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557|回复: 0

俄罗斯档案揭秘苏联“大清洗期间究竟多少人被迫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9 16: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题:苏联“大清洗”,究竟迫害多少人?

  • 在“大清洗”的高潮阶段, 即1937—1938年, 究竟一共逮捕了多少人?


在目前研究阶段, 俄罗斯研究“大清洗”的主要学者В.Н.泽姆斯科夫依据档案所得出的结论是, 在1937—1938这两年的“大清洗”高潮中, 总共逮捕了3141444人, 其中以反革命罪和政治原因被逮捕的将近250万人。

1.jpeg

由于档案文献中的统计数字是按“大清洗”发生当时官方对“反革命罪”和“刑事罪”的认定标准统计的, 所以档案文件中认定“反革命罪”为1575259人, “刑事罪犯”是1566185人。对“大清洗”研究较严谨的俄罗斯学者泽姆斯科夫认为, “有理由断定, 一部分政治犯是按刑事条款判刑的。问题仅在于, 如何通过区分他们来确定这部分人的数量 (虽然是近似值) ”。他从苏联司法人民委员部刑事案汇总统计中, 经过仔细分辨, 从1937—1938年逮捕的总人数中, 把流氓犯、诈骗犯和小偷等等确属刑事犯的人数一一筛出, 剩下的就属于按刑事罪条款错判的政治犯。经过这样一番细致的鉴别工作, 他认为, 有理由断定还有918747人属于这样的政治犯。这样, 1937—1938年被捕的政治犯“总数就为近250万人”.

2.jpeg

泽姆斯科夫这样认定是有道理的。因为在苏联这样一个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国家, 尤其在社会政治运动当中, 极容易用有色政治眼镜放大刑事性的过失, 而把实为政治理由被判罪的人视作“刑事罪犯”, 实质上这是应当归入“政治犯”的。比如, 按有名的“麦穗法”条款判罪的, 一些人只是在集体农庄麦田里揪了几穗麦子, 就有被关进劳改营达10年之久的。这些人都是按刑事罪判决的, 其实, 他们是作为“破坏分子”、“破坏集体财产罪”判刑的, 属于政治罪。类似这样的例子在那个时代是很多的。正鉴于此, 这位俄罗斯学者认为, 他在1937—1938年被捕的3141444人中, 判定有近250万为政治犯, 这是当时“政治镇压的最可能的数量”;他说:“在对这一问题研究的现阶段, 我只好这样引用这个数字。在今后进一步研究刑事统计和刑事案件的过程中, 刑事统计数字将有可能被修正, 但只会缩小, 无论如何不会扩大。”

3.jpeg

按照泽姆斯科夫计算的苏联“政治犯”在整个被逮捕人数中的比例, 大体为5/6。认定这个比例大体是合适的, 因为30年代有“麦穗法”, 40年代还有“战时劳动法”、“保护公共财产法”等, 根据这些法令, 许多人实为政治原由被判罪而被分类统计到“刑事犯”范围了。

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 在历史研究中, 一方面要依靠档案, 以档案资料为研究的基础, 因此尊重档案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另一方面, 对档案资料也要仔细研究、分析, 不能把档案绝对化, 因为政治档案多是在记载档案的当时, 反映其总的政治气候、政治路线和方针政策的产物, 不能认为凡档案记载的就是绝对准确的, 应结合当时国家、社会的政治环境对档案资料作具体分析。俄罗斯学者В.Н.泽姆斯科夫就遵循了这一原则, 是辩证地对待档案资料的, 因而对档案数字做了仔细辨析的工作;但有中国学者在转引泽姆斯科夫所依据的档案数字时, 只转引了“近年来, 研究这个问题的俄罗斯著名学者泽姆斯科夫引用解密后的俄罗斯国家档案馆资料, 指出在1937—1938年因反革命罪被判刑的为1575259人。”14但这并不是这位俄罗斯学者认定的数字, 他恰恰通过筛选、辨析、补充, 纠正了这个数字。

4.jpeg

2.苏联在“大清洗”时期 (1935—1939年) 总共关押了多少人?

