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266|回复: 0

屈麻子的传说(民间故事)

[复制链接]

1022

主题

1509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179
发表于 2019-11-14 18: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浩然 于 2019-11-14 18:15 编辑

屈麻子的传说(民间故事)                   李  石
——节选李石小说散文集《九宝外传》
屈麻子,有人叫“区麻子”。零陵人说他是零陵人,东安人说他是东安人,全州人说他是全州人,据我估测,他活动的地域大约不外乎零陵、东安和广西全州交界那些地方。他究竟出生在什么年代?活动在哪些村庄?有多高大?读过多少书?外貌是美不胜收还是丑陋不堪?谁也说不清楚。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屈麻子智慧超人。关于他的故事,方圆几十里乃至上百里都有口皆碑,代代相传,要是全部整理出来,比新疆的阿凡提并不逊色。事到今天,要是有人遇见那些地面上姓屈或姓区的人,不管他脸上有否麻子,你要是叫他“屈麻子”或“区麻子”,他不但不生气,还认为你在赞美他,很有兴致地和你侃天、侃地、侃人生。
我曾在我的《潇湘传闻》里披露了屈麻子的部分故事,许多读者读了之后,觉得还不过瘾,要我还要赶写,我只好再来一次搜肠刮肚,而且基本按年岁大小罗列——
【屙屎一泡】屈麻子小时家里很穷,十岁出头才被父母送进蒙馆读书。那些原就在馆里读书的男女学生,见他穿着破烂,就常无事找事欺侮他。他觉得自己出身贫寒,要是和他们公开对抗,那是无论如何要吃亏的;报告先生吗?先生也不会为他说话。
一天上午,当先生外出办事、门生们都外出玩耍的时候,他就在先生的座位旁边,屙下一泡大屎,然后写上“屈子屙屎一泡”的纸条放在一边。
中午时分,先生回来了,看见那样的现场,特别是闻到那种令人作呕的臭气,就将屈麻子吼到身边,恶狠狠地问:“臭猢狲,你竟敢这样?——我打断你的狗腿!”骂完,就要动手。
屈麻子早就有思想准备,沉着地说:“先生,您想想,要是我屙的我还敢写这字条吗?——这是他们要加害于我啊!”
先生一想,觉得屈麻子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就追问众人。众人因为先生前脚刚走就后脚出了门,本就违反了校规,都不敢吱声。
“除屈麻子外,通通罚跪一个时辰!”先生很是恼羞成怒。
【偷和尚说】某村妇一向好吃懒做,专门偷窃别人家的的东西。其丈夫不但不予制止,还常常暗地怂恿,村邻们都很恨她,但又没有好的办法对付。后来,这事被屈麻子知道了,他就说:“这好办。”
某日,他特地请人用木头雕了一个和尚,搞得花花绿绿的,很像一个宝贝,放在一户人家的窗户内,专等那妇人来偷。
果然,某夜,那妇人就真的将它偷了去。
那妇人一回到家里,其丈夫就急三忙四地问她:“刚才偷着了什么?”
妇人说:“偷到一个和尚。”
这时正好有个差役从那窗口经过,即刻进屋去连人带赃一起押到县衙。
县令正在与其夫人做那好事,听了报告,很不高兴地爬起床来审案,恼羞成怒地拍着案桌问:“泼妇,你偷着了什么?——快如实招来!”
那妇人虽然品质不好,却从未见过大官,见了那班情景,就战战兢兢地回答:“我,我,偷了一个和尚。”
“贱妇,连和尚也偷,可见不是个好东西——把我往死里打!”县衙说。
从那以后,那村妇再也不敢偷别人的东西了。
【高招赖亲】永州城里一个富老头,不意看中屈麻子的妹子,说是倾家荡产也要娶她为妾。可屈家妹子说什么也不同意,她父母因为得罪不起这城里富户,只急得双脚乱跳。
正在这左右为难时刻,屈麻子从外地回来了。他见父母那焦虑神色,又听胞妹把原委一说,就轻松说:“我有办法。”
这天上午,他穿上一套像样的衣帽鞋袜,大大列列地走进那富户的大门,然后自报家门:“我姓屈,就是你家老爷最近看上那屈家妹子的胞兄屈麻子。”
那家佣人听了,立即告知富老头,说新舅子已经进屋,催老爷尽快择定吉日。那富老头正为这屈家妹子不肯答应嫁他而发愁,听她家胞兄如今竟亲自登门催办婚事,高兴得立即命令家人摆酒设宴。
