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24|回复: 0

年少不懂柳嫂子,读懂已是不惑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6 09: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四十”乃人生的不惑之年,处于人生的半山腰,上有年迈的白发双亲,下有牵肠挂肚的儿女,中间是不再意气风发的自己。

在现代社会中,这个阶段被贴上了若干个标签:压力山大、油腻、初老症等等。特别是“压力山大”这个标签,更是令人无可奈何却又不得不咬紧牙关的顶在头上、背在肩上,那压力就像如来佛反手扣下的五行山,特别是其中来自个人的、家庭的、职场的、婚姻的、儿女的、经济的六类压力,就像五行山的那书着“唵嘛呢叭口米吽”的六字揭帖一样,齐齐地压得山下的曾经意气风发、上蹿下跳的孙悟空,动弹不得。

比如《红楼梦》中的柳嫂子。初读《红楼梦》对这个人物并没有多少印象。甚至在电视剧87版《红楼梦》中,“柳嫂子”这个角色并没有专门挑选,而是由《红楼梦》系列歌曲的演唱者陈力客串的,可见“柳嫂子”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她是在玫瑰露茯苓霜错综复杂、勾三连四的事件中带出来的,先是在荣府的梨香院工作,后又被调到大观园的小厨房,是贾府众多女仆中的一个。她排行第五的女儿叫柳五儿,十五六岁年龄。从柳五儿的年龄推算,柳嫂子的年龄应该四十多岁,正是不惑之龄。

不惑之年的柳嫂子的生活中当然也是烦恼多多、压力山大。

一、来自儿女的压力和烦恼。女儿是娘的心头肉。柳嫂子的女儿柳五儿虽生的“与平、袭、紫、鸳皆类”,但是“因素有弱疾,故没得差”,所以一直赋闲在家。

柳嫂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操碎了一颗老母亲的心,竭力想为女儿谋一份劳动强度不高、收入稳定的工作。她几番掂量忖度,觉得怡红院的差事最合适,“宝玉房中的丫鬟差轻人多,且又闻得宝玉将来都要放他们”。

当宝玉房中的坠儿偷窃被撵、小红被凤姐借调之时,怡红院编制暂时空缺。柳嫂子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决定为柳五儿谋求这份差事。

其实,在此之前,当她在梨香院工作的时候,为了能让五儿谋个好差事,就已经提前进行了“感情联络投资”,“小意殷勤,伏侍得芳官一干人比别的干娘还好”。歪打正着,恰好芳官被分到了怡红院中,她就央求芳官向宝玉说起。

为此,她百般讨好芳官,芳官到小厨房中传话,她又是拿热糕,又是现通开火顿茶,把芳官这个小丫头像主子一样的伺候。

可怜天下父母心,由此我们不仅想到了朱自清《背影》中的父亲、老舍《我的母亲》中的母亲,为了子女,什么样的苦、什么样的难她们都默默咽下、静静承受。

只可惜,柳五儿最终也没能进到怡红院中,并且还在玫瑰露事件不久,便郁郁而终了。可怜的柳嫂子爱女早夭,慈母心早已经是碎了一地了吧!

二、来自家庭的维系和牵绊。俗话说:小姑贤,婆媳亲;小姑不贤乱了心。身处中年的柳嫂子,不仅是为人母,还是为人女的。

娘家是出嫁闺女的靠山,娘家的关系也是要维系好的,特别是哥嫂的关系更是要处理好的,这样回娘家时还有一口热汤热水的,不至于凉锅台、遭白眼。说的不好听点儿,毕竟自己的亲生父母还在嫂嫂手里“捏”着呢。

所以,当芳官把多半瓶子玫瑰露送给柳五儿时,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侄儿。娘家侄儿、出气人儿。柳嫂子把那来之不易的玫瑰露一下子倒了一半儿送给他的侄子吃,“他哥嫂侄男无不欢喜”。

她的嫂子一高兴,还以茯苓霜回赠。身处中年,不仅要为儿女学业、工作、婚恋着急上火,更有娘家年老的父母、兄弟侄男时刻挂心。

三、来自职场的算计和陷阱。职场中的中年人,扑面而来的尽是尴尬和危机。年龄不饶人,工作精力比不上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的诸事繁杂,工作时间上也比不上年轻人;知识结构老化,工作创新能力比不上年轻人。

在人心叵测、勾心斗角的贾府中,身处“厨房”这个似乎带点儿肥缺特性的位置,柳嫂子更是被众人虎视眈眈。

因为迎春房里的大丫头司棋要吃鸡蛋羹,柳嫂子推脱鸡蛋难买而没有及时做好,司棋便纠集了一大帮小丫头把厨房打砸翻抄了个底朝天。继而发现了放在厨房柜子中的玫瑰露和茯苓霜,这露本是宝玉送给芳官,芳官又送给五儿的露;这霜本是五儿的舅舅得的送给柳嫂子的。

