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812|回复: 0

辽宁6岁女童被虐案主犯获刑16年,女童父亲:孩子会制止别人提这件事

[复制链接]

7548

主题

7615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70610
发表于 2021-10-17 15: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9f4fd57d192470d8522df0d4f1f1b65.jpeg
去年,辽宁抚顺一起残忍的虐童事件让公众愤慨不已。
热水浇头、钳子拔牙、打火机烧嘴、钢铁扎腿、喂猫粮……因父母离异,6岁女孩童童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多次遭到生母的男友陈某威暴力伤害,一度被下达病危通知书。
2020年9月,陈某威、刘某彦(童童母亲)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虐待罪被提起公诉。如今,该案有了新进展。
2021年10月13日,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经查明,在共同伤害犯罪中,陈某威系主犯,致被害女童一处重伤、十处轻伤,且经鉴定构成多处伤残。法院认定陈某威与刘某彦系同居关系,其行为亦构成虐待罪。
在经过近7小时的审理后,法院判决陈某威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刘某彦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
据童童父女的代理律师介绍,上述判决对于区县级法院而言已属顶格量刑,童童的父亲佟先生则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对两人的判决结果不满,或将申请抗诉,由更高级别的法院介入。他还申请撤销刘某彦的监护权,不久也将开庭。
被虐致病危
2011年,童童的生父佟先生与刘某彦经朋友介绍结婚。三年后,童童出世。到了2018年12月,佟先生与前妻刘某彦协商离婚,因自身经济条件较差,童童的抚养权交给了刘某彦。但因父女感情较好,此后近一年的时间,童童仍然随着父亲生活。
2019年7月,由于要去外地跑车,佟先生将童童送往其姥姥家中。到了次年春节后,童童被其生母带回一起生活。没想到就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童童一度被虐致病危。
童童的姥姥赵女士(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5月22日,刘某彦告诉她童童因为洗澡被烫伤,缺少费用让她到医院送钱。“做完CT后医生发现童童身上有多处骨折,暗示我们报警”,赵女士称,当晚陈某威及刘某彦就被警方带走,期间两人还试图把孩子从医院带走。
在该事件引发关注后,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2020年5月29日,九部门印发《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其中就包括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欺凌、虐待等情形。
后来,佟先生从警方获知,陈某威有抢劫前科。佟先生回忆, 2020年3月他曾与童童视频过一次,当时童童的右手臂骨折,但童童称自己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他便没有多疑。童童的姥姥赵女士称,当时自己也曾多次追问,但童童表示是自己摔倒的,此后刘某彦就再没有让她与童童见面,视频也不行,“之后童童才说,那男的告诉她如果把事情说出去就要杀掉我们”。
2020年9月8日,检察机关以陈某威、刘某彦涉嫌故意伤害罪、虐待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2021年10月13日,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并于当日进行了宣判。
据法院通报,经审理查明,2020年2月至5月,被害女童佟某某(时年6岁)在与被告人刘某彦(佟某某母亲)及被告人陈某威(刘某彦男友)共同生活期间,频繁遭到陈某威采用各种暴力等手段实施的伤害及虐待。刘某彦身为佟某某的法定监护人,未有效阻止陈某威,不仅一再放任陈某威的行为,而且时而参与殴打、虐待佟某某。
2020年5月中旬的一天,陈某威给佟某某洗澡时,故意将水温反复调至最高和最低档位浇淋佟某某,将佟某某烫伤,直至伤口感染严重,二被告人才将佟某某送往医院救治。经鉴定,佟某某身体损伤程度为一处重伤二级、五处轻伤一级、五处轻伤二级、一处轻微伤。
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认为,陈某威使用暴力等手段多次故意伤害被害女童身体,致被害女童一处重伤、十处轻伤,且经鉴定构成多处伤残,其行为确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陈某威与被告人刘某彦系同居关系,其在与刘某彦及被害女童共同生活期间,以殴打、体罚、冻饿等方式,长期、频繁对被害女童进行摧残、折磨,情节恶劣,其行为亦构成虐待罪,应依法数罪并罚。
此外,刘某彦身为被害女童的法定监护人,虽曾带被害女童躲避陈某威施暴,但终未采取有效措施阻止、防范,而是放任陈某威伤害、虐待并时而参与其中,其行为亦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虐待罪,应依法数罪并罚。
在共同伤害犯罪中,陈某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虽其认罪悔罪,但陈某威故意伤害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且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刘某彦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真诚悔罪,认罪认罚,依法可以对其减轻处罚。
综合考量二被告人的犯罪对象、犯罪动机、手段、情节、后果、社会危害性及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等,为切实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依法惩处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的犯罪,法院判决陈某威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刘某彦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陈某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佟某某人民币202767.35元。
宣判后,两人均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疑因“醋意”
“恶魔”现人间,让公众对此案的走向颇为关注。
佟先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对二人的量刑结果均不满意,或将申请抗诉,由更高级别法院介入,“希望他们都能被严惩”。
他介绍,童童目前已上学并当上班长,经过一年多的治疗,她的身体状况已经有所好转,但仍需要看护,“走起路来和正常人还是不一样”。
童童仍然每周都要参加心理疏导课,医生也没说还得去多久。此外,她还得去整形医院接受治疗。佟先生说,童童对于那段经历仍然非常敏感,“但凡家里有人提到这件事,她都会制止对方,让人别说了”。此次开庭,家人也未告知童童。
童童父女的代理律师,辽宁必达律师事务所杜振家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庭审从当日上午9点开始持续到下午近4点,期间,两名被告人就童童的伤情进行辩解,并互相推诿。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造成孩子的伤,均是由于陈某威暴力击打”,杜振家称,根据陈某威的供述,其因童童与生父视频,暗生醋意,遂开始对童童暴力相向。
他表示,在这个过程中,为了维系与陈某威的关系,刘某彦未尽到监护人的职责,导致前者更加胆大妄为,次数越来越频发,手段也不断升级。
刘某彦看到陈某威打孩子后,曾表示要与其分手,杜振家说,这让后者报复心逾重。陈某威曾供述自己当时的状态,“我把胳膊抡圆了使劲打,我用脚踹,打累了我就才收手了。”
杜振家介绍,小孩的生母虽然也参与了对童童的伤害,但总体上程度较轻,“陈某威对她说,孩子你不打那就我打,之后刘某彦就拿塑料鞋抽孩子几下”。而在童童的笔录中也出现了类似的说法,“我妈妈打的,就是稍微疼一点,但我爸是往死里打”。
杜振家称,刘某彦有阻止犯罪、积极施救等从轻情节。“在一次陈某威打孩子的过程中,孩子她妈通过喝甲醛威胁他,随后陈某威也把刀扔了。”
他介绍,次数、连续性、持续性等都是作恶的手段和性质恶劣的一个考量,但目前已无法具体统计童童被打的次数,“只能用n次来说明,只要一说出跟她生父有接触或者想念,孩子就会挨打”。
在他看来,从结果来看,两被告人的量刑均已较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区县人民法院对于故意伤害的最高量刑就是15年,已经顶格了,这也体现了司法机关维护未成年人权益的决心”。
近年来,国家多级部门多次强调对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犯罪零容忍。今年6月,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推动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全覆盖。
目前,佟先生已向法院提出撤销刘某彦的监护权。不久后,该案也将开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