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232|回复: 0

黄永胜1968年“恐吓”朱德:不服气就看刘少奇的下场

[复制链接]

909

主题

927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3862
发表于 2020-5-19 16:4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革命到底”,这是朱德在89岁高龄时发出的生命呐喊和心灵绝唱。这不是一般革命者口号式的语录,这其中蕴含着一个开国元勋晚年的郁愤和悲壮。
  73岁那年,朱德突然受到毛泽东严厉的批评。
  面对困惑与忧虑,朱德少了许多话语
  1959年,朱德73岁。
  这一年,朱德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同过去一样,他仍然用大量时间外出视察,到国外访问,出席并主持各种会议。尽管他的工作丝毫没受年龄的影响,但他的思想上却产生了一些困惑。
  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对于长年在群众中开展调查研究的朱德而言,不能不引起深思。思考的结果,他不能不对现行政策提出疑问。
1589439167464044300.jpg
 1959年夏天,朱德出席在庐山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他一上山,就找主管农业的李先念谈话,指出要把各方面的生产能力都使上去,尽量多的生产出东西来。接着,他在中南小组会上发言说:“去年的成绩是伟大的,但对农民既是劳动者又是私有者这一点估什不够,共产搞早了一点。”
  他反对刮“共产风”。他在与广东的陶铸和湖南的周小舟谈话时指出:去年最大两件事,大炼钢铁和公社化,使国家和个人都造成了损失。
  从这一系列谈话看,朱德已觉察到党在指导经济工作中的“左”倾错误。他是力主纠正者之一。
  在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对彭德怀的批判和定调让朱德始料未及,同时对毛泽东的做法感到很不理解。就在毛泽东批彭的当天,他在小组会上发言时还倡导“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各自生活”的个体经济。两天后,他又在小组会上继续讲:“农民既是劳动者,又是私有者。这个问题以后还应重视。”不仅如此,他还说:“彭总在生活方面注意节约,艰苦卓绝,谁也比不过他。彭总关心经济建设,只要纠正错误,是可以把工作做得更好的!”
  7月26日,彭德怀作检讨。在随后讨论时,朱德表态:“彭总发言态度是好的!”
  然而,谁也没料到,在一周后的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彭被打成“反党集团头子”,一大批领导人被列入彭的“俱乐部”。朱德虽能幸免,却遭到自与毛泽东合作以来一次较为严厉的指责。
  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朱德传》对此有段记录:“毛主席对朱德的发言很不满意,在中央常委会上,批评朱德发言‘未抓到痒处’。”
  此时,接替彭德怀担任国防部长的林彪,也公然批评朱德在庐山会议上“右倾”,称朱为“老野心家”、“想当领袖”,甚至不顾历史地宣称:朱德实际上“没当过一天总司令”。
  1959年的秋日来临前,朱德感到有一种肃杀的气氛。许多老战友、好同志突然成了“反党集团”的成员,一直韬光养晦的林彪则成了毛泽东最信任的人。尤其是在经过几十年的合作后,毛泽东第一次用不尊不敬的评语点了他的名。更为具体的是,中央军委为此作了调整:毛为主席,林彪、贺龙、聂荣臻为副主席,朱德为常委。
  一直以来,朱德诚服毛泽东的智慧和魄力。他用30年的行动证明了他对真理、对领袖、对人民的忠诚。与此同时,他也得到了毛泽东和人民及子弟兵的尊敬。30年合作荣辱共,一朝轻言为何起?从彭被打倒,自己遭毛泽东批评,再联系到内部的争斗给人民带来的疾苦,朱德的确感到一种困惑,一种莫名的忧虑。
 难道真是廉颇老矣?真的跟不上主席的思想了吗?从这个夏季开始,朱德少了许多话语。过去散步时,他还同身边工作人员聊聊天,问些事。那一阵子,他散步时总是默默无语。有时在家里,他坐在沙发上,两眼望着前方,仿佛要把一个什么东西看透似的。
  难道元帅真的老了吗?有一件事或许能反映朱德的心境。那就是庐山会议后,朱德想回故里。
  朱德自离开家乡以来,已经整整50年没回过故里了。在此之前,有过多少次回家看一看的机会,他都没有顾及。但现在,他决意回故乡一趟。人老思乡嘛!再过些年怕走不动了,也回不去了……
  正是从那个特殊岁月开始,朱德手上多了一根拐杖,心中也多了一份惆怅……
  林彪点名:朱老总不好。闲居玉泉山,家中突然贴满大字报。
  “九大”前夕,他已进入“黑名单”
  春天总是给人带来希望。1961年春,中央确定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之后,朱德的脸上充满了笑意。特别是国家开始实施第三个五年计划,周恩来在第三届人大上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时,他的心情特别好。
1589439235059009771.jpg