而此时正好王夫人屋里的玫瑰露丢了。这瓶露被管家的林之孝家的误认为是赃物;茯苓霜也是别人悄悄送的门礼,不足为外人道也。继而柳五儿被押了起来,柳嫂子也被停职待查。

一时间,墙倒众人推,素日一干与柳家不睦的人,见了这般,十分趁愿,不仅“都来奚落嘲戏他”,而且“巴不得一时撵出他们去,唯恐次日有变,大家先起了个清早,都悄悄的来买转平儿,一面送些东西,一面又奉承他办事简断,一面又讲述他母亲素日许多不好”。很快,管家婆子林之孝家的,便以“恐园里没人伺候姑娘们的饭”为由,带来了秦显的女人顶替柳嫂子的位置。

从柜子里翻出玫瑰露和茯苓霜这件事的始末,如果不是极端的无巧不成书,便是有预谋的。柳嫂子前脚为侄儿送了玫瑰露去,带了茯苓霜回,司棋派人便来让柳嫂子蒸鸡蛋羹,一个丫头却要像正派小姐一样让厨房开小灶,司棋的要求似乎有点儿牵强。

所以柳嫂子拒绝了司棋的要求,被拒绝后的司棋以此为由纠集一帮小丫头在小厨房乱砸乱翻,发现了玫瑰露和茯苓霜,让人觉得好像是直奔玫瑰露和茯苓霜而去的。这是我们不得不注意在柳嫂子送露拿霜的过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的出现。他便是柳嫂子侄子的朋友钱槐,他既是贾环的跟班小厮,也是赵姨娘的内侄,更是柳五儿的追求者。因为柳五儿拒绝了他,他怀恨在心。

不得志的赵姨娘素来与同样不得志的尴尬人邢夫人走得近。被举荐顶替柳嫂子的秦显的女人便是大闹小厨房的的司棋的婶娘,司棋的外婆是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司棋的父母是贾赦家里的仆人,他的叔叔贾政家里的仆人,邢夫人和王夫人之间的权力之争由来已久。

这玫瑰露茯苓霜之争的最初的告密者,保不齐就是那个去柳嫂子兄弟家探病的钱槐,所以这场实质错综复杂的斗争,不仅是嫉妒和报复,更是权势和利益之争。

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四十”乃人生的不惑之年,处于人生的半山腰,上有年迈的白发双亲,下有牵肠挂肚的儿女,中间是不再意气风发的自己。

在现代社会中,这个阶段被贴上了若干个标签:压力山大、油腻、初老症等等。特别是“压力山大”这个标签,更是令人无可奈何却又不得不咬紧牙关的顶在头上、背在肩上,那压力就像如来佛反手扣下的五行山,特别是其中来自个人的、家庭的、职场的、婚姻的、儿女的、经济的六类压力,就像五行山的那书着“唵嘛呢叭口米吽”的六字揭帖一样,齐齐地压得山下的曾经意气风发、上蹿下跳的孙悟空,动弹不得。

比如《红楼梦》中的柳嫂子。初读《红楼梦》对这个人物并没有多少印象。甚至在电视剧87版《红楼梦》中,“柳嫂子”这个角色并没有专门挑选,而是由《红楼梦》系列歌曲的演唱者陈力客串的,可见“柳嫂子”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她是在玫瑰露茯苓霜错综复杂、勾三连四的事件中带出来的,先是在荣府的梨香院工作,后又被调到大观园的小厨房,是贾府众多女仆中的一个。她排行第五的女儿叫柳五儿,十五六岁年龄。从柳五儿的年龄推算,柳嫂子的年龄应该四十多岁,正是不惑之龄。

不惑之年的柳嫂子的生活中当然也是烦恼多多、压力山大。

一、来自儿女的压力和烦恼。女儿是娘的心头肉。柳嫂子的女儿柳五儿虽生的“与平、袭、紫、鸳皆类”,但是“因素有弱疾,故没得差”,所以一直赋闲在家。

柳嫂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操碎了一颗老母亲的心,竭力想为女儿谋一份劳动强度不高、收入稳定的工作。她几番掂量忖度,觉得怡红院的差事最合适,“宝玉房中的丫鬟差轻人多,且又闻得宝玉将来都要放他们”。

当宝玉房中的坠儿偷窃被撵、小红被凤姐借调之时,怡红院编制暂时空缺。柳嫂子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决定为柳五儿谋求这份差事。

其实,在此之前,当她在梨香院工作的时候,为了能让五儿谋个好差事,就已经提前进行了“感情联络投资”,“小意殷勤,伏侍得芳官一干人比别的干娘还好”。歪打正着,恰好芳官被分到了怡红院中,她就央求芳官向宝玉说起。

为此,她百般讨好芳官,芳官到小厨房中传话,她又是拿热糕,又是现通开火顿茶,把芳官这个小丫头像主子一样的伺候。

可怜天下父母心,由此我们不仅想到了朱自清《背影》中的父亲、老舍《我的母亲》中的母亲,为了子女,什么样的苦、什么样的难她们都默默咽下、静静承受。

只可惜,柳五儿最终也没能进到怡红院中,并且还在玫瑰露事件不久,便郁郁而终了。可怜的柳嫂子爱女早夭,慈母心早已经是碎了一地了吧!

