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39|回复: 0

揭秘“农民运动大王”彭湃被叛徒出卖与遭捕杀内情

[复制链接]

1407

主题

2368

帖子

5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56107
发表于 2019-11-26 20: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农民运动大王彭湃是怎样被叛徒出卖与捕杀的?

经盛鸿

1929年8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军委有关领导人的秘密会议,依计划在上海沪西新闸路迈特赫司脱路(今上海太行路)经远里一个秘密机关举行。

到会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中央农委书记、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共江苏省委常委、中共江苏省委军委书记彭湃,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军事部部长杨殷,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共江苏省委军委秘书颜昌颐,中央军委负责兵运的兵士科科长、中共江苏省委军委委员邢士珍,原上海总工会纠察队副总指挥张际春。中央军委秘书白鑫出席会议作记录。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秘书长、中央军委书记兼中央特委书记周恩来,也将亲自到会。但他临时因有急事需处理,未能及时赶到会场。

彭湃

这是当时隐蔽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军委与军事领导人召开的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将讨论议决中共在全国各地领导的武装斗争,讨论议决各苏区根据地的各项重要问题及其它问题。

1928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在苏俄莫斯科举行。1928年7月20日,中共六届一中全会在莫斯科郊外五一村塞列布耶别墅召开,选举了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务委员会,向忠发为总书记。向忠发、周恩来、苏兆征、项 英、蔡和森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央政治局由14人组成,7名委员:向忠发、周恩来、苏兆征、项英、瞿秋白、张国焘、蔡和森;7名候补委员:李立三、彭 湃、杨 殷、罗登贤、关向应、徐锡根、卢福坦。中共中央最高领导机关与领导人隐蔽在上海,指挥全国的革命斗争。

这天,中共中央军委与军事领导人召开的重要会议刚开始不久,周恩来尚未赶到,就突然被租界的大批巡捕密探与国民政府的军警特务包围了会场。巡捕、军警、特务们冲进会场时,狂叫着:“伍豪,谁是伍豪?”“彭湃,谁是彭湃?”“谁是杨殷?”他们完全是有准备的,按手中拿着的名单捕人……就这样,在场的5个中共军事领导人先被戴上手铐,装进了囚车。最后,他们将白鑫也铐上,带走了。

伍豪,是周恩来当时的化名!是当时一般人无从知晓的中共最核心机密!

周恩来匆匆赶来时,发现会场已经被巡捕、军警、特务们包围,与会人员全部被捕。他立即机警地隐蔽起来,并迅速地撤离。

彭湃、杨殷等中共军事领导人的突然被捕,是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震动了党中央领导人,也震动了上海滩。

彭湃是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重要领导人,被毛泽东称为“农民运动大王”。他于1896年10月22日生于广东省惠州府海丰县城龙津溪畔的一个地主家庭。1913年,他18岁时,进县立海丰中学读书;之后,他离开海丰,到广州广府中学上学;1917年夏去日本求学 ,入成城高等预科学校,学习日语和补习课程;1918年9月30日,考入早稻田大学专门部三年制政治科。在日本数年,他接触学习了共产主义思想。1921年5月初,他回国后不久,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2年7月29日晚上,彭湃与另外5位农民,组成全国第一个农民协会——六人农会。他深入农村,开始从事农民运动。1923年1月1日,海丰县总农会成立,彭湃当选为会长,彭湃为总农会制定了会旗,起草了临时简章、章程,在全国产生了重大影响。1923年元旦,中共中央领导人瞿秋白说:“彭湃同志是中国农民运动第一个战士。” 1924年4月初,彭湃抵达广州,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30日,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彭湃为第一届农讲所主任。1926年,毛泽东称彭湃为“农民运动大王”。在此后数年间,彭湃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参加了大革命运动与反对国民党的武装斗争。1927年11月,他领导建立中国第一个红色政权——海陆丰苏维埃政府。1928年11月,32岁的彭湃奉命赴上海,担任中共中央农委书记、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共江苏省委军委书记,协助周恩来,领导全国农村武装斗争与农民运动。