 “我今年虽然快80岁了,也还是有信心的!”他满怀深情地说,“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学习苏联经验,现在,我们要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那一阵,他仿佛忘记了庐山会议上发生的不快,一下子又变得精神而有活力。他向许多人讲述“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的蓝图,许多人也被他的热情所感染。
  然而,谁又能料到,就在他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的理想尚未启动之时,一场“中国式的斗争”已悄然兴起……
  暴风骤雨到来之前一般都有不祥的征兆。先是一个神秘的上海会议,军中名将、总参谋长罗瑞卿以“反党乱军”的罪名被打倒。对罗瑞卿,朱德是了解的。说罗反党乱军,他怎么都不相信。过去别人把罗作为毛泽东的影子,他能反党?他会乱军?
  “如果这样搞下去怎么得了哟!这样搞范围就宽了,要涉及多少人啊!”从彭德怀到罗瑞卿被打倒,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为此急得吃不下饭。
  林彪的一些做法太令人担心了。他大树特树毛泽东,包括毛泽东的缺点也说得像花似的。他上台就钻研毛泽东晚年的喜好,大搞突出政治。军队不抓训练怎么行呢?
  一天,朱德在林彪的一份讲话中看到这样一段话:“在我们元帅中间,除了彭德怀之外,朱老总也不好,贺龙是最不好的一个……”
  掩卷闭目,他就像放电影一样回首这些年的事情。自从在批彭的会议上自己保留了观点,遭毛泽东公开点名批评后,林彪、康生等人便有恃无恐地对自己展开了攻击、谩骂和诽谤。
  “看来,这次要打倒一大批了!不仅有老红军,就连抗战这一批也保不住了!”朱德从一开始就像一个智者预见到了未来。
  那一阵,郁愤让朱德几乎失去了语言,许多他知道的事情对谁都不能讲,包括妻子和秘书。赶上“运动”,其他领导人和将帅各自自身难保,还能对谁说呢?所以,他终日长叹,郁郁寡欢,望着天花板发呆成了他的习惯。
  由于林彪的攻击,军队内部批朱,“文革”发起后,由江青掌控的中央文革小组也开始了行动。
  一天,江青召集控制着“造反派”的戚本禹,秘密作了一番交待:“刘少奇、邓小平的问题算是揭开了,会上还提到了朱德的问题。林总讲:朱德根本不是什么总司令,一天也没当过。朱毛、朱毛,那是假的,实际上朱是反毛的。他要篡权当领袖,是一个大野心家。”
  戚本禹心领神会,衔命而去,先是发动人批斗了朱德的一个秘书,逼他写出“揭发”朱德的大字报,并以此为突破口,展开了对朱德的批判和冲击。
 自从“文革”发起后,经康克清相劝,朱德搬到了玉泉山。对发生的那些事,眼不见也许心就不烦了。然而,广播中“打倒”的口号不绝于耳,心中怎能不烦呢?
  那天晚上,朱德预感到有事要发生,难以安眠。果然,秘书告诉他,康克清打来电话,让他回中南海家中一趟。什么事,夫人没说。朱德说:“看来火烧到我头上了,你们思想要有准备啊!”他吩咐工作人员:马上回家。
  回到中南海,就看到门口横七竖八地贴满了大标语。他借着路灯光,看清大门上贴着一张“勒令书”:
  “勒令大野心家、大军阀向革命群众交待你的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行!”