在苏联档案未公布以前, 曾有过一个阶段, 一些著作对“大清洗”关押人数有过过高的估计, 这无疑是应予以纠正的。但目前似乎有学者又走到了另一端, 认为“1937—1938年关押的总人数为1140647人。其中1937年关押的政治犯为429311人, 1938年为205509人, 这两年总共关押的政治犯约60万—70万人。”15笔者仔细查阅了该学者引文的出处——В.Н.泽姆斯科夫发表在《祖国史》1997年第4期上的这篇文章, 在该文“表五” (即下面的附表) 中显示:

附表1921—1940年因反革命罪和其他特种危险国事罪被判刑人数 下载原表

5.jpeg

(其他年份的数字从略)

从该表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出:

1937年被判刑政治犯总数为790665人, 1938年总数为554258人, 两年总计为1344923人, 这显然就是这个表格中所显示的1937—1938年被判刑政治犯的总人数。从该表中可见, 这个被判刑的政治犯总数中包括以下几类:被判处极刑的、被判关集中营和监狱的、流放和被驱逐的, 还有其他类别的。而该中国学者为了缩小政治犯的人数, 竟从表中仅选择了“被关集中营和监狱”这两项数字, 在这两个项目下, 才是该学者引用的数字, 即“1937年为429311人, 1938年为205509人”。16因此, 他把这两个数字相加, 认为, “这两年总共关押的政治犯约60万—70万人。”这样, 他就从被判刑的政治犯中既排除了被处极刑的政治犯, 也排除了被流放和被驱逐的政治犯, 以及其他类型的政治犯。请注意, 这位中国学者在这里使用“关押”一语是不准确的, 因为这则档案表格中所列述的明明是“被判刑的” (осужденные) 政治犯数目, 而不是“被关押的” (заключенные) 政治犯数目, 这两者是有相当大区别的, 因为“被逮捕、被关押的”不一定被宣判刑罚, 而被宣判的一定被关押。一般来说在苏联时期, 而尤其在“大清洗”的当时, “被关押的”人数要高于“被判刑的”人数。因为在“大清洗”时期发生逮捕的事件很多、很乱, 未必都有记录, 而经过判刑的大多有案可查。被判刑者只是被逮捕者中的一部分。据俄罗斯学者波波夫研究统计, 在1921—1929年间, 由非司法机关逮捕的100万人中, 只有20.8%的人是被判了刑的, 在1930—1936年被逮捕的230万人中, 被判刑者的人数只占62%。17苏联和俄罗斯官方公布的数字大多只是被判刑者的数字, 而不是被逮捕者的数字。因此, 被逮捕者的数字比官方公布的被判刑者的人数要大许多。

这位中国学者把俄文“осужденные” (被判刑的) 与“заключенные” (被关押的, 被拘禁的) 相混淆, 以后者取代前者, 而在前者即“被判刑的”犯人数目中又将部分当成总体, 这当然就大大缩小了“被关押的”政治犯的总数。

其实, 被公认为严肃研究“大清洗”数字的俄罗斯学者В.Н.泽姆斯科夫, 除引述“附表”中“被判刑政治犯”数字外, 还于2000年一篇文章中在大量档案资料基础上认定, “大清洗”高潮的1937—1938年全苏共逮捕了3141444人;而其中被逮捕的政治犯为近250万。18他得出这个数字的计算方法, 其实在这位中国学者引用的文章中已从档案表格中有所显示:1938年1月1日苏联关押在监狱、劳改营、劳教营的犯人为1881570人。19这就是说, 1937—1938年关押犯人的总数最低限度应为:1881570人+1938年全年新增加关押的人数+1937年新关押、又在同年12月31日前释放出去的犯人数。我们在泽姆斯科夫这篇文章中又找到了另一个表格:“1934—1940年古拉格集中营人口变动情况”, 20表中表明:1938年新押送来集中营的人数为1036165人。这就是说, 1937—1938年关押犯人总数应为:1881570人+1036165人+1937年新关押、又在同年12月31日前释放出去的犯人数。同样, 按照泽姆斯科夫对当时“政治犯”所占比例的考证来计算, 这两年关押的政治犯总数应为:

