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771|回复: 0

杜甫《登岳阳楼》:一行泪就是漂泊的一生

[复制链接]

1913

主题

2874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1736
发表于 2019-12-29 11: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元768年冬天,洞庭湖上,一叶扁舟自浩淼寒烟里缓缓飘来。

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等待,更没有人知道那小小船舱里,坐着一个56岁的老人。

他,就是被后世称之为“诗圣”的伟大诗人杜甫。

那一年,他的船,从白帝城出发,出三峡,过公安,从早春时节一直行至深冬。

此时,老人的头发花白,右臂偏枯,眼花了,耳也聋了。

自公元759年离开长安,近十年间,由秦州、同谷至成都、夔州,他的脚步始终在异乡漂泊。寂寞、贫穷和疾病从未曾离开过他的生活。

向北,是老人的归程。

寒风瑟瑟。消瘦的诗人,伫立在岳阳楼前。

自年轻时起,这地方虽未曾亲临,可它的名字却是记得的。

还是在洛阳吧?当初读屈原的《湘夫人》,记得其中有一句是“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那么苍茫寥廓的意境,那时候,自己还那么小,洛阳城还那么繁花似锦。

可是啊,谁能料到,从书本到现实,他即将走过整整一生。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极目远眺之际,时间卷起了浪花。

或许,对于一般人而言,今与昔只是岁月的咏叹,可是,在诗人心里,却有他念兹在兹的王朝,那是那盛世之后的苍凉,是再也回不去的从前啊。

此刻,诗人面朝东南,心游万顷。他那苍老的目光,飞过那水天相接的远方。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灵感翩然而来的时候,诗句也其翼若垂天之云。

这,就是他心中的大唐,美丽的江山。

别看如此身衰体弱、疾病缠身的一个人,他的内心却如此壮观而雄伟。

多少年后,有人读到这里,禁不住拍案叫好:“气象闳放,涵蓄深远,殆与洞庭争雄”。

是啊,如果说,首联中的“今与昔”是纵贯一生的时间,这不就是横无际涯的空间吗?

坼者,分裂也。

浮者,飘浮也。

乾坤者,天地也。

八百里洞庭,仿佛让整个天空与大地都在其中飘浮、摇荡。

想起曹孟德的沧海之叹: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这是诗人的眼见为实,又是诗人的想象魔幻。

王朝由盛而衰,个体四海飘零,所有这一切,不全是因为“分裂”,因为“动荡”吗?

正是这一层象征,诗意悄然由江天的壮阔转向诗人的自怜。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这一行诗里,老、病、孤,哪一个不触目而惊心?

人老了,理想渐渐冷了;人病了,生命渐渐枯萎了,死亡的威胁来了。哪一种窘迫不需要安慰与帮助?

唯一真正可能带来温暖的 “亲朋”却连一个字的音讯都没有。

或许你不清楚,此时的诗人啊,甚至连陆地上的安身之所都不曾有。

自岳州至潭州,他有一年半的时间都在船上度过。

由盛世华年,青春浩荡到而今天地间一叶扁舟。

那是如同一枚草芥的扁舟啊。

天高,地远,水阔,风冷。人呢?“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而此时,他登楼。登楼,能不怀远乎?

远方才有他的故原,才有他最明亮的灯火。

独立岳阳楼头,他看见什么呢?那是一片化不开的冬日凝重。

他的目光终于消失在天际,消失在那看不见、却又是朝思暮想的北方。

那是怎样的一片土地啊。

关山路远,烽火不断,民生凋敝。

致君尧舜上,再传风俗淳。他的血,依然还是热的啊。可是,那遥远而亲爱的北方啊,此刻就像压在他心上巨大的石头。

他想着家园,想着童年,想着飘零,想着繁华散尽,离乱未央,所有的语言都飘落在云水之间。

他站在楼上,不,他也成了那一座楼。

什么时候他苍老的脸上又是涕泗纵横?

不再有感时花溅泪的晶莹,不再有涕泪满裳的激动,只有滴落的无声。

一行泪,就是飘泊的一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我也来说几句吧!人生苦短何必为这小事儿记仇呢?开朗就好、想开一些、看开一些。其乐乐不如众乐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