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78|回复: 0

印尼共产党幽灵再现

[复制链接]

2123

主题

2149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712
发表于 2020-10-10 11: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1010_views_pki.jpg
印尼共产党1965年在雅加达史纳延邦卡诺体育场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集会,印共标志非常显眼地高挂在体育场内。(雅加达邮报档案照片)

最近,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印共)的问题在印尼又闹得沸沸扬扬。这显示,55年前的9月30日政变(或称“930运动”)至今仍然困扰印尼政治。印尼军人领袖,尤其是那些年长的或是反佐科总统的退休军官,以及激进的回教徒,重提“930运动”的发动者是印共,并消费早已消失的印共问题。他们声称,印共东山再起。

不过,印尼政界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并不一致。一方面,苏哈多政权的集团依然存在,他们与激进回教徒的势力组成联合阵线,对抗佐科政权;但另一方面,年轻的一代对于苏哈多的政权似乎并不留恋,而在苏哈多时期受害的左翼人士和他们的子女,也认为“930运动”是军人之间的斗争,甚至说是苏哈多的政变,应该重新调查真相,要求平反。

回顾1965年,当时的印尼政治局势很不稳定,国内的两大势力,即军人与印共,相互竞争,企图加强各自的势力,以在苏卡诺不在之后获取政权。苏卡诺站在这两个势力之间,力求平衡。然而,军人的势力日益壮大,印共逐渐靠向苏卡诺。1965年8月盛传苏卡诺肾脏衰弱,可能有所不测,而军人已经组织“将军委员会”,以防万一。



印共的艾地(DN Aidit)也积极筹备。他通过秘密成立的“特别局”,多次与地下党员和非党员的左翼军官密谈,准备在必要时先发制人。1965年9月30日凌晨(其实已经是10月1日),以苏卡诺总统警卫长温东为首的“930运动”指挥部,绑架了六名右翼将领以及纳苏帝安将军的副官,而纳苏帝安将军逃脱。这些将领和副官都先后遭枪杀。但当时出任陆军战略司令部指挥官的苏哈多将军,并没有在被绑架的名单上。

纳苏帝安将军脱险后,很快地与苏哈多联合起来做出反击。他们指控印共发动政变,并捉拿印共领袖。苏卡诺有意阻止苏哈多掌握军权,指派其军官当陆军参谋长,但被苏哈多和纳苏帝安拒绝。以苏哈多为首的军人领袖大权在握,并展开了印尼史上的空前大屠杀。据估计,被屠杀的印共、亲共、以及被怀疑是亲共的人士,至少有40万到110万人。印共主席艾地在政变失败后逃到中爪哇,不久便被逮捕,随后遭秘密处决。


这个所谓“930运动”的幕后发起人是谁,至今还是扑朔迷离。归纳起来,有五种说法:印共、左翼军人,苏卡诺,苏哈多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每种说法都相当片面,但上述的人物与集团都涉及在内。

印共在这场运动中,扮演了何种角色?

加拿大学者约翰·陆沙(John Roosa)根据美国解密的档案指出,艾地亲自领导的、由夏姆·卡马鲁扎曼(Sjam Kamaruzaman)出任主席的印共“特别局”(Biro chusus),的确下令暗杀右翼将领。但是,夏姆的身份很神秘,可能是印共和军方的双重间谍。

约翰·陆沙认为,“930运动”似乎是夏姆发动的政变,而艾地牵连其中,让印尼右翼军人以此为借口,展开前所未有的大屠杀。虽然美国中央情报局没有参与政变的策划,但是它将印共党员的详细名单交给了印尼的右翼将领。最近解密的档案也显示,美国政府也没有阻止大屠杀。这导致一些人指930运动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策划的。

印共的大部分领导人以及其下属,事先对这个“政变”似乎不知情,也毫无行动,促使这个“政变”蒙上了神秘的色彩。结果,印共成员沦为待人追杀的羔羊,毫无反抗。因此,有人说,印共不是政变的发动者,也与政变无关。

可是,周淘沫博士在2019年出版的《革命年代的移民:中国、印尼和冷战》一书中,根据中共中央档案局曾解密的文件,指出艾地的确参与“930运动”。该书揭露了艾地在当年8月5日在北京与毛泽东等中共领袖讨论印尼的局势。艾地还提出他要采取行动的想法,并将成立由地下党组成的军事委员会,而这个想法毛泽东没有反对。但是,艾地先发制人的行动中共并不知晓。有学者认为,艾地通过“特别局”秘密地与“进步军官”合作策划这场政变,党内只有极少数人知晓。