(2917735人+1937年新关押、又在同年12月31日前释放出去的犯人数) ×79.4%21

从这里可以看出, 这位学者前后的计算方法是一致的, 而且考证出的数量也相一致, 只可惜我们目前没有查到有关1937年新关押、又在同年12月31日前释放出去的犯人数字的资料。从发表“大清洗”数字研究的这位中国学者文章中所引用的资料看, 很多地方引用的是泽姆斯科夫的文章, 很奇怪,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能看到上述这些很重要的资料。

至于整个“大清洗”时期关押过多少人, 这在档案中有较为明确的记录。为了避免重复计算, 我们仅统计以各种原因每年从劳改营管理总局所辖各劳改营除名的犯人数目, 据古拉格行政当局的资料, 从1935年到1939年5年内共除名3202095人, 但到1939年12月31日为止, 劳改营管理总局所辖各劳改营尚留存有1344408人, 5年内从名册上除名总人数加上年底尚留存人数, 就是整个“大清洗”时期关押过的总人数, 即4546503人。22

或者采取另一种统计方法。为了避免重复计算, 我们仅统计每年从内务人民委员部各集中营和其他各关押所押送来劳改营管理总局所辖各劳改营的犯人数目。据古拉格行政当局的资料, 从1935年到1939年5年内共计从各处押送来犯人3821020人, 但到1935年1月1日为止, 劳改营管理总局所辖各劳改营还原有725483人, 上述两个数字相加, 就是整个“大清洗”时期关押过的总人数, 亦即4546503人。这两种计算方法都避免了重复统计, 所得总人数完全相符。23

3.在1937—1938年, 即“大清洗”高潮中, 总共处决了多少人?

这个数字在目前的研究阶段, 学术界看法比较一致, 即较多采纳苏共中央1957年六月全会公布的数字, 即在1937—1938年逮捕150万人以上, 其中681692人被枪决。24但对这个数字需要做几点说明:

第一, 这只是目前研究阶段根据中央档案馆的统计数字;更准确的数字应是经过各地区的研究统计, 进一步汇总统计的数字。

第二, 不要忘记, 在1937—1938年, 在集中营、监狱和劳改教养营, 因各种原因还一共死去160084人。应特别指出, 在这些死亡的人中, 有相当数量是死于刑讯逼供等非自然死亡的, 因为现有确凿档案文件证明, 在“大清洗”时期经斯大林批准, 是准许实施肉刑取供的。

第三, 这个时期因政治原因自杀了多少人尚无统计数字, 这恐怕永远也难以统计清楚。但就目前所知, “大清洗”时期是有许多人自杀的。

当然, 在“大清洗”中非自然死亡和自杀的人, 是不能同经批准被枪决的人等量齐观的。但了解非自然死亡和自杀的人数这一情况, 可以对“大清洗”无辜牺牲者的数量做一个更准确的了解。不了解集中营和监狱中的非自然死亡和自杀的人数, 就难以计算在“大清洗”中无辜牺牲者的数量。

4.在“大清洗”的高潮 (1937—1938) 中一共有多少党员受到迫害?

