拒绝赔偿。

02

冷战时期,为实现以日本为中心的亚洲冷战布局,美国积极调解韩日这两个亚洲盟国的关系。1951年10月,韩日双方在美国的敦促下,开始启动关系正常化进程,但直到1965年,双方才正式建交。

在长达14年的谈判过程中,围绕历史认知问题的分歧始终是核心障碍。韩国认为,日本殖民统治带来的是掠夺、剥削和虐待,日本应当为此支付赔偿金;而日本则称,殖民统治给朝鲜半岛带来的是发展,日本为韩国做出了贡献。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杨希雨:

“1965年的协议是美国压着韩国签署的,那个时候美国需要日本,而且美韩有同盟,美日也有同盟,但是日韩关系并没有正常化。所以美国在努力撮合双方达成同盟。”

60年代初,韩国也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难,急需日本经济支持。在美国斡旋之下,1965年,韩日签署了《日韩基本条约》、《日韩请求权协定》等一系列协定。根据协定内容,日本向韩国提供3亿美元赔偿及5亿美元贷款,换取韩国永久放弃“财产请求权”,即日韩国家间的赔偿问题“确认完全最终解决”,个人赔偿问题今后不再作为两国政府间的讨论对象。

但条约并未包含日本对殖民统治的反省和谢罪,3亿美元赔偿及5亿美元贷款,也与韩国起初要求的36亿美元赔偿相去甚远,加之条约并未禁止两国政府以外的机构处理个人赔偿问题,为之后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1997年,两名被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受害者向日本地方法院起诉,要求日本制铁公司赔偿其损失。2003年,日本最高法院判处原告败诉。2005年,这两名原告和另外两名韩国劳工受害者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日本制铁赔偿损失。2012年,韩国最高法院判定日方判决结果违宪,将此案发回重审。

2018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做出判决,确定4名韩国劳工胜诉,判决日本制铁向每名受害者赔偿1亿韩元。同年11月,韩国大法院判令三菱重工也需要向劳工受害者进行赔偿。

日方指责韩方判决“违反国际法”,三菱重工和日本制铁均拒绝服从判决。因担忧韩国冻结日方在韩资产,2019年7月,日本方面以双方的互信关系受损为由,对一些出口韩国的半导体制造原材料施行管制,韩国政府认为这是日方不满裁决而进行的政治报复。韩国则以不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作为回应。此后,韩国民间爆发了大规模的抵制日货运动,韩日陷入贸易争端中,双方关系降至冰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杨希雨:

“日本在战后的和平改造并不彻底,所以基本上是右翼势力当政,无论是冷战时代还是后冷战时代,实际上日本对自己历史的认知从来就没有端正过。没有一个正确的历史认知,意味着它有可能重蹈覆辙。但实际上由于日方在历史问题上给韩国民族造成的严重伤害,日本国家政策认知上始终没有一个正确的态度,所以这个历史问题在1965年并没有解决,或者说没有移除日韩在发展正常关系中的历史性障碍。”

03

冷战后,韩日关系起起伏伏。往往在金融危机、半岛核危机等外部压力出现时,韩日关系会得到显著改善,待形势缓和后又重回对立。

1998年10月8日,时任日本首相小渊惠三与访问日本的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发表了《日韩共同宣言》,全面提出发展面向未来的日韩关系。

时任日本首相 小渊惠三:

“我要表示深深的歉意,并向韩国人民表示衷心的歉意,我承认日本通过其殖民统治给韩国人民造成严重损害和痛苦的历史事实。”

从2005年起,日本政府开始在《防卫白皮书》中主张对韩日争议岛屿“独岛”拥有主权,韩日之间的领土争议白热化。2012年,日本《防卫白皮书》再次主张对“独岛”拥有领土主权。为了以最明确的方式宣誓主权,2012年8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登上“独岛”,成为首位登上“独岛”的韩国国家元首。

2013年12月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日韩首脑的举动均在对方国家引发强烈抗议,两国关系陷入事实上的断交状态。

彼时,美国正在积极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日韩持续对立将妨害其对地区秩序的领导地位。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表示失望,并于2014年4月在海牙核安全峰会期间召开了美日韩三国首脑会议。日韩就“慰安妇”问题的谈判随后启动。

2015年底,两国就“慰安妇”问题达成了“最终且不可逆的协议”,日本政府出资10亿日元,由韩国政府设立“和解与治愈基金会”,用以向受害者发放抚慰金。2016年起,随着半岛核危机再度白热化,美日韩安全合作迅速升温。

然而,在外部压力下匆匆达成的和解,并不能真正弥合历史创伤。韩日两国签署的“慰安妇协议”中,关于韩国政府不能再提及“慰安妇”问题的条款,以及日本没有进行正式道歉和赔偿等问题,引发了韩国民众的不满。协议达成后,韩国多地民间组织发起抗议集会,主张协议无效。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杨希雨:

“实际上在1998年的时候,朝鲜大埔洞导弹飞越日本领空,外部威胁确实是日韩关系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量。韩国发展对日关系总有两个问题,安全上需要合作,历史上又需要斗争,因此外部安全环境好的时候,大家就提到要重视历史问题,但是一旦出现外部威胁,相互还是要合作。”

