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459|回复: 0

毛主席向孙中山画像鞠躬,却遭戴季陶嘲讽,主席一句话引全场鼓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10 16: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45年8月28日,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一行,乘坐飞机抵达重庆九龙坡机场,受到了国民党及各界民主人士的热烈欢迎。
蒋介石特意准备了盛大的欢迎晚会,毛泽东一走进会场,迎面就看到一幅巨大的孙中山画像,二话没说就走上去连鞠三躬。

图|蒋介石和毛主席合影

一旁的戴季陶看到毛泽东的行为后,冷哼一声,嘲讽道:“共产党的主席,怎么拜我们国民党的先总理?”
毛泽东直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说道:“当然要拜,你我本是一家人啊!”
此话一出,全场鼓掌,不论敌我都被毛泽东宽大的胸襟和超前的格局所折服,一个爱好和平、反对内战的共产党形象,生动形象树立在了世界人民面前。
接下来毛泽东说的一段话,更是让全场敬佩,让戴季陶冷汗直流……
一、顽固的“反共”分子
1905年,戴季陶前往日本留学,并参加了同盟会,一路追随孙中山的步伐参加革命,后来孙中山从国外回到上海,戴季陶带着大批记者前去迎接,因此深受孙中山的器重。
孙中山出任临时大总统时,戴季陶赶往南京参加典礼,孙中山辞去大总统的时候,戴季陶又带着蔡元培等人迎接袁世凯南下。
后来,戴季陶出任了上海《天铎报》主笔,才华横溢、笔扫千军,无数进步青年都将其视为偶像,称其为思想界的“冲锋人物”。
戴季陶给自己起名为“戴天仇”,意为他和满清王朝不共戴天,因此他发布了许多反对清朝的言论,被晚清政府点名抓捕。
辛亥革命爆发后,戴季陶从国外逃亡回国,参加了陈其美等人组织的上海起义,随后又创办了《民权报》,南北议和后,戴季陶被孙中山任命为秘书,后跟随孙中山流亡日本。
孙中山健在的时候,戴季陶的确十分忠心,生活作风也十分简朴,但这一切在和蒋介石同流合污后就变了。
1920年,戴季陶、蒋介石、张静江等人因为长期的革命活动导致经济十分拮据,便想要筹集一些资金,一方面可以资助革命,另一方面也可以减轻经济压力。
思来想去,众人投资了一个证券物品交易所,随着股票行情不断上涨,戴季陶和蒋介石也赚得盆满钵满。
因利益牵扯,戴季陶和蒋介石结拜为异姓兄弟,兄弟几人一起花天酒地、肆意挥霍,没多久就将赚来的钱花了个干净,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
1920年11月,粤军驱逐桂系军阀胜利,孙中山重新成立军政府,被债务逼得东躲西逃的戴季陶赶紧南下投奔孙中山,还劝说蒋介石和他一起去广东,最终蒋介石嫌弃孙中山给的官职太小,不愿任职,只能悻悻而归。
此后,戴季陶进入了人生的第一个“低谷”。
t013c27dccd050165c2.webp.jpg
图|“国父”孙中山

陈炯明叛变后,孙中山拉着队伍去了上海,临行前派遣戴季陶入川工作。在四川的这段时间,戴季陶回顾自己的前半生,只觉得浮浮沉沉数年,却仍旧毫无建树,不免有些心灰意冷。
又得知川军各派正在酝酿战争,心中既畏惧又慌张,精神愈加颓丧,竟然起了自杀的心思。
乘船前往宜昌的时候,戴季陶看着滔滔江水出了神,狠心一咬牙就跳入了江水之中,渔夫眼疾手快将他救了起来,这才保住小命。
此事过后,戴季陶开始信仰佛法,满嘴的慈悲、善哉,心里想着的却都是狠辣阴险的谋略。
在四川熬了一年,戴季陶回到了上海,没想到共产党异军突起,国内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孙中山公开邀请共产党加入国民党,国共两党形成第一次合作关系。
戴季陶赶紧跳出来,大喊反对:“共产党人参加进来,决不能保留两党籍。”
随后,戴季陶又连夜给廖仲恺写了一封信:“即便允许共产党参加进来,也只能当成酱油或醋,决不能当盘菜。”
可惜,此时的戴季陶刚刚调回来,人微言轻,他的疯狂叫嚣根本没有几个人当回事。
1925年,孙中山逝世,国共合作形势急剧变化,此前忍气吞声的国民党右派立马跳出来作妖,尤其是戴季陶等人,提起笔杆一连写了许多小册子,打着孙中山“三民主义”的旗号,肆意反对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
时间一长,“三民主义”被右派人士歪曲和篡改,形成了所谓的“戴季陶主义”,其目的就是配合蒋介石等人篡夺革命领导权。
戴季陶的小册子里,主要针对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口口声声说要将共产党驱逐出去,还在广州、上海等地成立了右派组织——孙文主义学会。
戴季陶对共产党的仇视和怨恨,绝非一朝一夕,于他而言,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共产党就是“绿林组织”,自然不能和正规军平起平坐。
t0108420375b52b01ad.webp.jpg
图|戴季陶

