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763|回复: 0

造谣“女海王”事件:为什么社会总乐于制造和围观贬抑女性的谣言

[复制链接]

8532

主题

8600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79153
发表于 2021-11-18 21: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各种关于“劈腿”“出轨”的新闻中,大众和自媒体对“女海王”和“男海王”的态度是不同的。男性“海王”似乎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女性则十恶不赦,要被贴上荡妇的标签批倒批臭。

6438DC18FA540F9E96BF530E2DDA1D60D52A1F0C_size128_w970_h546.jpg

▎ 资料图

前不久,北京女大学生小嘉——同时也是在短视频上颇有名气的爱情博主,突然被背景是“福建电视台大眼看世界”的自媒体“大眼看世界”称为“女海王”(海王是网络流行语,意指有大量暧昧关系的人),随即,她遭到了网友海量的谩骂、侮辱。原来,这个号把她的四张网络公开照片和一些毫无关联的网络传言拼凑在一起,意指她不仅“恋爱一年花费男友20万”,而且“在异地期间与上百位男生开房”。

之后,被造谣的博主小嘉准备讨回公道,才发现维权之路异常艰辛。她和男友要报警,收到的回复是这个事情不在警方管辖范围,建议他们保留证据去法院起诉,而他们要起诉时才发现,截图、录屏等所有证据还不能直接采用,需要公证……

小嘉为此事给“大眼看世界”发私信,对方也一直不回复,直到得知她开始维权了,才联系她,但也只想私下求得原谅,拒绝公开道歉。经过事件不断发酵之后,11月13日“大眼看世界”才公开道歉,并且停用账号。

▎ 《大眼看世界》发出的道歉信

造谣者如果是普通人,结局会如何?

在这个事件中,小嘉能成功,首先因为她是网红,在社交平台上有很多粉丝;而维权过程中,她还获得了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的无偿代理;其次,因为营销号的主体是官方背景的媒体,他们更在意公众形象和作为官媒的公信力。可以说,各种因素叠加,最终才让小嘉得到了道歉。

回过头来,我们试想,如果被造谣者只是个普通人,或者造谣者只是一个普通人或一般营销号,结局会如何呢?

在今年年初,杭州一个取快递的女子,因长得漂亮被人偷拍,并发布到网上,被造谣她“出轨快递员”。谣言视频短时间内收获很大流量,该无辜女子则受到海量的侮辱谩骂,她和男友还因此被公司辞退。她怒而维权,但一直经过了漫长的几个月,法院终于一审宣判:两名偷拍造谣者犯诽谤罪,判一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二年。

这两个案例,或许还不算最典型。因为两位受害的女性,都有依法律维权的意识,并最终得到了一个说法。而在现实中,很多女性,因为侵权行为还沒那么“严重”,或者维权成本过高,往往会选择放弃维权,自认倒霉。

这并不是因为她们太“知难而退”,而是存在着实实在在的困境。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就曾评论:该类(即女性被污名化)的案件,维权难主要有几方面原因:

一是主体难以确定,有时难以明确侵害人,需要平台协助;

二是相关事实证据不易固定,网络上的文字视频随时可能会被删除;

三是由于参与人数众多,大家都有法不责众的错觉,事后难以追责。

事实上,除此之外,那些针对女性的网络造谣事件所暴露出的问题,远远不止这些。

媒体失格:流量之外,是什么催人向低俗猎奇

舆论总喜欢把自媒体的问题归罪于唯流量论,但流量作为互联网技术进步的一个产物,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为了追求流量,失去了新闻专业性和新闻品格的那些媒体。

在今天,媒体的定义很广。曾几何时,福建电视台这种有官方背景,也受过专业培训的机构,被称为传统主流媒体。相对于曾经的“咪蒙”这种自媒体大号,有官方背景的媒体,一般被认为更有公信力一些。大家还记得咪蒙旗下曾有个账号,曾因写过一篇10万+的《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而引起轰动,之后被指出捏造事实,后来账号被注销。

如今,在“女海王”事件后,“大眼看世界”也被注销。看来,在编造事实赚流量这件事情上,传统媒体和一些私人的自媒体殊途同归。

这看起来只是新闻专业性的缺失,实际却是媒体人毫无底限的媚俗问题:咪蒙迎合了普通人的焦虑,“大眼看世界”则迎合了普通人的猎奇心态。

作为传统媒体出身的“大眼看世界”,不可能不知道何为新闻的规范。可事后来看,这个号的常规操作就是借着“读者投稿”的名义,加工耸动的新闻:婆媳不和、奇葩原生家庭、出轨、劈腿……为了增加可信度或者说渲染效果,竟然还随意抓取别人的照片配图移花接木,让网友以为当事人就是照片中的女子。可以说,在整个“新闻”中,“大眼看世界”的每一步操作都是错的。这样的操作,一些自媒体每天都在大批量生产。

但,这种事情并非在自媒体时代才会发生。我曾有一个朋友在某新闻网站工作过,当时网站KPI考核非常严格,主要的标准就是点击率,而地方新闻网站没有采访权,内容只能从有公信力的媒体“白名单”中转载。为了追求点击率,他只好搁置新闻理想,去各种小网站找耸动离谱的报道,发在娱乐的子栏目里。没想到,花边栏目浏览量暴增,甚至盖过主栏目。他后来颇悲哀地说,他的新闻理想就是在那时候动摇的。

目前,“大眼看世界”已表示将永久关停账号,而且已经清空了所有视频,可还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自媒体继续在流量世界里深陷。

我见过很多传统媒体人,每天都在焦虑地思索转型,然而他们大多数人想的转型,并不是更好地运用技术或更好地制作内容,而是向低俗猎奇赚流量的营销号看齐,美其名曰“流量为王”、“与时代接轨”。他们有的只是把纸媒旧内容生搬到自媒体,自然转型失败;有的跟着自媒体的爆款内容亦步亦趋,舍弃了传统媒体的严谨,却又放不下传统媒体身段,做出一个个“四不像”。

惰性、猎奇当然是人性的一部分,然而同理心、向善,同样是人性的一部分。我们不应该去责怪人性,而是应该检讨,为什么那么多自媒体宁愿舍弃善而奔向恶,是否因为现在的环境,用善良征服人的成本太高,而用实话讲道理的风险太大?