屈麻子闻讯,甚为高兴。
当人们把宴席摆齐时,屈麻子佯装施礼,然后坐上上首就大吃海喝起来,口中还喃喃自语:“我家妹子走运,能嫁到这样的人家,真是洪福齐天!”
首先,他还坐在椅子上,用两只竹筷夹菜;不一会儿,他就蹲到餐桌上,两手左拈右塞,把大肉大鱼全往缽大的嘴里填;再后,干脆将衣服 一脱,赤条条地立在餐桌中,把那些残余的汤水全往自身淋。说是醉了,说的话却再清晰不过;说是疯了,口中还能逐人叫出全屋子人的尊姓大名。最后,他还搂住那富老头甜言蜜语地亲嘴,说,“我家妹子在我临行时,特地嘱我代她先亲亲你,来个恩爱夫妻先甜蜜……”
“你妹子真的这样嘱咐 ?”富老头一边慌忙躲闪,一边颤颤惊惊企图逃离。
“真的,她不但嘱咐过我和你亲,还叫我一定与你家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都一个个亲。”说着,就跳下餐桌往他家大太太身边走去,“来吧!来吧!”
那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一边大骂他家富老头不是人,一边颠着小脚拼命往房里逃窜。
屈麻子趁着酒兴拉开嗓门大叫:“你们都躲着干什么?还不把娶我家妹子的良辰吉日告诉我?我还要向我家大人和妹子回话呀!”
那富老头见状,一边用毛巾揩着脸上的腥污,一边翘起白胡须大骂:“这像什么话?”
屈麻子大声回答:“ 怎么不像话?我与我妹子每餐酒醉饭饱后都这样玩呢!”
富太太们听完,叫老头子赶快把那婚书退给屈麻子。
屈麻子见婚书已经到手,穿上刚才脱下的衣服,然后对着那富户的神龛撒上一泡大尿,说:“谢主龙恩!”然后,就扬长而去……
【赌咒吃狗屎】某年大旱,许多农民辛苦了大半年,只收得少量稻谷,而租种的地主的田仍要交租谷。面对这种情况,屈父毫无办法。
这天,某地主带人要租来了,屈麻子说:“这种天干火旱年成,您老仍然不予减租,穷人哪能活得下去?”
地主说:“你想得轻巧?——你们都不交租,我家大小十几口拿什么吃?难道真的要吃狗屎过日子?”
屈麻子听到这里,觉得大有文章可做了,于是就接着说:“吃狗屎?——能有狗屎吃还应该是好事!”
地主一听就接过他的话把,赌气地说:“狗屎也能吃?——我吃这大年纪还从没听说过!”
屈麻子说:“没饭吃,不吃狗屎咋办?”
地主说:“你说狗屎真能吃,你就当面吃给大家看看。”
屈麻子故意卖个关子,说:“我怎么能白吃?总得打个赌什么的。”
这地主财大气粗,又当着十来个挑夫的面,就说:“你要是真的吃下一泡狗屎,你家的十石大租谷我就不要了。”
屈麻子听了,故意做出惊讶的样子,说:“你不反悔?”
地主说:“我是什么人?能和你赖账?”
屈麻子见众人都为这事做证,就叫他的阿妹从外面包回一泡黑不溜秋的狗屎,端到手上,叫大家都过了目,然后就塞进嘴里,嚼几嚼,全部、彻底吞下了肚去。
地主眼看自己的十石大谷子就这么输了,也就真的反悔起来,说屈麻子吃的那狗屎有假,不是真狗屎。
屈麻子说:“你自己刚才亲口说你说话算数,现在就反口,而且这狗屎我已经当众吃光了。——如果您要反悔也好,也让我家小妹出外捡泡来让你也当众吃下肚去。”
地主很心痛眼看就要到手的十石大谷,经过争议,也就表示同意吃狗屎。说完,也就叫屈家小妹外出寻捡。
一会,小妹回来了。当他看见那泡又黑又臭的大狗屎时,早就昏个半死,再等刚要被塞到嘴里,不禁哗的一声连肠子肚把都差点呕了出来。
就这样,屈家要交地主那十石大租谷,也就没要交了。
原来,为这件事屈麻子先就动了脑子做了手脚,他先吃的所谓“狗屎”,是他先将糯米饭冲烂和了些红糖,再通过竹筒子鼓捣出来,样子极像狗屎,吃起来又香有甜。而地主吃的那泡烂狗屎,才是真正的臭狗屎。
【讲故事】某村有位大财主,生性刻薄,闲得没事请人专为他讲故事。他要求那故事既要现实又要长得不得了;否则,既不给工钱,还要乱棍打出去。他家附近许多文化人,都因为他的苛刻而受害不浅。
屈麻子向来好打抱不平,听人们说起,就主动走上门去,说:“我的故事不但要您有切身感受,而且十年八载也难讲完。”
财主说:“那就再好不过的了!”
屈麻子说:“要是您不再听了,可不能扣我的工钱。”
财主说:“只要讲的合符情理,我怎么会少你的工钱?——那是没有的事。”
屈麻子说:“口说无凭,要签字画押才行。”