中共中央与周恩来等领导人,立即紧张地部署与进行营救彭湃、杨殷等被捕同志的斗争。

周恩来

周恩来亲自领导的中共中央特科,从敌特机关如此准确地掌握中央军委开会的时间、地点,并拿着名单准确无误地捕人,判断肯定是内部除了叛徒。通过中央特科情报科安插在敌特机关的内线杨登瀛的关系,中央特科很快查明,叛徒就是那天与会的中央军委秘书白鑫。

当晚,周恩来亲自主持召开“中央特科”的紧急会议,特科负责人都参加了。经过研究,决定了两大紧急任务:一是千方百计营救彭湃、杨殷等同志,先要探听到彭、杨等人被关押的地点、审讯情况,然后制订与实施营救计划;二是一定要找到白鑫的行踪,尽快制裁,以绝后患。

“中央特科”各科的各有关人员立即紧急行动起来。

“中央特科”通过杨登瀛,了解到:彭湃、杨殷等4人在8月24日被捕后,先被关押在公共租界工部局巡捕房;8月26日被引渡到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虽遭严刑逼供,始终坚贞不屈;国民党当局准备于8月28日将彭湃、杨殷等,从市中心的警察局,转押到上海西南郊的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监狱。

周恩来、陈赓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在8月28日那天,派出中央特科所有行动人员,在半途拦截,救出彭、杨等人。为了将这次行动预先通知彭、杨,“中央特科”让杨登瀛在这前一天,带“特科”一位与彭湃相识的人,赶到市警察局,提审彭湃。当杨登瀛审问彭湃时,那“特科”人员站在杨登瀛后面,向彭湃暗示中共组织正在设法营救他,要他作好准备,到时加以配合。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

8月28日清晨,彭湃等5人被押上囚车,在10余辆装满全副武装军警的卡车的护卫下,从市中心的警察局看守所,开往沪南龙华。陈赓指挥“中央特科”人员早就在半路埋伏好:有的装成拍电影外景的,有的装作摆小摊的,有的装作过路人……还准备了装好许多米袋的大车,打算用它挡住囚车,迫使停车,然后,特科人员冲上去,救走彭湃、杨殷等4人。但没想到,那天特科派去运送枪支的人来迟了,要清除枪内的润滑油脂,再擦上枪油,要费很多时间,来不及了,而敌人戒备森严,无法下手,“特科”人员只好放弃拦截的计划。

营救虽未成功,但这次行动却轰动了上海。

国民党当局十分害怕,两天以后,1929年8月30日,就将彭湃、杨殷、颜昌颐、邢世贞四人在龙华警备区司令部内枪杀了。

敌人的暴行与叛徒的卑劣激起了共产党人的极大愤慨。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发表了《以群众的革命斗争回答反革命的屠杀》为题的告人民书(见《周恩来选集》)。“中央特科”也加深了对叛徒白鑫的侦查与惩处的工作。

狡猾的叛徒白鑫自出卖彭湃等领导人后,知道自己必然要成为“中央特科”与“红队”惩罚的对象,而且他深知“红队”惩治叛徒的厉害与神出鬼没,因而像只被捕捉的老鼠一样,机警地躲进了在法租界和合坊戒备森严的范争坡公馆中,深居简出,不露踪迹,由国民党特务机关严密保护。同时,他让国民党报纸刊登报道,说:“白鑫年幼无知,误入共产歧途”,“蒋主席爱护青年,下令释放,既往不咎,并于前日前往南京”,以此散布烟幕,遮人眼目,实际上他一直躲在范争坡的公馆里,并在领得巨额赏金后,正积极准备乘船离沪出国,前往墨索里尼统治的意大利留学,以逃脱中共的惩罚。但白鑫此时正生病,故在9月、10月间,他躲在范公馆,一边整理行装,一边延请名医治病。

“中央特科”奉周恩来指示后,在上海四处侦查寻找白鑫的行踪与藏身地点。他们是怎样查明白鑫的行踪与藏身之地,并加以严惩,从而演绎为惊天大案,被当时中外报刊称之为 “东方第一谋杀案”的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我也来说几句吧!人生苦短何必为这小事儿记仇呢?开朗就好、想开一些、看开一些。其乐乐不如众乐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