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923|回复: 0

冷战期间,人类消灭了天花

[复制链接]

867

主题

88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3317
发表于 2020-5-16 14: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EB149B3E98C05B7BB5C5DBCBAD635057A4855B45_size82_w640_h360.jpeg

▲这张摄于1947年4月14日的照片中,纽约布朗克斯区的莫里萨尼亚医院(Morrisania Hospital)门口排着长队,医生们在那里为人们接种天花疫苗,图源:STAT

40年前,世界在庆贺消灭了天花这个可怕的敌人。几个世纪以来,天花导致了数百万人残疾和死亡。在1980年5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已被根除。

这一里程碑是在冷战依旧严峻的时期取得的,它是公共卫生界齐心协力取得成果的典范——这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尤其唤起共鸣。对抗天花的战役持续了21年,这不仅需要免疫接种,还需要追踪和隔离新病例。

“我们在消灭天花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其中之一是绝对有必要进行国际合作。”根除天花规划的设计者之一威廉·福吉(William “Bill” Foege)告诉STAT新闻。

32E5AC31893019A85A7AE732469F4EEFC438AD23_size588_w640_h665.png

▲全球天花根除认证委员会委员们于1979年12月9日在日内瓦签署认证书,图源:世界卫生组织

“这些都是在冷战时期达成的。当时苏联和美国正在进行合作……试图说服世界卫生组织把这作为一个目标。”84岁的福吉回忆道,“这项工作需要世界卫生组织,必须进行全球合作。

当下,世界上的许多国家正在合作对抗新冠肺炎。例如,本周早些时候,全球领导人承诺为一种新冠肺炎疫苗提供80亿美元资助。然而,美国并未参与其中,在特朗普总统的指示下,美国暂停了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助,理由是对其处理大流行应对措施的担忧。

斯图尔特·西蒙森(Stewart Simonson),一位目前担任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的美国人,对于人类在消除天花上取得的成就感到惊叹。西蒙森与已故的唐纳德·亨德森(D.A. Henderson)共事多年,几十年前,亨德森和福吉领导了根除天花规划。

从过去到现在,我仍然感到震惊。这不仅仅是一项伟大的成就,还是多边体系最伟大的成就。”谈及消除天花,西蒙森说这依然是史上唯一被消灭的人类疾病。

“仅在20世纪的前80年,就有3亿人被认为是死于天花。这是一场浩劫。”西蒙森说。天花消除规划的遗产之一是扩大免疫计划——在公共卫生领域被称为EPI——它为世界各地的儿童接种一系列疾病的疫苗,以预防麻疹、脊髓灰质炎、白喉和结核等疾病。

“想想那些因此受益活得更健康的孩子吧。这就像公共卫生的一个转折点。”西蒙森说。

9E7DD0742DD3555D2690679E5FC7BFDD6734B4E8_size87_w448_h600.png

▲1974年,博茨瓦纳最后一例天花病人与天花根除规划的一名监测官员合影,图源:世界卫生组织

福吉曾在1977年至1983年间担任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主任,他发现,针对天花患者,对其接触者进行疫苗接种并隔离可以阻止疾病传播。该方法是大规模疫苗接种的一种替代方法。

虽然目前还没有预防新冠肺炎的疫苗,但这种所谓的监测和管控措施构成了遏制新疾病的策略基础。通过检测来发现病例,甄别出患者接触过的每一个人,将患者和可能正处于疾病潜伏期的接触者隔离起来。

“你会听到关于新冠病毒接触者追踪是多么困难的说法,但这就是我们应对天花的方法。”福吉同时指出,当时这项工作是在没有电脑和手机的情况下完成的

6FC42D3DFCF16D9BBEDED1137141BA0F47D702CF_size144_w640_h426.png

▲1975年,卫生工作者向农村妇女展示识别卡以找到与受感染者密切接触者,以防范疫情传播,图源:世界卫生组织

1974年5月,印度的一个邦每天会有1,500例天花确诊病例。福吉说:“这些案例中的每一例都涉及到一次新的调查。因此,我们每天要进行1,500次调查。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在拥有现代通讯工具以后,人们居然认为追踪新冠是一件太难的事。

福吉说,采用这种控制措施后不到一年,比哈尔邦内的疫情传播就停止了。

作为全球健康领域的传奇人物,福吉表示,取消资助世卫组织的想法是“不合逻辑的”。他提出警告,如果美国继续采取这种做法,将有可能在全球公共卫生的舞台上孤立无援。

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高级政策研究员杰瑞米·孔尼迪克 (Jeremy Konyndyk)对此表示赞同。特朗普政府批评了世卫组织应对疫情所做的努力,还散布了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的未经证实的理论。孔尼迪克指出,其他国家也对该病毒的来源提出了质疑,但没有一个国家与美国一起暂停对这个全球公共卫生机构的资助。

他表示:“美国是唯一一个因世卫组织早期表现而责备它的国家。”

他建议,在国际体系内部通力合作远比从外界抨击能更好地实现目标

孔尼迪克说:“如果你希望其他国家投资到你所关心的事情上,实现这件事的方式就是在多边体系中施加影响力。我们过去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