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353|回复: 0

大头娃背后抑菌霜乱象:有妆字号当药品卖,违规加激素非个案

[复制链接]

3087

主题

3126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5703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建漳州婴儿疑因涂抹抑菌霜变“大头娃娃”一事,持续引发网络关注。1月8日,漳州市卫健委通报介入调查,正联系权威检测机构检测,同时责令企业下架和召回涉事产品。当天,涉事“欧艾婴童”负责人回应媒体,称“产品经过检测,不存在问题。”
8日下午,南都记者从“欧艾婴童”所在的福建省漳州市龙文区朝阳工业区管委会获悉,根据调查,该款“益芙灵”抑菌霜生产两批共1200瓶,以4元一瓶的价格销售给经销商,主要销往江苏连云港、宿迁两地,目前厂里留存的少量样品已送往福州的检测机构。
9日,南都记者走访广州等地的多家母婴店、药店,未发现涉事的“益芙灵抑菌霜”在售。不过,不少药店、母婴店推荐的婴儿抑菌霜,其外包装的生产许可是消毒用品许可甚至化妆品许可,部分产品含防腐剂、香精,销售人员话术一致称“放心用”、“自家孩子也在用”,向消费者推荐给婴幼儿使用。
事件:婴儿疑因涂抑菌霜变“大头娃娃”
1月7日,自媒体博主“老爸评测-魏老爸”,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使女婴出现“大头娃娃”症状的视频,称一位妈妈求助,自家5月大的孩子出现发育迟缓、多毛、脸肿大等现象。送医后,医生检查分析是涂抹“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的原因,医院此前已出现四个类似状况的宝宝。
44e4f2352f7a41e089f154cc7dcb78d3.jpeg
视频截图。
“老爸评测-魏老爸”发布的视频提到,博主去了3家母婴店询问发现,只要顾客提到孩子皮肤红肿发炎,店员会直接推荐这款婴儿霜。当顾客表示想要别的产品时,店员会说只有这款卖得最好。其随后从线上电商和涉事婴儿家属处获取样品送检,结果显示,除了“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同厂家的“开心森林”婴儿霜,均检测出了30多mg/kg的激素(氯倍他索丙酸酯),超标30多倍。值得注意的是,一款名为复方丙酸氯倍他索的药膏说明书中介绍,丙酸氯倍他索的不良反应包含多毛症与库欣综合征等症状。据了解,库欣综合征的主要表现为满月脸、向心性肥胖等。而翻开这两款婴儿霜的使用说明书,均显示“可以用来日常护理”。
视频截图。
“老爸评测”的一名技术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在其过往送检出激素的样品中,激素含量一般只有零点几左右(单位mg/kg)。该技术人员介绍,“宝宝霜里添加激素见效更快,比如说孩子有湿疹、红肿,上午涂完下午就能见效。”但见效快的同时,激素也会对宝宝带来严重伤害。在医生建议停用该款婴儿霜后,涉事婴儿身体状况好转。但医生同时表示,该婴儿体重过重,脖子短,呼吸系统也没有发育完全,停用激素后或造成全身衰竭,有生命危险,同时由于激素很难排出体外,孩子未来很可能面临性早熟。此事随后引发热议。
对于外界质疑,8日,“欧艾婴童”的负责人张先生回应媒体称,“产品经过检测,不存在问题”,其还质疑家长在网络炒作此事。
8日午间,漳州市卫健委官网通报,近日有群众反映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涉嫌违法添加“激素”等问题。获知信息后,漳州市卫健委联合市场监管局迅速介入,组织人员前往涉事企业现场调查。目前,卫健部门已责令该企业召回涉事产品,并对在检查现场查见的留样样品、产品包装材料等进行取样留置,联系权威检测机构进一步检测。涉事企业已暂停生产,并通知经销商对所有产品下架。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8日下午,“老爸评测”再公布接诊涉事婴儿之一的南京市儿童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顾威回应。其表示,涉事孩子是接触了外源性激素导致出现“满月脸”,“查过孩子体内的肾上腺有没有毛病,下丘脑垂体有没有问题,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最后查出来考虑是她接触了外源性的激素,导致体内皮质激素很多。但是我们查出来她体内激素是低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外源激素来了以后,把她自己的激素给抑制掉,临床上出现增多。”