1991年, 苏共中央监察委员会负责工作人员卡特科夫宣布, 在1937—1938年受迫害的人当中有116885名共产党员。25但是俄罗斯学术界研究“大清洗”问题的主要学者之一瓦季姆·罗戈津认为, 这是一个“明显被压低了的数字”。其理由是:第一, 大部分受迫害者在被逮捕之前都是遭开除党籍处分的, 这样, 在侦查案件和判决的过程中, 这些人就是作为非党员对待的。当时这种情况很普遍:共产党员在被逮捕前, 该党员所在的党组织成员往往被召到区委会并被告知:“你们应当把这个人开除出党, 否则, 他就会怀揣着党证被逮捕。”26所以, 先开除后逮捕, 这个人就不是作为被捕党员统计上报了。

第二, 在受迫害的人们当中, 有几十万人是在以前历次清党中被开除出党的, 这些人当然都没按被捕党员统计上报。斯大林在1937年2—3月中央全会上就讲过, 从1922年起, 全国共有150万人被开除出党。27由于这种情况, 在一些地区和许多企业被开除出党的人比党员还多。在30年代中后期的这次“大清洗”中, 因为打击的重点对象是党内的反对派, 所以, 对这类以前被开除出党者, 内务部机关尤为“关照”是必然的。

鉴于此, 罗戈津认为, А.Д.萨哈罗夫公布的资料较接近实际:在1936—1939年共逮捕了120万以上的共产党员, 这占了当时党员总数的一半。

这个数字所以比较接近实际, 可以分别由1934年第十七次党代表大会和1939年第十八次党代表大会党员统计数字的对比中做出判断。十七大前夕 (1934年4月) 全国共有正式党员1872488人, 候补党员935298人;而到十八大前夕 (1939年3月) , 正式党员反倒减少到1588852人 (这时候补党员为888814人) 。29试想, 如果没有1934—1938年期间对党员大规模的清洗, 而所有候补党员基本上都转为正式党员, 那么, 十八大前夕全党就会有近280万党员。当时, 党员的自然死亡率也不可能高, 因为90%的正式党员和100%的候补党员, 年龄都在50岁以内。加上1936年到1939年起码又发展几十万党员, 到这时, 从道理上全国起码应有300万党员。可这时正式党员反倒减少到150多万。从这个数字可见, “大清洗”期间, 受迫害党员的数量是巨大的, 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见到更具体的统计数字。

从具体地区党员在“大清洗”期间损失、减少的数字来看, 也可印证上述情况。拿乌克兰为例, 乌克兰共产党的党员在1934年为45.6万人, 1938年则减少到28.6万人, 缩减了几乎40%。

应该指出, 在“大清洗”中受迫害的党员中占比例最多的是在1922年以前入党, 甚至是在1928年以前入党的人, 所以俄罗斯学者瓦·罗戈津说:“上面列述的资料表明, 托洛茨基的这一思想是正确的:‘为确立那种可恰当叫做斯大林式的制度, 需要的不是布尔什维克党, 而倒是铲除布尔什维克党’。”31如果联系到“大清洗”中对十七大 (1934年) 代表和这届中央委员的清洗, 更能说明这个问题。在十七大选出的139个联共 (布) 中央委员中, 有89个被逮捕, 尔后几乎全部被枪决, 被肉体消灭者占总数的64%。在1966个十七大代表中, 有1108个在“大清洗”期间消失, 占代表总数的56.36%。十七大一届中央全会产生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共15人, 到十八大 (1939年) 只剩下7人。看看从中央最高领导层到广大党员队伍的变化, 不足以说明“大清洗”后的联共 (布) 已经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党了吗?

5.应该怎样计算和统计“大清洗”受迫害者人数所占的人口比重?