二、坚决反共,为蒋介石出谋划策
1926年1月,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举行,蒋介石当选为中央委员,并作了重要军事报告,曾经在西山会议中饱受针对的戴季陶,也在蒋介石的大力庇护下,成功当选中央执行委员。
从此,戴季陶开始了和蒋介石狼狈为奸的人生……
戴季陶成了蒋介石的“对外发言人”,还以国民党“特派员”的名义,实则是“外交官”的身份,在日本大阪、神户、长崎等地先后演讲64次。
戴季陶在异国他乡侃侃而谈,将自己端到了革命义士的高度,讲了一连串维护民族利益的话。
实际上戴季陶去日本主要就是求得日本政府的支持和合作,他先后求见了日本外务次官、亚洲司长,阐明蒋介石的立场和对华政策,对于本次去日本的结果,戴季陶满意地说道:“结果甚为美满。”
回国后,戴季陶就开始撰写《日本论》,将自己在日本的所见所闻都写在了书中,他认为,日本对华政策并不仅仅是想要中国统一革命,还将从辽东半岛、山东半岛对大陆发起进攻,从台湾窥视中华。
戴季陶对日本军国主义的预测和了解,确实符合历史实际,由此看出,此人确有谋略,不可和国民党内部的酒囊饭袋一概而论。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戴季陶马不停蹄奔赴南京,编写了一本名为《青年之路》的书,他声称:“反共运动,不是守旧的运动,是求生努力,不是虚伪的行为,是对纵欲败度青年的惩罚。”
从这个时期开始,戴季陶就开始曲解共产主义和污蔑共产党人,试图通过这种手段“妖魔化”共产党,以引起群众对共产党的畏惧和恐慌。
共产党的主张和政策,戴季陶虽然知情却丝毫不提,生怕传递出丝毫与共产党有关的正面信息,其险恶用心实在令人发指。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一心“攘外必先安内”,派遣戴季陶前往西北考察,结果一下飞机就被西安的爱国学生包围了起来,学生义愤填膺抗议南京政府对日妥协的态度,严厉斥责戴季陶的错误言论和思想。
经此一事,戴季陶对日态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甚至在会议上说出了这样的话:“如果国家到了必须牺牲的时候,我必决然牺牲……”
可以看出,在日本帝国主义惨无人道的侵略和奴役下,戴季陶确实起了抗日的心思,但是奴化太深的他还是不敢奋起反抗,仍旧妄想通过谈判的方式换取和平。
西安事变爆发后,最着急的就是戴季陶,国民党紧急联席会议上出现了以戴季陶为首的主战派和以冯玉祥为首的和谈派。
两派争论不休,直到半夜两点都没有吵出个结果,戴季陶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愤怒地说道:“我警告你们,若是今晚我们商量不出对策,明天就会立刻全国大乱,政府也会垮台!我们如何面对总理?”
戴季陶此话一出,会场内鸦雀无声,最终在他的强硬要求下,会议决定:调动各路兵马,出兵西安!
第二天,宋美龄来到了南京,第一时间就否认了戴季陶的“讨伐大计”。
戴季陶当着众人面,对着宋美龄等人连磕了好几个响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我是信佛的,如果和平营救无效,务必要进行武力讨伐啊!”
对蒋介石来说,戴季陶无疑是忠心耿耿的,只可惜戴、蒋二人自背叛革命那一刻起,就走上了一条和人民背道而驰的反动之路,一片忠心,注定只能付水东流。
t01ecf4717c1b9146ba.webp.jpg
图|蒋介石