二、来自家庭的维系和牵绊。俗话说:小姑贤,婆媳亲;小姑不贤乱了心。身处中年的柳嫂子,不仅是为人母,还是为人女的。

娘家是出嫁闺女的靠山,娘家的关系也是要维系好的,特别是哥嫂的关系更是要处理好的,这样回娘家时还有一口热汤热水的,不至于凉锅台、遭白眼。说的不好听点儿,毕竟自己的亲生父母还在嫂嫂手里“捏”着呢。

所以,当芳官把多半瓶子玫瑰露送给柳五儿时,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侄儿。娘家侄儿、出气人儿。柳嫂子把那来之不易的玫瑰露一下子倒了一半儿送给他的侄子吃,“他哥嫂侄男无不欢喜”。

她的嫂子一高兴,还以茯苓霜回赠。身处中年,不仅要为儿女学业、工作、婚恋着急上火,更有娘家年老的父母、兄弟侄男时刻挂心。

三、来自职场的算计和陷阱。职场中的中年人,扑面而来的尽是尴尬和危机。年龄不饶人,工作精力比不上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的诸事繁杂,工作时间上也比不上年轻人;知识结构老化,工作创新能力比不上年轻人。

在人心叵测、勾心斗角的贾府中,身处“厨房”这个似乎带点儿肥缺特性的位置,柳嫂子更是被众人虎视眈眈。

因为迎春房里的大丫头司棋要吃鸡蛋羹,柳嫂子推脱鸡蛋难买而没有及时做好,司棋便纠集了一大帮小丫头把厨房打砸翻抄了个底朝天。继而发现了放在厨房柜子中的玫瑰露和茯苓霜,这露本是宝玉送给芳官,芳官又送给五儿的露;这霜本是五儿的舅舅得的送给柳嫂子的。

而此时正好王夫人屋里的玫瑰露丢了。这瓶露被管家的林之孝家的误认为是赃物;茯苓霜也是别人悄悄送的门礼,不足为外人道也。继而柳五儿被押了起来,柳嫂子也被停职待查。

一时间,墙倒众人推,素日一干与柳家不睦的人,见了这般,十分趁愿,不仅“都来奚落嘲戏他”,而且“巴不得一时撵出他们去,唯恐次日有变,大家先起了个清早,都悄悄的来买转平儿,一面送些东西,一面又奉承他办事简断,一面又讲述他母亲素日许多不好”。很快,管家婆子林之孝家的,便以“恐园里没人伺候姑娘们的饭”为由,带来了秦显的女人顶替柳嫂子的位置。

从柜子里翻出玫瑰露和茯苓霜这件事的始末,如果不是极端的无巧不成书,便是有预谋的。柳嫂子前脚为侄儿送了玫瑰露去,带了茯苓霜回,司棋派人便来让柳嫂子蒸鸡蛋羹,一个丫头却要像正派小姐一样让厨房开小灶,司棋的要求似乎有点儿牵强。

所以柳嫂子拒绝了司棋的要求,被拒绝后的司棋以此为由纠集一帮小丫头在小厨房乱砸乱翻,发现了玫瑰露和茯苓霜,让人觉得好像是直奔玫瑰露和茯苓霜而去的。这是我们不得不注意在柳嫂子送露拿霜的过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的出现。他便是柳嫂子侄子的朋友钱槐,他既是贾环的跟班小厮,也是赵姨娘的内侄,更是柳五儿的追求者。因为柳五儿拒绝了他,他怀恨在心。

不得志的赵姨娘素来与同样不得志的尴尬人邢夫人走得近。被举荐顶替柳嫂子的秦显的女人便是大闹小厨房的的司棋的婶娘,司棋的外婆是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司棋的父母是贾赦家里的仆人,他的叔叔贾政家里的仆人,邢夫人和王夫人之间的权力之争由来已久。

这玫瑰露茯苓霜之争的最初的告密者,保不齐就是那个去柳嫂子兄弟家探病的钱槐,所以这场实质错综复杂的斗争,不仅是嫉妒和报复,更是权势和利益之争。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作者合法权益,请您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并删除,谢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