  朱德无语,只是苦笑。他进屋坐在沙发上,听康克清讲述下午发生的事情:
  下午,中南海的“造反派”将朱德的住所团团围住,一边喊口号,一边让他出来交待反党罪行。折腾半日,看没有什么结果才不得不收兵。据说,当天下午,住在中南海的几位主要领导人,除毛泽东、周恩来家外,刘少奇、邓小平、朱德几家都遭到了冲击。
1589439244550035387.jpg
听康克清讲完,朱德一言未发。一夜无眠,天刚亮他就早早到屋外看那铺天盖地的“大字报”。看完“大字报”,他向毛泽东的院子望了望,敲着拐杖返回屋中。
  这次上门“造反”虽然过去了,但发起者显然没达到目的。很快,由康生、江青等人策划,“造反派”准备在北京召开“万人批朱大会”。当时,满街贴满了“大字报”,红卫兵将“朱德罪行材料”汇集成若干个小册子散发,情况十分紧急。多亏陈毅事先得到消息,赶紧报告给周恩来。周恩来亲自出面干预,指出这将造成“国际影响”后,“批朱大会”才停了下来。
  “批朱大会”有惊无险,但后来的消息还是让朱德伤心不已。
  先是人民大学传来消息说,“造反派”受人指使抓走了该校党委副书记孙泱。孙泱是朱德的革命引路人孙炳文烈士的儿子,曾给朱德当过秘书,朱德视如亲生。他们抓走孙泱,目的是逼其交待朱德的“罪行”。接着,又传来一个不祥的消息:“造反派”抓走了朱德在北京铁路局当火车司机的儿子朱琦。朱琦牢记爹爹的教诲,同爱人赵力平坚持在一线锻炼,两口子在群众中享有口碑。朱琦被“造反派”抓走后,也不知被带到何处去了,声息全无。与此同时,康克清在全国妇联也遭到批斗,逼她交待朱德“反党”的问题。
  “这是什么道理?明明是要打倒我朱德,何必又株连九族呢?”朱德的拐杖在地板上敲得咚咚作响。
  那些日子,朱德以沉默抗争,而其他老帅和老同志则直接用正义的胸膛面对林彪、江青一伙,“大闹”京西宾馆和怀仁堂,结果被诬为“二月逆流”。朱德和陈云一道,也被划进了“二月逆流”,停发了文件。他只能看《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同时也停止了他参加一些会议的资格。人大委员长以及党和军队领导人的工作几乎也停止了。
  1967年的春天难见天日,孤愤的朱德身边,只有康克清相伴。
  “您也是‘走资派’,我也是‘走资派’,都成了‘走资派’了!”康克清担心地说。
  “你想想看,如果大家都成了‘走资派’,还有什么‘走资派’呢?”朱德眼睛望着远方,心明眼亮。
  看清了阴谋家的嘴脸,朱德也有了面对更加严峻形势的思想准备。
  1968年12月,中央召开筹备九大的八届十二中全会,朱德自然在参加之列。但当朱德看到主席台上坐着江青、叶群之流时,表情更加凝重起来。进入分组讨论后,朱德很快便成为“左派”的围攻对象。“朱总司令,你在井冈山是怎么反毛主席的?说给我们听听,让我们也受受教育。”已担任军委办事组副组长的吴法宪带头发难,“你当了一辈子的总司令,实际上指挥打仗的都是毛主席。你是黑司令,不是红司令吧!”
  这话朱德在庐山会议后就听到过,是林彪讲话的翻版。
  见朱德不屑一顾,已窃取军委办事组组长的黄永胜开了腔:“有些人不服气,就看看刘少奇的下场吧。在党的历史上,真正跟毛主席走的,只有林副主席。”
  “有些人”显然是指朱德的。黄永胜的话纯粹是恐吓,看来不说话不行了。
