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932|回复: 0

懒得恋爱的年轻人 正在选择“友情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5 21: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识、相爱、领证、生子,这是当代恋爱婚姻的标准路径。
缺少其中任意一个环节,都仿佛注定会遭遇不幸。我们称之为闪婚、丁克、未婚先孕——这些词汇天生就带着离经叛道的贬义色彩,更别提没有爱情的婚姻了,那简直就是鄙视链底端的包办可怜虫。
然而,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既然爱情早晚都要入土,为何结婚一定非要先恋爱不可呢?
在日本,一群年轻人正在苦恼同样的问题,在解构婚姻、爱情与家庭的关系后,他们尝试重构了另一条出路:
不是做为恋人,而是做为朋友缔结婚姻,他们没有爱情与性生活,但互为家人,共同养育子女,人称“友情结婚”。
友情婚是个新概念,出现时间不过十年左右。
日本最大“友情婚”婚介机构COLORUS负责人中村光沙是这么定义它的:“所谓友情婚,就是剔除性爱关系的普通婚姻。”
缔结友情婚的夫妻同吃同住,如同一般夫妇一样共同生活,如果两人想要孩子,会通过试管等方式养育子女,但双方之间没有性生活也没有爱情。
没有爱情,也就没有了爱情特有的嫉妒与独占欲。婚姻中,双方都可以在家庭外和其他人保持恋爱关系,只要婚前提前说明,征得对方同意即可。
听起来,和中国常说的“形婚”颇为相似,但与更重视买房、移民等实际收益的形婚不同,友情婚更重视价值观一致的友情。
“友情婚就像找了一个志趣相投的异性室友。”一位友情婚成婚三年的女士如此解释道。
在人生的马拉松里,大多数人选择和恋人携手跑到终点,而友情婚者更希望和一位朋友走到最后。
回到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男女之间可能有纯友谊吗?
友情婚者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爱是人类的本能,但恋爱未必同样。
不知你身边是否有过这样的朋友,从小到大,TA都像一直不开窍的小朋友,在身边人都忙着早恋的时候兴趣缺缺,即便长大后随大流地谈了恋爱,也谈不长久,连分手都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TA总嚷嚷着该结婚该谈恋爱了,但真正行动起来,又丝毫没有干劲儿,你甚至隐隐觉得,TA并不真的渴望恋爱,所有努力不过是对社会时钟的某种应激响应。
他们可能是“无爱者”或“无性恋者”——很难动情或没有性交欲望的异性恋者。
世间万物总是相对出现,阴与阳,黑与白,有为爱生为爱死的“恋爱脑”,自然也有对爱情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兴趣来的人。
“小学的时候,看身边朋友聊喜欢的人聊得火热,我总是很难理解她们为什么那么起劲儿。当时想,肯定长大了就明白了,但等到了20多岁我才发现,长大了还是不懂。”
缔结友情婚的女作家能町峰子自述道,数次尝试和来告白的男生交往后她发现,人人无师自通的恋爱,对她来说可能是道终生无解的谜题。
“男朋友会比一般的朋友特别一些,我对他们会有一些极为朦胧的好感。但分手了也不会伤心,该吃吃该睡睡,也就是说,我无法和其他人一样燃起炽热的爱火。”
另一位友情婚女士懂得恋爱的滋味,却无法接受身体上的亲密接触。谈起曾经交往一年的男友,她说道,虽然我们感情很好,但一想到和他接吻,被他抚摸,我就忍不住想缩起身体逃开。
“勉强自己配合男友,也会有生理快感,但比起快感来,还是忍耐的痛苦更多,与其说是鱼水之欢的快乐,不如说学习到了‘什么是肉体关系’这条新知识,更令我感到满足。”
对于上述情况,世人有一套成熟的话术应付——“你还小”、“你只是还没遇到对的人”,承认无爱者和无性恋的存在,远比承认恋爱脑和色情狂的存在困难得多。
于是,他们成为了友情婚最早的实践者。
虽然对爱情或性欲无感,但他们中依旧有很多人渴望婚姻。
