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241|回复: 0

19岁女生确诊后又复阳,经历9个隔离点,后遗症是害怕做核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2 10: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推着那个27寸的行李箱,带着衣架、脸盆、吹风机这些生活用品,19岁的小李辗转3个城市,住过至少9个隔离点,经历了确诊、康复,又复阳。当她终于结束隔离回到学校,大一下学期也戛然而止。
回顾两个月的“流浪”,她多次提到一个词,稀里糊涂。转运的通知总是来得毫无征兆,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长的3个小时,短的只有10分钟。然后就要坐上大巴车、救护车,被带往不知道是何处的隔离点,“我不停地隔离,不停地隔离,就好像永无止境一样。”
文| 蔡家欣 编辑|王珊瑚
酒店床头柜上的座机响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晚上才安静下来。每一回,刺耳的铃声响起,小李都要被吓一跳。
19岁的小李是上海一名大学生。这本该是她回家前的最后一段隔离。4月21日,小李确诊,自此开始漫长而波折的隔离。她睡过新建成的教学楼,住过没有窗户的病房,也曾独自在偌大的教室里过夜,有的隔离房间甚至就位于垃圾房上面。
在即将恢复自由前的最后一次隔离中,小李被通知,她的核酸再次测出阳性。那个下午,防疫人员、酒店医护人员开始不停地打来电话,调查她过去一段时间的行动轨迹。
经历过去两个月的波折,她知道,接下来可能又要随时被通知转运。那一天,怕错过电话,直到晚上10点,小李才敢去洗澡,“我一直在等,担心突然之间又要把我拉去什么地方。”
那个晚上她睡不着,或许天一亮,之前两个月的隔离生活又要重启。
以下是小李讲述在九个隔离点的经历。
1来不及命名的公寓
这是一个新的公寓,没有写名字,环境挺好的,还有小厨房。我们每天都在讨论吃什么。有男同学说,在学校每天都吃不饱,这里的早餐很丰富,有包子、鸡蛋、豆浆,还有炒粉,午餐有一个盒饭,还有水果和牛奶。
4月13日下午4点多,突然接到辅导员电话,要我们赶紧收拾东西,穿好防护服,7点集合准备去隔离。接到这个消息,宿舍每个人都在欢呼、尖叫,大家就想赶紧逃离。
我们3月13日闭校,4月8日斜对门宿舍有确诊,楼就封了。宿管不在,打扫卫生的阿姨也不在,也没人做核酸。走廊上的饭盒堆了很高,我们打了很多次上海政府热线,要求有人来消杀,把垃圾收走。最后是同学站出来徒手把垃圾清走。
我每天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坐在凳子上,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我们宿舍是一个长方形,两边贴着三张床,中间有一个小小的过道,只能站一个人。可能被封得太压抑,两个室友因为小事打架了,一个整天坐在那里哭,另一个也没怎么说话。我以前都不玩游戏,那段时间就想找点娱乐,玩起《和平精英》。
那天晚上11点我们才出发,车上有40个人,当时都不知道隔离点是什么情况,半路上带队的老师才说我们要去杭州。其实,我们也不清楚是因为什么被接走,老师只说是密接。
在隔离酒店,我都在赶论文,隔离到第六天就快写到结尾了。我想,那就熬一下夜吧,把它写完,别留着。写着写着,头就有点晕有点疼,喉咙也不舒服,我以为是熬夜上火,直接睡觉了。第二天早上6点,有人给我打电话,第一句话说,我是杭州防疫办的,接着又说,检测出我的核酸异常,会继续复核我的核酸。
我身体是真的不舒服,喉咙也疼,上网查了一下,多半是被感染了。隔离这么多天,一个人一间房,也没有接触到其他人,怎么会这样?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
9点多,杭州防疫办又打来电话,说复核之后还是阳性,中午12点会有救护车把我接走。
来不及命名的新公寓 讲述者供图
2 看得到湿地公园的度假酒店
酒店周围的公路上有很多围栏,修路还是修水管就不清楚了。房间里有点灰尘,像是很久没人住过、打扫过。这是我住过的、唯一带阳台的隔离点。这里是西湖区,有的房间能直接看到附近的湿地公园,我的阳台朝内部的院子,平时只有穿着防护服的人走过,来送餐、做核酸或者收垃圾。
4月21日,复核结果出来后,我就开始收拾行李,我以为会去医院,到达地方后才知道是一个酒店。当时我的心情很低落,救护车上还有5个人,他们主动帮我抬箱子,和我聊天。看到他们心态都这么好,我就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慢慢就接受了。防护服本来就很闷,救护车又小,6个人坐里面,也不开空调,我的头晕乎乎的,也很疼,体温也有点高了。
那一天,刚好学校也要接大家回上海。上海当时挺严重的,我们在杭州隔离这么多天了,都觉得没必要再回去。跟学校沟通无效,实在没办法,大家就说,那不要出房门。那一天,回上海的车等了3个小时,不愿意走的同学,私下开了腾讯会议,听说最后成功从杭州回家了。
两个不想回去的室友一直问我,你有没有出房门?你上车了没?没办法,我得跟她们讲实话。开头我都会说一句,“你先别慌,先听我说一句话”,然后才讲确诊的事。她们的第一反应都是,“啊,怎么会这样?”很快又让我别担心。这让我觉得自己不会被排斥,见面了大家还是会跟原来一样。
如果我没确诊,我也会选择留在杭州;但幸好我是在杭州确诊的,隔离酒店是单人单间,如果在上海被确诊,肯定得被拉去方舱,几百个人挤一起。