产品:单瓶4元出货,市场价翻了数十倍
南都记者查询“天眼查”显示,涉事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生产企业为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下称“欧艾婴童”),成立于2017年4月,企业曾用名为“福建欧艾药业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显示为卫生用品[抗(抑)菌制剂(液体、膏剂、凝胶、粉剂)(净化)]的生产、销售;发用类、护肤类、香水类、美容修饰类化妆品的生产、销售;化妆品、日用品百货、一类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的销售;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销售。
1月8日下午,南都记者联系上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所在的漳州市龙文区朝阳工业区管委会,该管委会有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欧艾婴童在2017年入驻该工业园区,厂房面积约800平方米,“他这家厂很小,按订单出货,12月初它因为没有订单,工厂基本处于停工状态,员工大概五、六个人。工厂法定代表人姓张,他们大股东昨天到场配合了调查。”
上述漳州市龙文区朝阳工业区管委会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此事经短视频博主曝光后,1月7日下午,漳州市卫健委及市场监管部门已到事发工厂调查,经查,该款“益芙灵”抑菌霜共生产两批共1200瓶,“他们卖给经销商是4块钱一瓶出货,两批货才几千块钱的货值。主要销往了江苏宿迁、连云港两地,厂里只留存6瓶样品,目前已送往福州市相关检测机构检测”。
该负责人同时透露,涉事企业生产几款产品主要都是抑菌霜,“现场工厂的卫生条件是还可以的,是无尘车间,他自己每批货都有检测报告,按他们厂家的检测报告是没有问题。所以,还是要等第三方检测。昨天卫健委也已经把厂里留存的样品,送往福州市相关检测机构检测。具体的结果还要等检测报告。”
上述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欧艾婴童没有自营电商,已销售的产品主要通过经销商的网店,“市场监管局也要求他们厂家召回这款产品,让他把网上的产品先下架。”其同时透露,相比出厂价4元一瓶,“那些母婴店销售几十元一瓶,差价确实很大。”
走访:广州等地未发现涉事产品在售
南都记者注意到,益芙灵婴儿霜外包装标明为“消”字号产品。但原卫生部公告明确提到,“消毒产品与药品有严格区别,消毒产品不是药品,没有治疗疾病的功效。”《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规范》规定:“消毒产品严禁使用抗生素、抗真菌药物、激素等物料。”
涉事厂家的益芙灵和开心森林两款抑菌霜的使用说明书显示,产品相关成分不含激素,但“老爸评测”送到专业机构检测后,显示含有30mg/kg的激素,严重超标。对此,一名质检员告诉南都记者,一般产品外包装不会标注是否有激素,具体要看产品检验报告。
1月9日,南都记者在广东广州、海南儋州等地的多家药店和母婴店走访,均未发现有涉事的“益芙灵抑菌霜”在售。不过,这些药店、母婴店店员推荐的婴儿抑菌霜并非药品,产品生产许可有的显示为消字号,部分甚至含防腐剂、香精,均被推荐给婴幼儿使用。
在广州市番禺区南村的一间大型连锁药店,店员向记者推荐了多款婴幼儿抑菌霜,价格在20到40元不等。南都记者注意到,其推荐的一款济南生产的某品牌“益肤宁”抑菌霜,外包装显示取得“鲁卫消证字许可”,同货架上的另一款宝宝抑菌霜显示为“鲁卫消证字许可”,该两款产品外包装均未提示婴幼儿是否可用。在问及有关产品的安全问题及副作用时,店员称“无激素”、“自家有孩子也在用”。