解决催婚的父母、缓解世俗眼光的压力、不想孤独终老、想要生活伴侣、想要子女……
除了“因为爱情”,理由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在BBS、社交媒体和线下婚介所里寻找彼此,然后交往,看是否合拍,最后递交婚姻登记,成为友情伴侣。
原本,这只是小圈子里的一场隐秘行动,但近几年,伴随年轻人对爱情的失望、对传统婚姻的远离,“友情婚”渐渐走进大众视野。
2015年成立之初,COLORUS的会员只有50人,今年这个数字已经攀升到了957人。
他们并非传统意义上因为条件不好而找不到对象的人。
实际上,80%以上会员持有大学以上学历,平均收入也凌驾于日本平均收入以上。职业大多集中在医生、律师、公务员和大企业员工,是相亲市场上妥妥的高净值产品。
但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更为特殊的友情婚。
他们中有最初的无性恋和无爱者,更多的,是对传统婚姻制度感到失望的人。
他们看中了友情婚的开放性。
“把爱情、性和婚姻混为一谈是不合理的”。
出演过1万部作品的AV男优森林原人在著作《SEX幸福论》中说道。
他认为,爱情是情感、性爱是行为、婚姻是制度,爱情对象、性爱对象和婚姻对象各有不同要求,虽然有时会相互重合,但必然不会长久。
像恋爱婚姻一样,强求同一个人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同时吻合这三种不同角色要求,很难实现。
有爱情缓冲时一切都好商量,但当爱情退潮,婚姻就成了人性与法律道德的战场,因为背叛与欺骗,困在牢笼中的夫妇相互撕咬,彼此怨怼。
但如果事前就约定好,区分婚姻、恋爱与性爱的对象呢?
这正是友情婚吸引人的魅力所在。
它提供了区分婚与爱的新思路:成为家人,而非恋人,成就一种更加宽容平和的亲密关系。
友情婚的第一步是检验交朋友的资质。
友情婚夫妇海堂和梅子在博客中分享了他们从相识到婚后的日常。
三年前,两人在网上相识,梅子主动给海堂发去私信:听说你在找友情婚伴侣,要不要和我试一试?
发完后,她很忐忑,一个星期没敢登录账号,好容易鼓起勇气查看收件箱,发现海堂当时很快就给了肯定的回复。
第一次见面,他们约在了一家喧闹的居酒屋,为彼此带来了5个问题:
1.你为什么想结婚?
2.你准备最晚什么时间结婚?
3.你会回老家吗?
4.想要孩子吗?
5.婚后希望同居还是分居?
如果说,恋爱婚姻的相亲是有情饮水饱,决不可上来就谈煞风景的务实话题,那么友情婚姻就是先兵后礼,更加注重效率,直接跳过不好意思和暧昧,首先把双方都关心的俗务问个清楚。
COLORUS甚至会专门为相亲的会员提供一本《交流手册》,里面巨细靡遗地罗列了婚姻里可能会产生争吵的细节,请会员在接触之初,就对照册子一条一条地交换意见。
其中包括工作日、休息日的早晚要怎样吃饭?一起吃还是分别吃?是自己做、点外卖还是出去吃?
谁买食材、谁收拾洗碗,冰箱如何分配、衣服怎样来洗?
还有平时的睡眠时间、放假希望如何度过,有什么会被其他人说有点儿奇怪的习惯?
包括生娃以后的教育方法、备孕失败的金钱分担,都一一在列。
一位会员笑称,为了把这些事儿都聊清楚,她和相亲对象整整聊了8个小时。
如果上述问题全部达成一致,那么双方就可以开始交朋友了。
没有热恋情侣的黏糊劲儿,梅子和海堂更像一对玩伴。两人每个月一起出去两次,看电影、看展、吃好吃的、打电动。
平常更多的,是手机的线上交流,就像你和你的同性好友。
唯一不同的是,信任建立起来后,两人有意识地开始前往彼此家中,提前了解对方的生活习惯。
很多友情婚准备者还会策划几次长途旅行,充满意外的长途旅行最能考验一个人的心性。
这是友情婚相亲者最容易分手的一段时间,如果发现对方有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妥协的生活习惯或者脾气,那么他们就会理性地迅速告别,但梅子和海堂幸运地没有遇到这些问题,他们感觉相处起来很愉快,于是决定报告家长。
关于两人友情婚的关系,他们并没有向父母告白。虽然父母非常惊讶,为什么家里千年的铁树突然开了花,但总之,孩子能结婚就是好事。
和好朋友结婚是种怎样的感觉?