在新的酒店,我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心率、血压、体温都偏高,发烧后,四肢酸痛无力。那一天我想起身洗个澡,很困难,后来整个人太疲惫,直接睡着了。接下来两天,我就开始咳嗽,四天之后就好转了,只剩下咳嗽。
西湖边的度假酒店 讲述者供图
3杭州病房
医院是三人间,有一个大窗户,但不能打开,柜子里还有丢弃的防护服。走廊有点吵,穿防护服的人走来走去,聊天、玩游戏的声音都能听见。隔壁床是一个刚毕业来上海找工作的姐姐,另一个是我们学校的后勤人员。
4月29日上午8点多,酒店突然打电话说,不接收我们这些人了,10点多会有救护车把我们拉到医院。每次通知(转运)都是毫无征兆,具体原因也不清楚,只能赶紧收拾。
我当时没什么症状,每天咳个一、两声,连续两天核酸都是阴性,第四天医院就要把我转回上海。我本来想出院后直接在杭州自费隔离,之后直接返乡。但医院说,之前也有两个人不想回上海,(拒绝行为)还挺严重的,公安部门就把人接走了,据说会留下案底。我不知道真假,但觉得这样没必要,我还没有出去工作呢,留案底肯定影响特别不好。虽然挺折腾的,但上海也在慢慢转好,那就回去吧。
4 新建成的教学楼
这是一栋刚建好的教学楼,所有确诊转阴的同学都在这里集中隔离,200多个人是有的。这是(我住过)最差的(隔离点)。12人一间的教室,四面墙都摆满床,床和床之间可以说没有过道,我双腿都不能并着走,只能横着走,空调也不能开,窗户又很小。
每次在转运车上,我都尽量盯着车窗外面看,这是我能看外面世界的时候。很久没有看到过这种自然的景色,看看那些绿色,会觉得很舒服。
离开(上海)的时候是晚上,回来是白天,路上只有大白,很多地方都拉着警戒线,店铺全部关门。我以前在那里玩过,逛过一些商场,车开过去的时候就觉得,哇,真的好萧条。
5月3日下午5点多,司机把全部人放到广东路,各区再派车子把人接回去。没有人告诉我下一个目的地在哪,大巴车直接把我送到另一个校区的隔离点,教室里面空空的,床啊、桌子啊都是临时搬上来的。第一个晚上,我也没怎么睡。第二天,我就跟老师提出来换房间,住到了一个4人间。我在那里待了11天,没办法洗澡,只能用热水壶烧水,再兑一点冷水在厕所里擦身子。
5月3日至11日,在一栋新教学楼里隔离。讲述者供图
5 本部四人间宿舍
四人间宿舍有独卫能洗澡。虽然条件好很多,但我觉得还是不要住这里好。这里一直是我们校区的隔离点,住这里的要么是密接,要么是确诊,而且还是建在垃圾房上面。房间里面很脏很多灰尘,我自己扫了一个小时。
5月13日晚上,老师通知我们第二天要回本校区继续隔离。我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我问那个老师,能不能在这里住满14天,直接回宿舍?他只说不行。
隔壁的一个男生在发火。听说他从方舱出来,已经在一个地方隔离过了,回学校又给隔离,现在还要再搬。他说,这就跟循环一样,没有头也没有结尾。听到这里,我想了一下,的确是这样,我也一直在不停地隔离。
他说话很大声,还用拳头去捶门、捶床和墙壁,一直说,我已经忍不住了,到底什么时候能放我回宿舍?但也没办法,他只是发泄一番,最后还是跟我们去了另一个隔离点,不管怎么样,你只能接受。
6 教室
5月15日,突然接到通知,隔离间要消毒,让我们赶紧搬走。我临时被换到一间教室里,里面只有一张行军床。
在教室过了一夜,终于能回宿舍了。因为每个隔离点都会发物资,像脸盆、被子、床垫……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去什么地方,会不会有这些东西,所以一般都会带上。走的时候,我就带了一个行李箱和书包,现在多了两大袋东西。收拾的时候,没有袋子,我就直接用那种黄色的医用垃圾袋装。
5月15日,小李临时被安排一间教室度过一晚。 讲述者供图
教学楼离宿舍很近,那天是晚上,我直接走回宿舍。校园里很安静,有好多大白,在到处消杀,还有一些人在巡查,像电影《生化危机》。
室友总说,我们等你回来。那天她们特地跑来楼下接我,还帮我抬箱子。宿舍楼好像又变回之前的样子,大家正常地上厕所、接水、洗澡。床还是离开前的样子,室友在桌上放了很多小零食,我当时很感动,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出去一个月,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小李的四包行李 讲述者供图
7 深圳某酒店
这个隔离酒店不算新,就建在马路边,窗户刚好可以看到外面的大商场,我每天都想着去这个商场逛一下。
5月20日,辅导员开班会通知说能回家了,校门口每天有四趟大巴车去火车站。回深圳虽然也要隔离,我还是很开心,因为隔离完14天,我就能回家了。其实到后面我也已经习惯了:隔离是应该的,我也知道这属于听从安排。
我是5月28日早上8点多的车,下午2点多到广州,又转到深圳,晚上8点多才到隔离酒店。路上我都不敢摘下口罩,没有吃任何东西,有一个间隙,实在是太渴了,就脱口罩喝了几口水。那天下来只有一个感受,就是累。
隔离酒店每天都要做例行核酸。独处的时间变多了,花在学习上的时间也更多。(那段时间)我考了三门试。6月2号那天上午9点有一场考试,状态挺好的,整个人都投入进去,完全忘记核酸的事。
下午1、2点,我打开手机看核酸结果,显示“检测中”。当时就想3点应该会出吧,3点还是没出。我想,不会又再来一次吧?这么倒霉!但又没人给我打电话。5点钟,酒店的座机突然响了,医护人员打来问我的家庭地址和个人信息,还问我之前有没有感染过。我问他们,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核酸又阳性了?