南都记者注意到,货架上号称功能相同的不同品牌“婴儿抑菌霜”,取得的生产许可证也完全不同,有的是“消字号”消毒用品,有的实际上是“妆字号”的化妆品,却都披着“婴儿抑菌膏”的旗号,以药品的名义在出售,部分成分还含有防腐剂、香精。
在广州一家小型药店,一款名为三某品牌“婴宝维肤霜”外包装提到了“婴幼儿及孕妇专用”,其成分位列第一的是消毒防腐药葡萄糖酸氯己定0.5%,外包装显示同样是“卫消字号”。同一货架上的另一品牌恒某“婴宝维肤霜”,其成分显示,含有防腐剂苯氧乙醇以及香精,产品说明取得的是“妆字号”生产许可证。
值得关注的是,在南都记者走访期间,多家药店或母婴店店员推荐婴儿霜时,均会加上一句“自家孩子也在用”的话术。
在广州一间母婴店,负责人推荐的某香港公司委托湖南厂家生产的“宝贝膏”,其主要成分显示包括葡萄糖酸氯己定,负责人称自家“两个月大的孩子正在用”。南都记者在海南儋州也走访了两家药店和一家母婴店,店员均表示店里没有涉事品牌的抑菌霜产品在卖,但有嫩肤霜、润肤霜以及湿疹膏的相关产品,称“产品可以在宝宝身体多处涂抹,你放心,我自己的孩子用了很久也从来没什么问题。”
针对婴儿抑菌霜的线上销售情况,南都记者在多个电商平台检索“益芙灵抑菌霜”,检索结果均显示无该商品的相关结果。平台产品页面显示的其它婴儿抑菌霜产品,价格从几十元到200元不等,个别商家还展示了抑菌霜的成分与外包装生产情况说明、卫生消证字许可,但大部分均无法通过商品页面查阅其全部成分,多数销售商家并未在页面提供产品检验报告,显示这类婴儿霜的规范程度不一。
类案:号称“纯天然”却添加激素
普通“婴儿霜”为何会检出大量激素?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孙建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带“妆字号”属于化妆品,带“消字号”属于消毒用品,不允许添加过量激素。只有在药品中,经过临床实验后才能添加有治疗效果相应剂量的激素。
1月8日,武汉协和医院小儿内分泌科医生林鸣在其微博上也表示,他收治过的患儿中,就有因使用声称不含激素的湿疹膏,而出现“满月脸”的情况。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部分“婴儿霜”号称“纯天然”却添加激素,导致婴幼儿使用后身体出现异常的案例并非个例。
据央视新闻报道,2018年,泗洪县的于先生为给40多天大的女儿治疗湿疹,曾购买紫娃牌紫草维肤膏,涂了不过两三个小时症状就明显好转。使用至孩子八个月大时,却发现小婴儿患上了高血糖、结石,面部也不正常,就像“充了气”一样。经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研究院检验,发现该产品中含有柚子宝宝使用的“益芙灵”同一种超强效激素——氯倍他索丙酸酯。
2019年,网络集中曝光过一批号称纯天然治疗湿疹的婴儿霜,经检测含有激素。自媒体丁香妈妈等机构选购了8款热销的宝宝湿疹霜,并送检至SGS(全球权威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检验结果显示,8款自称“纯天然”“无激素”的婴儿霜中有6款都含有激素,其中不乏多种强效及超强效激素。
南都记者梳理还发现,此前已有多地检测出儿童相关产品添加禁用物质或含量超标等问题。2020年2月,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抽检信息通告显示,腾跃公司旗下的“诺必行”金银花婴儿修护膏、诺必行婴宝幼儿特护膏、诺必行婴宝护肤霜等在内的4批次产品被检验出含禁用物质,禁用物质为咪康唑、苯海拉明、克霉唑。
该局2019年10月14日发布的广东省化妆品监督检查情况通报(2019年第111期)也显示,腾跃公司因严重违反《化妆品生产许可工作规范》有关规定,广东省局已责令该企业暂停所有化妆品的生产销售,对企业涉嫌违法违规生产行为依法严肃处理。
对于涉事“大头娃娃是否能够恢复”的提问,1月8日,微博名为@皮肤科医生王子洋发微博分析,“恢复过程缓慢,对身体肯定有损害”。王子洋还建议监管部门加强对婴儿霜产品的监管,其写道,“妆字号、消字号、械字号都不是治病的,治病就用国药准字号,激素在医生指导下使用安全性更高。”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马铭隆 吴斌 实习生 符彩莉 王森 李文隽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