梅子形容:“轻松!”
长久以来的催婚压力瞬间消解,而自己仍然是那个自己。
婚后,梅子和海堂同居生活,不过两人各有一个房间。下班后,两人一起吃饭,一起窝进沙发。有时一起看电视,有时各干各的。
饭起初是梅子在做,后来海堂渐渐也照着梅子给的菜谱学会了,于是就变成两人合作做饭,你炒一个菜,我炒一个菜,一起上桌。
随着共同生活时间的拉长,两人之间原本若有若无的距离感逐渐消失,不知不觉间,两人可以枕在彼此的腿上,聊些漫无边际的屁话,或是一句话都不说,安安静静。
“我认为,找伴侣就是要找一个能够在一起一句话不说,心里也能感到非常平和的人。”
恋爱婚姻中的夫妻是从恋人成为家人,友情结婚中的夫妻则是从朋友成为家人。
今年是博主西野鸣海友情婚的第三年。他和妻子育有一子,妻子是无性恋者,他在外另有恋爱伴侣。
他算了一笔账,在友情婚相亲上,一共花掉了514800日元(约合人民币26722元),一面肉疼,他一面笑称:“这是我这辈子买过最值的东西了。”
当然,婚后有后悔的时候,再也不能像单身时候那么自由地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但家里有人的感觉更多的是温暖:“偶尔妻子不在家,晚上我一个人,就会觉得家里空落落的,静得吓人,那时我就想,大概我以后是没办法再适应一个人生活了。”
这是西野在婚前从没想过的结果,那时的他,最喜欢一个人独处。“真是不可思议”,尤其在两人的孩子出生后,这种充实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有人问我,如果和现在的恋爱伴侣分手后,还会再找下一个吗?”
西野道,“我想大概是不会了。因为我有珍视的妻子和孩子,他们的存在已经让我的情感得到了满足。”
友情婚也有失败的案例。
推特上,一位名为“友情婚姻失败”的网友分享了他痛苦的经历。
“为了离婚的时候不和妻子分房产,所以我一个人负担了全部房贷。但是,这个女人也不能太不要脸吧,至少请你付一下水电费啊!”
“明明是我付房贷,凭什么她的房间却比我的房间宽敞?”
“出门也不关灯,平常在家也不工作,吃我的用我的,我又不爱你,凭什么这么养着你啊?”
在他抱怨的字里行间,“不公平”始终是主旋律。
这或许是恋爱婚姻与友情婚姻最大的不同。
恋爱婚姻里,爱情是生活裂隙的粘合剂,而友情婚姻里,粘合剂是公平。
想象一下你和合租室友的日常——是否经常为了谁没倒垃圾、谁用了谁的洗发水而心生埋怨?
不是多大的事情,但你们彼此固守着自己的边界,对逾越雷池者迅速反击。
日本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指出,恋爱是打破彼此边界的过程,在不断的冒犯中,爱人们融入彼此,理解彼此,重新建立属于两人的边界。
但友情婚姻的要义,就是保留双方独立的边界。于是乎,妥协的方式绝不适用于友情婚,他们另辟蹊径,选择用明文契约规定每一处边界细节。
友情婚姻中,尤其是初期,处处是对公平的斤斤计较。
半年前,友情婚丈夫祥太新婚,他在推特账号里写道:“我和妻子约定好,谁做饭,另一个人就洗碗,这本来挺好的,但是我做饭的时候,会顺手把锅具收拾了,她做饭却从不收拾锅具,留给我好大一个烂摊子,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呢?”