他们说,是。
第二天一早有人来做鼻拭子和咽拭子。下午3点多,医护人员通知我核酸是阴性,我很惊讶,还“啊”了一声。对方说,你不应该高兴吗?
4日重新做核酸,那天特别忐忑,一直在等结果。结果变成阳性。一天阴一天阳,真的很折磨人。我也想不明白,心里特别委屈,觉得自己很倒霉,就一个人在酒店哭。下午5点多酒店通知我要转运,晚上7点多我就给转走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复阳。我很害怕,害怕影响到别人的生活,想着以后可能会影响邻居,(导致)整个小区封控。
大家都在说,新冠的后遗症是什么?我真的想说,最大的后遗症就是害怕做核酸,害怕突然又测出阳性。
8 负压病房
深圳某医院应急区,这次是负压病房,三人间,房间特别小。我考试是在病床上,吃饭也是在病床上。这里没有窗户,门也不让开。你根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的,下雨了、打雷了都不知道。
我觉得自己很不走运,为什么会碰到这些事情?尤其是看到同学都很顺利回到家,心里多少是有点难受的。进去第一天我就问医生,什么时候可以走?医生说最快4天,因为要隔一天做核酸,连续两次阴性就能出去。我的核酸后来都是阴性。
为什么会复阳?医生也给不了答案,他们总说,没事,你还小,没什么大问题。
最后,我的出院报告上写的是“半天复阳”。听说要去另一个医院继续隔离,但我真的很抵触。想要去隔离酒店,就要自己联系社区,让社区派车来接我。社区又说,要医院的通知。出院那天上午,我有一门经济学的考试,上午9点考到下午1点。考试之前,我把社区地址和电话都给了医生,让他帮忙联系。医生人挺好的,帮我打了电话。
我们考试系统要开麦克风和录屏,不能有一点声音。我特意跟病房的两个姐姐沟通,她们也很配合,全程都没有出声。结果因为出院,医生来找了我三趟。当时就有声音录进去了,我心里没底,害怕成绩不作数,后面又补考了一次。
我提前收好行李,但去医院还是酒店,我也不知道。下午3点多社区突然给我打电话,说10分钟后会有车来接我。
深圳某负压病房 讲述者供图
9 隔离酒店
新酒店的设备更科技化一点,也很齐全,有写字台、茶几,还有浴缸,这些都是前面酒店没有的。这里跟居家隔离一样,只有在解除隔离那天才测核酸。
我把最后一科的考试给考了,每天上午和下午都运动。6月15日要解除隔离,上午9点多就有人来测核酸。我从下午1点开始刷核酸报告,没有结果,心里挺平静,觉得可能没这么快;3、4点还没出,我就有点着急了。我劝自己,没这么快吧!结果,5点过去了,6点过去了,还是显示检测中。
不会真的这么倒霉,检测异常吧?
经过一下午煎熬,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又要被运走了。我就哭了一会儿,过了几分钟,我发现哭早了,报告出来了,是阴性!
到处隔离、转运这么久,终于能解放了。这段时间,我每天的步数都不超过100步,为了能在外面多待一会儿,我打算自己回去。结果那天深圳大雨,我妈妈就来接我。看到妈妈的那一刻,真是满满的安全感。
那天下了大雨,也已经晚上了,街边上的烟火气还是挺浓的。我好久都没有呼吸过外面的新鲜空气了,回来后,我站在窗台前感受了很久的新鲜气息。
第二天,我去家附近的商场逛了一下,买了一个很喜欢的玩偶。以前逛一个下午都不会觉得累,现在太久没走路,脚就有点酸疼。我本来有旅行计划,但现在不敢乱跑了,两次核酸异常都是在酒店,对住酒店也有点阴影。
我想,我的转运隔离经历已经结束了吧,希望以后的日子会顺利。
(为保护讲述者隐私,文中小李为化名。)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