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28|回复: 0

当《土地法大纲》遇到解放战士 发出了怎样的神威?

[复制链接]

1493

主题

151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1970
发表于 2020-2-14 17: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战斗英雄周文江在回忆录中,记述了这样一件事:窑湾战斗,周所任指导员的华野1纵2旅6团5连大量减员,战斗结束后,该连补充了52名解放战士,又达到了116人。

这么多的国民党俘虏兵补充进来,如何防止逃跑,就成了摆在周文江面前的头号难题。还在他当排长的时候,就因为补充了二十几个解放兵,在奔袭宁阳的时候,一下子跑了十多个。现在连里一下子补充了近一半的解放战士,要是再跑可怎么办?

这个时侯,周文江想起了那本《土地法大纲》,对!就用它做法宝。

周在参军前,没上过学,不识字,但参军几年后,此时的他不仅能读书,还能写战斗总结了。《土地法大纲》他已经是倒背如流,融会贯通,这时便在行军途中和宿营间隙,给解放战士们宣讲,特别是对其中耕者有其田的内容,不仅照着书本讲,还让从经过了土改的解放区入伍的战士们讲,还请随军的解放区过来的支前民工讲。

5连补充的解放兵,都是原国民党63军的士兵。63军是粤系军队,全是广东兵,也全是穷苦的农民出身,他们听了班里翻身农民出身的战士和支前民工的以身说法,又亲眼看到了解放区的农民真的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便问周指导员:以后广东也会这样吗?周答:只要打倒了蒋介石,广东解放了,同样也要土改,穷人同样也都要分地。经过了这样的教育,解放战士们对打倒蒋介石便有了迫切的期望。

配合教育,全连所有干部、党员和老兵还主动关爱解放战士,行军中帮助体弱者扛枪,到了宿营地主动为新战士打洗脚水。吃饭时,因解放战士没来得及配发饭碗,全连的干部、党员和老战士便拿出自己的碗,让解放战士们先吃,待解放战士吃饱了,干部、党员和老兵们再吃。

配合以这一系列的动作,周文江的思想政治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在接下来的徐东阻击战中,全连52个解放战士表现的非常好,没有出现一个逃兵,有负伤掉队的还自己追上了连队。待到了双山阻击战后,5连又补充了大量的解放战士,这批窑湾战斗后补充的原国民党63军的解放战士,已经成为老兵和骨干,有的立了功,有的当了班长,很多人还用《土地法大纲》上的内容给新解放的战士们宣讲。

上图即“王克勤运动”中的主角、爱兵互助模范、一级杀敌英雄王克勤,而王克勤就是曾经的国民党兵。像他这样的英雄模范在我军队伍中很多,比如率队智取华山的侦察参谋刘吉尧、率队奇袭白虎团的侦察副排长杨育才、烈火中永生的邱少云、前些年发现的埋名几十年的战斗英雄柴云振,前不久发现的同样埋名几十年的战斗英雄张富清等等,都是和王克勤一样的曾经的国民党兵。

《土地法大纲》咋就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可以让每个农民都分得土地。土地,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包括对于今天的农民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吸引力。今天的农民,可以办厂发家致富,可以做买卖赚钱,可以打工养家,有几人还把种地当成唯一的生存之道哇!但旧中国不一样,那个时候,很少有什么二产三产,土地就说明一切。你有没有地,有多少亩地,就决定了你吃不吃得饱饭,娶不娶得上老婆,养不养得起孩子,受不受人欺负等等一切的一切。而民国时期,绝大多数的土地集中在绝对少数的地主手中,绝对多数的贫雇农则要么没有地,要么有很少的远远不足以养家的地,贫困和饥饿就成了一个普遍的问题。看几个数字:1946年,热河省滦平县西南沟村,全村有地主1户,占地206.1亩,人均51.5亩,而贫雇农37户,占地107亩,人均仅0.5亩。同县的兴卅村,有地主4户,占地1119.2亩,人均29亩,而贫雇农84户,占地175.3亩,人均仅0.47亩。再看处在京津走廊上的武清县敖嘴村,该村是个有759户的大村,其中的51户地主,占地17976亩,人均71.9亩,而440户贫雇农占地2062亩,人均仅1.3亩。

这些年电影电视剧中表现的民国,都是《大宅门》《老中医》《橘子红了》那样的富丽豪华,看不到饿殍遍地,看不到为争吃树皮而打架的,看不到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的,看不到失去土地的农民逃荒要饭卖儿卖女的,呈现的是一幅幅乌托邦式的美好景象,而实际如何呢?那个时候没地或少地的农民有多穷呢?我老家一个远房伯母,曾半开玩笑的说她是被骗来的。原因是她的家长代她相亲时,看到男方家中虽穷,还过得下去,便答应了这门亲事。待到入了洞房,炕上那半新的被褥却不能动,原来那是借的别人家的。她在新婚之夜,也只能用一床鱼网一样的破棉絮再加上麻袋片、麦秸、稻草等权当被褥。而原来相亲时看到的家具、农具,也全是借来的。著名作家周立波创作的优秀长篇小说《暴风骤雨》中,描写了一个全家只有一条裤子的赵光腚,这一点不夸张。最近看武清县史料,其中有这么一个记述,柴庄村武延瑞的媳妇,1944年过门,过门的时候家中只有一斗六升玉米、一床破被和一个破碗。没有盆,做饭要跟邻居借面盆,仅有的一个破碗全家人轮流吃饭,仅有的一条裤子全家人轮流穿。

以上几例仅仅是个别现象吗?不是。那时,甭管这个地区是富庶还是贫瘠,这样的家庭占了很大比例。不同地区的贫富差异主要体现在地主身上,是仓储万石还是仓储千石还是仓储百石的区别,而对于长工和佃户,富饶之地与贫瘠之地则没有太大的不一样,条件好的也不过就是人人有裤子穿和不饿死而已,而最一摸一样的是贫富的严重不均,是穷苦农民被欺压得抬不起头来的社会地位的低下。

说到社会地位,说到穷人被人欺负,正如《白毛女》中穆仁智的那句台词:“县长和咱们少东家是朋友,这就是衙门口,你到哪里说理去!”那年头,谁听说过佃农和地主打官司打赢过?谁听说过地主家的子弟被抓壮丁、被抓劳工?

四十年代的中国是个地地道道的农业国,而国民党兵也全是抽丁或抓来的贫苦农民,几百万的俘虏兵,之所以在加入人民军队后能够很快的掉转枪口,成为埋藏蒋家王朝的勇士,旧社会的统治让他们没地或少地并因此没有任何的尊严,打倒蒋介石后能够分得土地,不用再给人扛活交租,不用再受人欺负让人踩在脚下,不能不说是一个最实在最有效的动力。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