无可否认,艾地是930运动的关键人物。艾地遭处决不久,毛泽东在当年12月写了一首《卜算子:悼国际主义战士艾地同志》的词,最后的两句:“花落自有花开日,蓄芳待来年。”耐人寻味。

在“930运动”失败后,印共党中委和政治局在1966年和1967年两年内,发表了五篇“自我批评”的文章,以“马列主义”(1967年时加了“毛泽东思想”)重建印共,宣布“只有通过武装斗争才能取得政权”,间接批评政变式的“930运动”,“犯了冒险主义的错误”,但是没有提到艾地的名字。这五份文件在1971年由北京印共党中央代表团(Delegasi CC PKI)合集出版。它没有注明出版社,但其书样与北京外语出版社的印尼文书相似。


930事件在印尼政治史上是一个分水岭。1965年9月30日后的印尼,已经变成了军人掌权的国家。印共被消灭,苏卡诺下台,以苏哈多为首的军人执政,开始了长达32年的右翼军人统治。

苏哈多在“930运动”之后虽然掌握军权,但是并不能马上执政,而当时的合法总统仍旧是苏卡诺。纳苏帝安与苏哈多开始铲除印共以及支持苏卡诺的势力,直到1966年3月11日苏哈多才从苏卡诺手中夺取政权,并担任印尼共和国的第二任总统。在当总统后,苏哈多正式宣布印共为非法组织。

在掌权32年里,苏哈多彻底消灭印共的势力。在他倒台后,印尼人民协商议会(印尼最高立法会议)所通过的禁止共产主义学说和印共的条例,依然没有被撤销。最近,有些印尼精英又声称印共东山再起。

在印尼的政治,印共的幽灵还是发挥一些作用。当佐科在2014年竞选总统时,反佐科的旧势力就曾经指控1961年才出世的佐科是印共人士,几乎将他拉下来;2019年佐科寻求连任,反佐科的集团故技重施,但仍旧没能得逞。

虽然佐科连任总统,但是他的政治势力并不大。他是印尼斗争民主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但他不是党魁,也不是党内领导层的内圈人,无法控制该党。为了能够执政,他和其他同盟政党进行交易,最后还让他的政敌普拉博沃入阁,出任国防部长。

佐科受到诸多牵制,致使他的改革计划受影响。但是佐科坚持印尼“班查希拉”(Pancasila,建国五原则)为建国基础、反对建立回教国的信念却没有丝毫改变。反佐科的势力不甘罢休,继续制造各种议题来削弱佐科的政权。

今年8月18日,前穆哈默迪亚协会主席丁·桑苏定宣布成立“拯救印尼行动联盟”(简写成KAMI),成员都是反佐科的各种组织的领导人和知识分子。他们宣称印尼现在面临很大的危机,尤其是在道德与社会公平方面,所以他们要组织起来拯救印尼。

这个联盟的主要领导人,大部分都是那些曾经与佐科有过节或者得不到好处的精英。桑苏定就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前国军司令卡铎,前经济统筹部长兰利等。这些人都曾说过,如果人民要求他们出任总统,他们会全力以赴。印尼斗争民主党主席美加华蒂调侃说:“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想当总统。”

印尼将于2024年举行总统选举,但现在有人已经开始准备。“拯救印尼”这个组织的一个特点是,它不但反共,而且与回教极端分子合作。

前国军司令卡铎就是“印共复出”的宣传者。在他担任国军司令期间,就提出集体观看《930运动印共叛变》的宣传片,并在2018年巧妙地安排佐科与军人一起观看。其实,这部苏哈多时代制作的宣传片,已经无人问津多年。但卡铎却认为,印共的幽灵复现,必须加以警惕。

卡铎在2019年退休前已经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包括靠拢激进回教徒,大谈社会公正,积极参与回教组织的活动和政治,似乎是要为从政铺路。在今年的930运动纪念日时,他故技重施,又提出集体观看《930运动印共叛变》宣传片。他还发表谈话,指佐科将他革职就是因为集体观看此片的缘故。

一霎那间,印共复出的话题又热闹起来。当人们问起他有何证据时,卡铎就指出一些人想推翻“印共叛变”的说法,而印尼又面临“印共复辟”的危机。

其实,政府以及许多知识分子都觉得,印共已经不复存在,930运动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右翼将领和既得利益集团死抓住930运动/政变不放,试图利用这个历史事件大捞政治资本。另一方面,佐科为了实现民族和解,不希望再次出现民族分裂,以来个大团结,但是印共幽灵挥之不去。

佐科在10月1日参加了纪念930运动印共叛变的班查希拉神圣日仪式。这反映出,事隔55年,印尼的旧伤口还是无法愈合。

(作者是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