文在寅在任五年间,从未出访日本,也从未接待来访的日本高层官员。他力主推动韩朝和解,希望说服平壤当局放弃发展军备的战争逻辑。

但尹锡悦的态度是前任总统文在寅的180度转变。自上任之初,尹锡悦就采取对朝鲜强硬态度,将改善韩日关系作为重要的外交课题之一,在多个公开场合表达尽快改善对日关系的强烈意愿,两国领导人在大型国际会议期间已经举行了三次会晤。

在公布劳工赔偿方案的几天前,在“三一节”纪念活动上,尹锡悦称“三一运动”过去了一个世纪,如今日本从过去军国主义侵略者转变为与韩国共享普世价值,在经济安保及全球议题上携手合作的伙伴。希望两国能放弃历史恩怨。

“三一节”是韩国纪念1919年3月1日在日本殖民统治下抗争的独立运动,在具有历史意义的节点,尹锡悦将日本从“侵略者”的角色转换为“伙伴”,有韩国公民团体和历史学家谴责尹锡悦助长“亲日历史观”。

中共中央党校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张琏瑰:

“尹锡悦作为右翼势力上台以后,他主张意识形态外交,也就是共同价值外交。他认为韩国和日本以及美国有共同的政治价值,三个国家可以拧到一起。尹锡悦政府为了某种利益,极力把历史问题扔到一边,不顾一切要改善同日本的关系。”

04

尹锡悦就任韩国总统几个月来,韩日双方就强征劳工赔偿等争端进行了多轮商谈。先前在韩国就政府“第三方代赔方案”举行公开听证会时,强征劳工受害者以及相关权益团体强烈抗议。韩国政府为何不顾民意,执意推出如此伤害民众情感的解决方案?

中共中央党校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张琏瑰:

“从内部来讲,经过几年的疫情,韩国的经济、失业率问题都很严重,它急于发展经济,但是最主要的是这几年朝鲜核问题进一步发酵,核武器已经从实验性或者威慑性的武器变成了一种实用的战争手段。”

对于尹锡悦的伏低示好,日方作出积极回应。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称其为“将日韩关系恢复到健康状态的手段”。在尹锡悦的让步计划宣布数小时后,两国贸易部门就表示将开展谈判恢复贸易关系,韩国还暂停了就日本贸易限制向世贸组织提起的诉讼。

3月16日,尹锡悦访日,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首脑会谈。据日媒报道,尹锡悦访日期间,韩日将时隔12年举行首脑联合记者会。韩日首脑还将时隔近12年重启每年一次互访的“穿梭外交”。日本政府还计划邀请尹锡悦出席5月G7广岛峰会扩大会议。

韩日关系回暖少不了美国的声声敦促和牵线搭桥,尤其是在安保领域。拜登政府重启了文在寅执政时期暂停的大规模美韩联合军演,还拉日本自卫队入伙。

2022年6月北约西班牙峰会,岸田文雄和尹锡悦也破天荒同时出席。拜登还特意拉着召开了美日韩三方会晤,美日韩首脑时隔近五年再度举行三边会谈。2022年9月底10月初,美日韩先后两次在韩国东部海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不断拉近美日韩铁三角关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杨希雨:

“‘第三方代赔偿方案’的提出绝非偶然,实际上是在美国幕后进行了一系列的外交推动之后,日韩加强合作,以利于美国把美日、美韩两个双边整合成一个更加高效协调统一的三边。然而所有这些美妙的计划卡在了历史问题中的劳工赔偿问题上,那么通过代为赔偿这种操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尹锡悦访问日本,再到美国,就有利于美国在这个基础上完成它想要的同盟关系。”

在韩国反对派以及不少韩国民众看来,尹锡悦此举是为取悦美国而对日本做出的羞辱式让步。反日情绪一直主导着韩国政坛和民间情绪,对宿敌的软弱让步,在韩国是相当严厉的指控。有分析认为,尹锡悦想一揽子解决韩日之间悬而未决问题的构想能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日方响应,将成为评价尹锡悦此次日本之行成败的重要指标。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杨希雨:

靠妥协来缓和关系,加强同盟关系肯定是不牢靠的。其实韩日关系始终陷入一个悖论的陷阱,就是能不能够在历史问题不解决的情况下,真正改善韩日关系,强调历史,那么现实关系肯定大受影响,但是要把历史抛开发展韩日关系,无论是从公平正义的角度讲,还是从韩国长远的安全和国家利益讲,是不是符合真正的利益还值得深入探讨。”

韩国尹锡悦和日本岸田文雄举行联合记者会,这也是12年以来的第一次,只不过韩日这次的交好,仓促到连双方联合声明都来不及准备和发表,毕竟历史和现实中两国都有太多的纠葛和纷扰。分析看到的是两个国家明明有嫌隙,却硬是要被共同地绑上美国“东亚战车”。各国欢迎一切面向未来的真正和解,但如果政策目标是强化地区危险同盟,也许就会像韩国最大在野党党首李在明所警告的,只会让日本自卫队的军靴再次踏上朝鲜半岛。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