三、你我本是一家人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连发三封电报邀请毛泽东来重庆谈判,毛泽东到重庆的第3天就到桃园拜访了戴季陶。
此次国民党倾力相邀,全天下人都知道这是一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鸿门宴,如果毛泽东不来,蒋介石就可以把破坏和平、挑起内战的黑锅甩到共产党身上。
如果毛泽东来了,就可以趁机胁迫,达成自己想要的目的。戴季陶料定毛泽东曾经作为国民党的通缉要犯,绝不敢来重庆谈判,便一个劲地怂恿蒋介石,务必将毛泽东请来重庆。
殊不知身在延安的毛泽东洞若观火,一眼就识破了戴季陶和蒋介石的阴谋,但是为了祖国的和平统一,毛泽东依旧决定深入虎穴,赴重庆谈判。
离开延安前,毛泽东在会议上分析了抗战胜利后的形势,他认为:“现在国家已经进入和平建设阶段,我们的新口号是和平、民主、团结,但是不要忘记,蒋介石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可能消灭共产党,所以我们要在和平的条件下学会斗争。”
随后,毛泽东又谈起了本次重庆之行:“我在重庆期间,你们应当揭露蒋介石的一切阴谋,对一切挑衅行为给予迎头痛击,要知道,我军的胜利越大,我在重庆就越有保障越安全。须知蒋委员长只认得拳头,不懂得礼让。”
抵达重庆的第2天,毛泽东就一反常态起了个大早,在园林中漫步,正好与早起的蒋介石不期而遇,两人坐在园林的石桌旁,进行了一次非正式的预热谈判。
亲眼见到毛泽东后,蒋介石才知道对手有多厉害,一向嗜烟如命的毛泽东在和蒋介石谈话时,不论时间多长都绝不抽一支烟,可见此人的精神和决心有多大。
t01e637284bffacb2cb.webp.jpg
图|毛泽东

谈判开始后,国民党准备得非常不充分,前期的一切提案都由共产党提出,随后国民党才召集会议,开始研究中共谈判相关问题,并且确定了“在政治上相对宽容,军事上绝不迁就的原则”。
谈判中,蒋介石、戴季陶等人极力否定内战的存在,他们表示虽然愿意听取中共的意见,但是不愿意赞同中国有内战的说法,毛泽东很清楚,国民党这样做就是在混淆国际视听,想要蒙骗人民群众,以遮掩其想要发动内战的心思。
抵达重庆的第3天,毛泽东亲自来到了戴季陶所住的桃园。其实毛泽东和戴季陶本是故交,两人曾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一起在广州共事,后来因政见不同分道扬镳。
面见戴季陶前,毛泽东就对工作人员说道:“我们不能只拜访国民党左派,还要拜访国民党右派。虽然这些人是反共的,但国民党现在是右派当权,我到重庆来就是为跟蒋介石谈判,只有同国民党当权派的核心人物接触,才能掌握第一手资料,判准他们的要害,因此我们绝不能放弃和国民党右派接触。”
毛泽东的突然到访也打了戴季陶一个措手不及,他万万没想到毛泽东竟然会亲自来看他,因为毛泽东来重庆的第一天,戴季陶就给了共产党一个下马威。
当时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人,刚在重庆九龙坡机场降落,各界民主人士和记者蜂拥而至,目睹毛泽东风采。
主席头戴考克帽,站在飞机舷梯前,缓慢且有力向欢迎人群挥动了几下手臂,记者的相机全部对准毛泽东,一连拍了许多张经典照片。
随后毛泽东走下舷梯,乘坐汽车前往蒋介石精心准备的晚会现场,一行人刚走进会场,就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孙中山巨幅画像,毛泽东二话没说,走上前去,对着画像连鞠三躬。
此举却遭戴季陶嘲讽!
一旁站着的戴季陶看到毛泽东如此举动,冷哼一声道:“共产党的主席,怎么拜我们国民党的先总理?”
听到如此嘲讽,毛泽东头也不回地说道:“当然要拜,你我本是一家人啊!”
说完这句话,毛泽东背着手走到会场中央,带着温柔的笑容对众人说道:“中山先生早年创立同盟会,发动辛亥革命,推翻了统治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所有从封建帝制下挣脱束缚的人们,都应该永远感谢中山先生!”
听到这话,会场内的众人都用力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而我正是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得到了中山先生的亲自教诲,直到现在依旧牢记心中,不敢忘却。”
随后,毛泽东又走到了戴季陶的面前笑着说道:“戴先生,相信您一定记得中山先生当年亲自制定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从那时起国共便是一家,戴先生又何出此言呢?”
戴季陶狠狠地瞪了毛泽东一眼,主席干脆装了个没看见,接着回头对众人说道:“我辈应当继承中山先生遗愿。先生一生为中华民族崛起而奋斗,遗憾的是他没有等到和平建国的这一天,我等学生后辈今天来到重庆,便是为了实现中山先生的遗愿,联手共建一个和平的中国!”
此话一出,全场鼓掌,不论敌我都被毛泽东宽大的胸襟和超前的格局所折服。本想看毛泽东的难堪,结果却被怼得无话可说,一向锱铢必较、仇视中共的戴季陶,怎能就此甘心?
t013f1904f411917689.webp.jpg
图|毛泽东接见民主人士

