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644|回复: 0

高中女生因疑患癫痫复学受阻,学校不能怕担责就为难父母

[复制链接]

6411

主题

6478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62354
发表于 2021-9-8 18: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徐媛
近日,媒体报道,四川大竹县17岁女孩游芳(化名),因疑患有癫痫,遭遇复学难的困境。虽然两家医院先后出示的诊断证明均建议,游芳可以“返校读书”,但校方则认为,为了保障学生安全,需家长在校外租房陪读,游芳才可返校读书。游芳父亲游先生表示,因为女儿的治疗,他们家已花费近30万元,经济压力非常大,他和妻子均需外出打工,无法做到陪读。
游芳复学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去年9月份,她在学校突发疾病,随后休学治疗,被医院诊断出抗NMDA受体脑炎、癫痫持续状态、肺部感染等。当年11月份治愈出院。2021年春节后,游先生为女儿申请复学,并出示了医院的门诊病历,上面建议“可返校读书”。学校以门诊病历未加盖医院公章为由,认为其不能作为证明的复学材料。复学未成,今年3月,游先生再次带女儿去广州求医,今年7月,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显示,游芳可以返校上课,但至今她都未成功复学。
重庆市陆军特色医学中心出示的诊断证明。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这次校方提出的条件是,游芳的父母必须有一人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并向校方出示租房合同,才可以让游芳返校读书。理由是,他们认为两家医院的诊断证明并不完全一致,不清楚游芳到底是不是有癫痫,还是有其他疾病。更重要的是,如果游芳在校期间出了事,家长在广州务工无法赶回来,学校很难承担这个责任。游芳父母表示,住在学校附近的亲戚,可以每周探望两次,以此代替陪读,遭到学校拒绝。
从表面上看,学校的担忧不无道理。两家医院的诊断,都显示游芳出现癫痫症状。癫痫作为一种慢性脑部疾病,发作前毫无征兆,不受时间、空间的约束,发作时的症状,容易让人恐惧。如果患者恰巧处于某一高处,或上下楼梯期间,或者在进行游泳、登山等体育活动,发病时意识的暂时丧失,很容易导致意外伤害。学校要求父母陪读,也是想最大程度地减少学生的在校时间,尤其是规避晚上就寝时可能的病情发作,以免错过抢救时机。
这样的初衷可以理解,问题在于,游芳的病情,是不是一定会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除了要求父母陪读外,学校是不是没有其他保护学生的方法?
两家医院给出的诊断意见都显示,游芳可以返校就读,说明她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可以和其他学生一样正常学习、生活。学校方面以两家医院诊断结论不一致为由,对复学之事颇多顾虑,让人难以理解,难不成学校领导的判断,比医生的专业诊断更准确?说到底,还是学校方对相关疾病知之甚少,对癫痫认识不足,无知产生恐惧,无形中将患病的学生当成潜在的危险源,生怕他们给学校添麻烦。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出具的证明材料显示,游芳可返校读书。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癫痫不是什么攻击人的疾病,也并非不治之症。研究显示,只要接受规范、合理的治疗,70%的患者癫痫发作可以得到控制,即完全不发作;60%~70%的患者经 2~5 年的治疗可以停药。即便发病,95%以上的癫痫发作,5分钟之内可以自行缓解,身边的人只需要做一些简单的应对,便可帮其度过这一关。比如让患者侧卧,头歪向一边保持呼吸道畅通;解开领带、上衣领扣,清除附近物品,保护患者不受意外伤害等。如果癫痫发作持续5分钟仍不停止,则要立即送医院进行急诊救治。
也就是说,只要学校普及癫痫方面的专业知识,让老师和学生掌握紧急处理技能,就可以消除其他学生的偏见和抵触情绪,遇上癫痫发作时,大家不再惊慌失措,而是淡定应对,及时给予癫痫患者正确的帮助。师生提供的友好帮助,对患有癫痫的学生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治疗,可以帮助他们消除对自身疾病的耻感,促进身体的康复和心理健康。这才是对癫痫学生最好的保护。
之前热播电视剧《三十而已》有这样一幕,女主角顾佳4岁儿子在双语幼儿园上学,一天,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楠楠突然倒地抽搐,引发混乱。很多家长建议楠楠退园。而顾佳没有附和这些家长,而是教给儿子照顾癫痫患者的方法,并呼吁家长公平对待这些群体。剧中的一句台词感动了很多人,“因为自己的孩子被发病情形吓哭,就剥夺另一个孩子接受正常教育的资格,这种歧视观念不应该从幼儿园时期就植入孩子的心灵,这比任何负面影响都消极”。
《三十而已》剧照
遗憾的是,现实中,这样的理性声音非常稀缺。在这起案例中,虽然学校没有明着拒绝游芳的复学申请,但不顾他们的经济状况,一味地要求家长陪读,亲戚代为看望也不行,这实际上跟要求她退学,剥夺她的受教育权,没有区别。游芳父母都是普通的打工族,收入有限。女儿30万的医疗费用,已经是这个家庭的难以承受之重。在校外陪读,不仅失去了一份收入来源,还要增加房租、生活费等额外花销,这相当于让他们的困境雪上加霜。但凡可以承担,游先生也不会跟学校僵持到现在,看着孩子迟迟无法复学。
这也是很多癫痫患儿家庭面临的普遍困境。一方面癫痫花费不菲,每位患者的年均疾病总费用高达上万元,如果需要手术,治疗费用更是几十万起。经济的负担只是一个方面,遭遇的社会歧视更让人难以承受。一项调查显示,有超半数的受访者反对自己的子女与癫痫患者一起上课或玩耍,很多学校会要求癫痫患儿家长签免责协议书。即便如此,因为偏见和对相关医学知识的不了解,患儿被迫辍学的情况时有发生。这些经历,反过来又会打击孩子的信心,让他们产生“事事不如人”的自卑感,难以正常地融入社会。
学校作为教书育人的地方,本应该带头科普癫痫相关知识,消除偏见,表达对癫痫患者的人文关怀。而不是以安全之名,以保护这样的冠冕堂皇的理由,阻碍学生患者正当的受教育权利,将一个陷入困境的家庭逼到举步维艰的境地。如果连学校如此冷漠、凉薄、不近人情,那些患病的学生又怎么会相信,他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社会其他人会对他们一视同仁、温柔相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