 “这次‘文化大革命’,无论如何我是站在毛主席一边的。过去几十年我也是站在毛主席一边的。犯错误是个别的,每次都改正了!”朱德十分坦然地回答。
  “改正了?恰恰相反,你是一贯反对毛主席,一贯反对毛泽东思想!”吴法宪声色俱厉。
  “辩证法没学通,主席天天讲,我也学不通。但是,我从来不搞别人的鬼!”
  朱德这话显然击中了吴法宪的痛处。当年打倒罗瑞卿,就是他诱使刘亚楼的夫人在他写好的诬陷材料上签字。见朱德不硬不软地回击,他气急败坏:“你现在就说你和‘二月逆流’有什么关系?”
  “一切问题都要弄清楚。怎么处理?主席有一整套政策,批评从严,处理按主席路线。谭震林,还有这些老帅,是否真正反毛主席?”朱德针锋相对。
  “你说,你和刘少奇是怎么划清界限的?你有什么要揭发的?”
  “审查报告上写的事,我从来没听说过,不晓得。说他是内奸、叛徒,让人想不到。”朱德仍然坦然地回答,“我没有和他在一起,不晓得。我知道的,毛主席都知道,我揭发不出啥子!”
  吴宪法奈何不了朱德,张春桥、李作鹏、邱会作便轮番攻击。朱德一直沉着应答。最后,他讲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
  “说我有包袱,我是有包袱。说我不是总司令,总司令是毛主席,我同意,包袱不就卸下来了!现在我不顾这些了,有什么用呢?说我过去一贯反毛主席,我过去有几次检讨了,我想法作解释了。刘少奇当国家主席,不是哪一个个人受骗,难道大家都会受骗吗?彭、罗、陆、杨谁不沾边了!一起工作了几十年嘛……”
  朱德一板一眼地讲道理,说得会场一片肃静。会议主持人见“制服”不了朱德,反而给了他“散布流毒”的机会,只好草草收场,让朱德继续反省。
  “九大”召开前夕,康生亲笔写给江青一封密信,把朱德等134名八届中央委员诬蔑为“特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与此同时,林彪一伙还到处宣布不投“老右倾”的票。
  投票开始前,有人见到林彪的干将在代表中散布“朱德、陈毅是‘老右倾’、‘野心家’”,并“提醒”代表不要投他们的票。
  情况传到了毛泽东那里。毛泽东历来主张就是对立面也可以进中央。他在会上提到朱德、陈云等人时称:“功劳也有,错误不少,检查甚多,但别人不满意,我看算了,够了,看行动了!”他主张把这些人选到中央委员会:“不把几个犯错误的老同志选进去不好,党内有几个反对派有什么要紧?你反你的嘛!”
  这时,康生仍然抓住朱德的问题不放:“昨天中央机关组还叫朱德写检讨!”
  “算了,我们看他们,他们也看我们。开七大时,王明、张闻天他们就不相信我们,以为非把他们打倒不可,结果选了他们还是犯错误。但如果不选他们,可能坏得更快。他们不改怎么办?地球还不是照样转!”
  毛泽东主张朱德等人进中央,这为朱德进中央奠定了基础,但林彪、江青并不情愿。很快,他们又密谋策划了“老右倾”的得票不能过半太多的阴谋。于是,大会秘书处决定:既要保证朱德等人当选,又要限制他们得高票,美其名曰“促进其转化”,实际上是怕这些人的得票超过林彪、江青一伙。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各代表团还明确了不投朱德等人票的人。最后朱德以809票当选,得票率为53.6%,刚好过半……

肖思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