这是婚前她与妻子没有写进契约书的内容,令他苦恼不已。
另一对友情婚夫妻也经常遇到相似的问题,他们的解决方案是定期召开“家庭协商会议”,就近期出现的矛盾讨论出一个公平的解决方案,然后修改“家庭宪法”。
不过,相处时间拉长,初期的陌生感渐渐打破,友情向亲情过渡后,公平被提及的次数减少了。
不久前,祥太不小心感染了冠病病毒,在家发烧流涕,提不起一点儿精神,是妻子毫无抱怨地照顾他,帮助他联系医院,买药取药。
经此一事,翔太发现,妻子比他以为的要关心他很多,把他珍重地放在心上。这一刻,他彻底放下了心里的计较:
“以前我觉得,既然是友情结婚,大家就要自主独立,但现在发现,我们也是可以依靠对方,互相撒娇的。”
没有爱情的婚姻能长久吗?
COLORUS的中村回答,根据会内统计,比起普通婚姻来说,友情婚姻的离婚率更低。
首先,因为婚姻双方已经在婚前把普通情侣可能不好意思聊的琐细尽可能去做了书面约定,所以婚后因为这些小事争吵的概率会降低。
其次,因为彼此没有爱情,所以也没有情感纠纷和越界的过多期待。
海堂说:“有人问我们,如果对方不爱刷牙,你会怎么办?”
“我不会怎么办。她刷不刷牙对我没有影响,只是她本人可能会得蛀牙。”
友情婚姻的双方维持着相敬如宾的距离感。
即便是走到了离婚的地步,友情婚姻通常也比普通婚姻结束得更加干净利落。因为在婚前做了详细的约定和公证,所以较少发生财产和情感纠纷。
虽然看起来离经叛道,但友情婚相比于恋爱婚姻来说,相对更加稳定。。
爱情本身并不牢靠,正如西班牙哲学家桑塔耶那所说,“爱情的十分之九是由爱人自己造成的,十分之一才靠那被爱的对象”, 它极易随人心变化而改变。
美国普渡大学针对190名年轻人的一项研究发现,即使在普通爱情里,友情也是双方关系重要的稳定因素。研究者指出,在恋人身上投入更多友情的被试者,更可能与恋人保持长久的浪漫关系。
两百年前,无数青年男女为了婚恋自由而抗争,那个时代,追求爱情是绝对正义,也是人人向往的浪漫。
但在今天,当男性与女性如斗鸡一般对峙,彼此使用最恶毒的话语相互贬损时,爱情早已不再是昔日的神祇,它与下行的经济一起跌落神坛。
看多了失败的婚姻和破碎的爱情,年轻人对历来被奉为圭臬的恋爱婚姻开始产生怀疑。
日本人“草食化”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2015年的上一次全民普查显示,日本终身未婚的男性占总人口的23.4%,女性占14.1%。根据推测,这一数字近年来仍在持续走高,到2040年可能将达到男性三分之一终身不婚,女性五分之一终身不婚的程度。
去年的日本内阁府《令和4年版男女共同参画白书》显示,日本的20多岁年轻人中,有四成没有过恋爱经验。
“麻烦、费钱,没意思”,年轻人依然爱看甜甜的电视剧,但越来越不渴望在现实里体验一场爱情。
爱情失格的年代,我们开始重新审视爱、性与婚姻的关系。
许多人在进行不同的尝试,其中艺能人的行动最为显眼。
演员星野源和新垣结衣,缔结“分居婚”。两人虽然成婚,但并不同居,而是分别住在不同的寓所,只有休息日才会共度时光。
电视编剧铃木收与喜剧演员大岛幸美,缔结“尊敬婚”。两人相互尊重和欣赏,但清楚彼此之间并没有爱意诞生,他们成婚的理由是“尊敬”。
友情婚,是这些尝试中的一种,也是目前在日本最受欢迎的一种新型婚姻。
因为它既提供了公平与自由,又极具隐秘性,不容易被外人说三道四。
当代社会,我们总在鼓励人们勇敢地说出自己与别人的不同,勇敢地接纳自己,并忠于内心。
但众所周知,社会的成见并不会因为勇气就立刻消除,它就像电线杆上的小广告一样顽固。
与众不同的人们,有与成见战斗的权利,也有不战斗的权利。
从这个角度来讲,友情婚,不止为人们带来一种“不与偏见战斗也能幸福生活”的可能,也为人们提供了一种传统婚姻之外的想象力。
来源:微信公号“那個NG”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