当我们痛恨自媒体失格时,也不妨想想,是什么样的机制,让人们不再触碰严肃公共议题,只是紧抓耸动新闻、花边新闻扯眼球?又是什么机制,让“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网络大众并非天生只热爱“裸体+尸体”,同样也爱看高质量的大众传播产品,不少自媒体依靠严肃的论证、严谨的调查、诚恳的拷问,照样能获得10万+,可大多数自媒体生产者们,无心去做这样的内容。

贬抑女性,并不能规范社会道德

“女海王事件”说到底,“自媒体堕落”和“流量之恶”只是表象,其本质其实是霸凌女性和贬抑女性的成本太低,而女性声张权利的空间太狭窄。对女性的造谣中伤,即使不是发生在自媒体中,伤害也是同样的巨大。

今年六月,中山大学珠海校区的国际关系学院学生会主席赵某晨,被曝出其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伪造大量不雅聊天记录和虚假裸照,造谣诽谤十多名女生。这些虚假信息只是在学生之间传播,都给多位女生造成严重困扰和伤害,有些女生甚至被确诊为重度抑郁。

然而,最后的结果,只是中山大学发布官方通报:该校学生赵某晨,在朋友圈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并给当事人造成了名誉损害。珠海警方对赵某晨予以行政拘留三日处罚。

造谣女性,本质是一种霸凌。因为父权社会对女性的性道德规范更高,对女性的驯化更深,在性道德上造谣女性,大多数女性只能被迫招架而无还手之力。这种霸凌,不仅发生在成年人中,在未成年群体中也一样。

有权威机构研究校园霸凌的研究时发现,校园霸凌中对女生的霸凌,最常见的行为也是对女生进行身体羞辱,比如拍裸照,以及造谣女生行为不轨、私生活混乱,等等。

我还记得读高中时,班里有一个女生,常年造谣一个外貌出众的女生私生活混乱,并绘声绘色地描述该女生得了多种性病,甚至因为治疗性病,而缺席高考。如此离谱而荒唐的谣言,竟然有人真的信,而她造谣的原因,仅仅是妒忌那位女生漂亮。

“女海王”事件当事人小嘉也说过,这并不是她唯一一次被造谣,作为喜欢发恋爱段子的网红,她的评论和私信中经常收到陌生人的外貌攻击,以及“魅男”、“装可爱”等恶意论断。可是,从来没人认为这是一种霸凌,反而认为这是做网红的必然代价。

再则,在网络上关于“劈腿”“出轨”等新闻中,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大众和自媒体对“女海王”和“男海王”的态度是不同的。男性“海王”似乎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女性则十恶不赦,必须被贴上荡妇的标签批倒批臭,再踏上一万只脚。

其实,且不说“女海王”事件里的“花了男友20万”和“与百人开房”是造谣,就算这两件事是真的,也仍然是私德范畴。成年男女交往的前提是自愿、平等,其中的忠诚纠纷,只要没伤害他人,都是当事人之间的私事,理当首先由他们自己解决,如果真的存在欺骗、伤害,或者涉及到其他人,可以达到自诉案件标准,那就走司法路径解决。

然而,网络总是热衷于对女性进行各种公共道德审判。父权社会本来就缺乏对女性的宽容,大家在网络上更是成为道德警察,用放大镜仔细检索每个女网红是不是道德楷模。而且,标准都极高极简单,非黑即白;当然,也可以说极其幼稚,动不动就掀起性别歧视的狂欢,或者厌女逻辑下的猎巫“圣战”。

知名哲学家凯特·曼内曾在《贬抑女孩:厌女的逻辑》中说:性别歧视是在意识形态中对男性和女性做出区别性对待,以合理化父权社会秩序;厌女则是在好女人和坏女人之间做出区别性对待,尤其要惩罚“坏女人”,以维持和强制父权统治规范的系统。厌女,是一种社会环境的特质,由敌意的社会力量所组成,试图形成一种社会控制的功能。

侮辱和谩骂“女海王”的旁观者们,是企图把女性私事变成批斗对象,目的就是希望让社会对性的容忍度一再降低,最好能回到捉奸浸猪笼的时代,仿佛这样一来,自己将来的两性关系就会更安全稳固。

一些人总是希望将自己对两性关系的无力和缺乏信心,交由社会和权力公器来挽救,就像期待国家给自己发个对象一样,既偷懒,又幼稚。他们幻想通过贬抑女性,惩罚女性,就可以规范社会道德。因此,对于他们来说,“女海王”事件中这个女大学生究竟是不是“海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这样一个事件,又一次塑造和加强他们想要的严苛的道德环境。

可怕之处就在于,在当前的舆论环境下,他们的“努力”经常能奏效,能够抵抗这种审判的勇者却越来越少,敢于说出真心话的她们也越来越少。

上官乱:作家,编剧,从事女性题材创作十余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