在家门前看到毛泽东的那一刻,戴季陶心中瞬间掀起惊涛骇浪,想起前几日自己在宴会上出言嘲讽,不觉涨红了脸颊。
对比毛泽东的落落大方,戴季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虽然平常喊着“坚决反共”的口号,但是在明面上依旧对毛泽东“表示敬重”,并且对毛泽东的重庆之行“寄予热切的期盼”。
毛泽东看出了戴季陶的慌乱,故意走上前来与他寒暄,刚聊几句,蒋介石也溜达到了桃园门外。
蒋介石和毛泽东两人会面大多数在公共场合,这样的私下见面是十分少见的,蒋介石看到毛泽东和戴季陶站在一起时,也愣在了原地,半天才说道:“好,好,都见见也好。”
随后毛泽东、蒋介石两人并排在桃园外的竹林步道散步,虽然国共政见不合,两人明争暗斗多年,但明面上还算和气。
蒋介石主动打破了沉默,对毛泽东说道:“润之,不妨在重庆多转一转,多待几天。”
毛泽东没有回复,反而邀请蒋介石去延安坐一坐,看一看人民过的是什么日子,人民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
毛泽东的这句话,说得蒋介石有些下不来台,作为一个独裁者,蒋介石从未思考过这些问题。
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蒋介石又转移话题说道:“润之,不要另起炉灶了,一起干吧!”
毛泽东重重叹了一口气,真诚地回应:“如果蒋先生给人民一条活路,又何必这么折腾呢?”
毛泽东的话句句锋芒,不给蒋介石留余地,两人尴尬地聊了一会儿,便各自告辞了。
拜访完戴季陶后,毛泽东冒着酷夏的炎热又拜访了宋庆龄、冯玉祥、柳亚子、黄炎培等民主人士和工商界知名人士。
毛主席此次来重庆不仅仅是为了谈判,还要将共产党的政治形象与影响力在世界上传播开来。平易近人、才华横溢的毛泽东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彻底打破了国民党那些抹黑共产党的谣言。
t01d2ded7183a8c0427.webp.jpg
图|毛主席和蒋介石干杯

因为这一场重庆谈判,戴季陶和蒋介石之间第一次心生嫌隙。
当时蒋介石想要推行汉字简化,戴季陶却认为这一行为破坏了中国数千年来的文化传统,两人在蒋介石的办公室里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无论蒋介石如何劝说,戴季陶一概不听,并且放下狠话,如果蒋介石一意孤行,自己就坚决退出政界。
无奈之下,蒋介石减缓推行汉字简化,但生性多疑的蒋介石,从此便开始逐渐疏远戴季陶。
1946年春天,戴季陶跟随国民政府从重庆还都南京,他回到了原考试院旧址办公,曾经繁华热闹的考试院,如今却破败不堪,不觉心生苍凉。
1947年,戴季陶出任考试院院长,上任后,他的神经衰弱症反复发作,因此备受折磨。
伴随解放战争的推进,戴季陶的压力越来越大,他认为共产党的势力会日益壮大,早晚会取代国民党,他多次向蒋介石进言,蒋介石却毫不听劝。
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全面溃败,戴季陶天天感叹时局日下,死局难破。
1949年1月,蒋介石被迫下野,辞去总统职务,并开始布置党政军要员撤往台湾的相关事宜。
当时蒋介石邀请戴季陶随他一起去台湾,却被一口回绝,戴季陶叹道:“余愿回四川老家,伴父母于九泉,尽人子之责。”
随后戴季陶又对身边的秘书说道:“国军难以守卫西南,四川必为共产党所得,他们不会放过我,我也不甘当阶下囚。”
最终,戴季陶在这样惶惶不可终日的岁月里,如油尽灯枯般消亡。服药自尽前,他表明心志:“我既不愿随蒋介石残喘台湾,又不愿成为共产党的俘虏,如此下场,便是最好!”
1949年2月11日,戴季陶吞安眠药自尽……
曾经耀武扬威的国民党高官、风光至极的蒋介石义弟就这样悲惨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戴季陶一生犯错无数,但最大的错误就是选择站在人民阵营对立面。

不论戴季陶还是蒋介石,反动派的悲惨下场,早已注定!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