财主想:这世上哪有讲不完的故事?——这稳操胜券的事,自己是多么求之不得,也就答应下来。
于是,屈麻子就开始对他讲起来。他说:“您家有个大谷仓,里面装有上千石稻谷是吗?”
财主点着头说:“这故事真也现实。”
屈麻子接着说:“可惜您当年建仓时,有条小缝没砌死,有老鼠常用小尾巴从那里绞谷子出来吃。是吧?”
“是的。你这故事实在太与我切身了!——只是那死旮旯,不但人不能进去,连猫都无可奈何!”财主说到这里,差点捶胸顿足。
屈麻子就趁机大作发挥,说:“那老鼠也不知知足。它们在那里,绞了一粒又是一粒!绞了一粒又是一粒!绞了一粒又是一粒……”他将那句原话讲了一次又是一次,只是随便变点节奏而已。
财主听他总重复那句原话,不但很痛心,而且也很腻烦,也就哭丧着说:“我,请你不要再讲下去了!”
屈麻子说:“您那大仓里谷子多得没谱,那老鼠又不停歇地在那里绞,事实不就是这样子吗?”
财主只得请求他说:“你要是再讲下去,我非死不可了!”
“那工钱呢?”屈麻子问。
财主不得不说:“全给你!全算给你是了!”
屈麻子又说:“您那谷仓里的谷子少说也要绞个十年八载。我优惠您,就给个八年的是了。”
财主认真想了想,觉得再没什么好办法,也就只好招办。
【断贼】有人偷了一富户的银子,离开时留下三句话。第一句是:“我睡在床上吹笛子。”第二句是:“我今天在永州,明天在永州,后天还在永州。”第三句是:“你父子三人都去找,会找的不走路,不会找的找三天。”最后,贼人还补充写道:“这三句话就是我的姓名。”
富户听了,想了许多天都没想出个由头。
有人提议说:“你就把它写在红纸上,再贴到大街显眼的地方,叫聪明人去猜。要是猜着了你就重奖他。”
花贴是贴出去了,可是十天半月过去了,还是没人来报信。
一天,屈麻子从外地回来,看了看,就说:“这太容易了。”
大家再三问他,他才不紧不慢地说:“他一定叫‘吕-晶-旭’。”
后经查实,果然没错。有人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屈麻子不慌不忙地说:“‘睡在床上吹笛子’,小口对大口,一定是个‘吕’;‘今天、明天、后天’不就是三天?三天不就是三日?三日不就是一个‘晶’?第三句是说‘三人各找三天’,三三不就共找九天?九天不就是九日?‘九日’者,即‘旭’也。”
人们听了,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说屈麻子真是天下少见的奇才。
屈麻子却说:“可惜,我出身低微,脸上长满了麻子,这世上哪有当官的赏识我?”
【脱光全身过永州】当年,永州老城里的大小老板和普通百姓,对文明礼貌都很讲究,凡男人袒胸露体在大街上走动,轻则令其族长带回祠堂进行处罚,重则就要人人喊打,甚至当街给其打残或打死。至于大男人赤条条的从城南跑到城北,那是亘古未曾有过的事。
某年五月的一天,有个从江华放排下来的伙计,刚过香零山,那排就被水冲散了,不但要把全年所有本钱赔光,连他眼下吃饭都成了大问题。
屈麻子听了原委,也就从同情到为他出起主意来。他当着城里几个有钱的老板在场就对那人说:“你今天就脱得一丝不挂,从城南一气跑到城北去。”
那些老板都说:“你敢叫他这样放肆?那他不被满街人打死才怪呢!”
屈麻子见有人要上圈套了,就趁机大声说:“我说行,就一定行。”
有个老板年轻气盛,说:“永州的古规矩,你说行就行。——你算老几?”
屈麻子说:“你莫管我算老几。不信,我俩就打个赌试试。”
那老板很好面子,家里也有的是钱,而且又想到马上就有一百两银子到手,也就和屈麻子立据画押了。
这时,天正下着大雨,屈麻子将那放排的伙计叫过来,对着他的耳朵说如此如此。
那伙计听了屈麻子的吩咐,就真的脱得一丝不挂,冒着大雨在大街上一边由南门向北门奔跑,一边痛心地大哭大叫:“娘啊!我的娘哪!——我的排被冲了……我的排被冲了哇……我拿什么来养您呀……我拿什么来养您呀……”
那大街两边的人听着那哭声,又看着他没了命奔跑的样子,连同情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思打他?
结果那大老板输了。屈麻子将赢得的钱全部给了那放排的伙计。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