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225|回复: 0

武汉“封城”后的5个重大瞬间:抢购与恐慌,坚守与逆行

[复制链接]

1255

主题

1276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541
发表于 2020-2-14 15: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千万人口级的中部特大城市武汉,自1月23日凌晨宣布“封城”至今已23天。

新型冠状病毒考验着感染者身体的抵抗力,也考验着一座现代城市的应急运行能力。

“封城”在一定程度上给武汉经济按下了暂停键,全部聚焦于抗击“新冠肺炎”这个病毒疫情。

一度出现的确诊难、住院难,同时没有特效药……求助和呼喊,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医院超负荷运转、物资紧缺、调度紧张……武汉的行政运营质量与效率,也成了关注的焦点。

然而,在疾病、困难和挫折交织面前,人类最高贵的道德情感,也在这座封闭的城市中,全面展示。

大年三十夜起,全国各地的白衣天使们开始了最美“逆行”。“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短短八字,是他们勇敢无畏的写照。

同时,进入这座城市的,还有来自全国各地带着爱和温暖的口罩、防护服、蔬菜、水果、猪肉等等。

武汉不言放弃,当地的志愿者、最基层的普通工作者、积极乐观应对病痛的感染者,他们的行动证明这座城市必将战胜疫情。

2月14日,是国务院办公厅同意湖北春节假期延长后的最后一日。自“封城”至今的21天里,武汉发生了什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了这座城市这些天里的五个重大瞬间,是为念,亦为鉴。

1月22日 “封城”首日的抢购与恐慌:

“那场面,顾不上拍照”

“封城了,武汉全市交通暂停运营,武汉市民不要离开武汉。”1月23日凌晨,收到这个消息时,李杰几乎是猝不及防。他没想到,病毒会让这座城市作出如此重大的选择。

虽然,早在1月20日时,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采访确认,自2019年12月以来弥漫在这座城市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人传人”。

李杰仍然没意识到问题会如此严重。当日,武汉市最新通报的感染者急剧增加到136人;另一个对他来说更密切的消息是,21日(腊月二十七),公司正式放假了。

李杰是央企下属单位的一名员工。和大多数辛苦工作一整年的中国人一样,他太期待这个与妻儿团聚、举国同庆的假期。

彼时的武汉,仍是一片寻常景象。

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行了一年一度的“万家宴”。1月21日,湖北省举办2020年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

1月22日的“封城”通告,让与新冠肺炎有关的所有“杂音”全部停止,整个城市的道路安静下来;涌动于市面的,变成了市民的焦虑和紧张。

在后来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武汉市长周先旺对封城决定曾如是表示,“马国强(原武汉市委书记)说了,我们承担什么责任都可以,革职以谢天下,只要把疫情控制好,我们都愿意。”

和很多人一样,在宣布“封城”到正式封城的10小时内,李杰也思考过是离开还是留下。但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李杰找不到离开的理由。“有朋友一月十几号去了香格里拉,和当地人发生了摩擦。我们去外地,会有生存空间吗?”

李杰在社区医院做志愿者。 本文图片均为李杰供图

在3日后的1月26日晚,湖北省政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周先旺表示,封城时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还有900万人留在城里。

留在城里的李杰,估计很多年后都不会忘记,“封城”首日的“抢购”场景。

“大家什么都顾不上,购物车里只要自己能够拿到的一切,生鲜、粮油、食品、饮料……全部抢购一空。”2月12日,李杰对澎湃新闻说,在恐慌情绪下,他甚至没拍下一张当时情景的照片,“那场面,是顾不上拍照的”。

尽管,这天临近中午武汉市发出通告:“目前,武汉市大宗商品、食品、医疗防护用品等储备充分、供应顺畅”,并提醒,“不必囤积,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在蔓延的新冠肺炎传染情绪之下,李杰成了家人与外界接触的活体桥梁。他把抢购的物资分成了两份,一份送给住在岳父母家的妻儿,一份送给自己的父母。担心到外面跑,可能传染病毒。李杰让家人都好好呆着,绝不出门,由他一人骑着共享单车跑腿。

“封城前我妻子带孩子住在岳父家,我住自己父母家,封城后,我们两仅仅相隔2公里,但是我也没进岳父家门。每天买了东西送到门外,然后打电话要他们去拿。周围一个人感染,全家遭殃的情况多。”李杰说。

大年三十,李杰过了结婚之后唯一一个与妻子分开的春节。

李杰在社区医院做志愿者。

1月24日 年三十,8万医护的坚守与逆行

“不计报酬,无论生死”

在这个全中国多数人都因害怕感染而闭门不出的大年夜里,有一群人却向病毒迈进,在夜色寒风中“逆行”,守护在病人身边。

大年三十这天,疫情开始凶猛:截至2020年1月24日24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572例;死亡38例。

武汉各医院发热门诊拥挤的病人画面、视频刷屏网络,也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此时的武汉医疗机构,已经不堪重负。

彼时,确诊新冠肺炎的第一步,是拍CT。一名37岁的武钢总院CT室医生曾这样向《燃财经》描述他的工作:“去年12月底,我们医院就发现了第一起疑似病例,到了1月初,疑似病例越来越多,一开始一晚上能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