俄罗斯学者罗戈津说, “大清洗”高潮时期的1937—1938年, 被判刑的政治犯不到当时全苏人口的1%。似乎比例不高。且不说这位学者在统计政治犯时忽视了30—40年代许多被归入“刑事犯”统计的人实际属于政治犯这一普遍情况, 因而大大缩小了政治犯的绝对人数;而尤其要强调的是, 用政治犯数目同全国总人口作比较来计算百分比, 是很不恰当的。如果说罗戈津在其他问题上对“大清洗”有相当研究的话, 他仅仅通过这两个数字的比例, 仅仅用这一指标来说明政治犯比例不高的问题, 则是缺乏深思熟虑的, 非常不恰当的。

让我们看看对怎样计算和统计“大清洗”高潮中被捕人数所占比例的问题有深入思考的两位俄罗斯学者的看法。上面提到过的那位学者泽姆斯科夫同梁赞“纪念受害者”协会协调委员会主席斯捷潘诺夫, 曾认真讨论过怎样计算这种比例的问题。他们指出了三种方法:1.“大清洗”高潮时期被判刑的政治犯人数同全人口之比;2.“大清洗”高潮时期被判刑的政治犯人数同16岁以上成年人口之比;3.“大清洗”高潮时期被判刑的政治犯人数与有独立活动能力人口之比。

1937年进行过一次人口普查, 当时苏联总人口是1.62亿人;14岁以下者占总人口37%, 32即近6000万, 再加上15岁年龄段的人, 大约为200万, 这就是说, 当时16岁以下未成年人约为6200万;16岁以上的成年人口为1亿左右。而有独立活动能力的人口则为7790万人 (1937年1月) 。33——以上提供了三种计算方法的分母, 而1937—1938年主要以政治理由逮捕的人数, 按照泽姆斯科夫在档案基础上的严格计算, 最少为250万。这样, “大清洗”高潮时期被判刑的政治犯人数同全人口之比为1.54%, 同16岁以上成年人口之比为2.5%, 同有独立活动能力的人口之比为3.21%。

但是, 不应当忘记, “大清洗”中被逮捕的多为社会精英, 包括政治精英、知识精英、科技精英和文艺精英等。仅仅以大多为社会精英的被捕者人数同各个范围的全社会人口来做比较, 是不能完全说明被逮捕规模之严重性的。应该是同类职业或同类属性人口相比较, 才更能说明问题。上面我们大体把被捕党员与当时党员总数做了比较, 就可看出党员被逮捕的实际规模, 我们还需要继续探讨:被捕知识分子在整个知识分子中的百分比是多少?被捕科技人员在整个科技人员中的比例又是多少呢?被捕教师在整个教师队伍中的比重是多少呢?被捕经济管理人员在整个经济管理层又占多少比例呢?等等。这样一比较, 就可更加清楚地看出“大清洗”的规模。但是, 在目前研究阶段, 俄罗斯学术界还没有给我们提供上述几方面的可靠的统计数据。但也有一些情况透露了出来, 比如, 有些研究室和教研室被逮捕人员过半, 一些工作已经无法正常开展。又比如, 苏联在二战前和二战期间曾设立各种监狱研究所、监狱设计中心, 就说明有些重要研究项目在监狱之外已不能正常进行, 而必须转移到监狱之内来实施了。这从个别、局部单位说明了逮捕的规模, 至于从整体上看, 在文化教育、科技、文艺、经济管理等领域受迫害人数和规模有多大, 则有待于从今后分门别类的研究和档案资料中求得答案。但可以肯定, 如果在这一统计范围内计算比例, 其被迫害规模是不会小的。

6.jpeg

6.苏联时期历次社会政治运动清洗的规模有多大?

在档案公布以前, 对苏联时期的关押数字、镇压规模曾有估计过高的情况。这是由各种原因引起的, 首先, 是缺乏资料, 不得不从各种零碎资料中去寻求整体概念;其二, 是由镇压和清洗事发当时的情势引起的心理原因和后续影响造成的;其三, 也与概念歧义和语义含混不清直接相关;其四, 当然也同西方和俄罗斯某些民主派人士过分夸大的倾向有关。

在公布档案和研究的当前阶段, 我们通过依据档案数字编制的两个统计表, 再将这两个统计表有关数字加以汇总, 就可以大体窥见苏联时期政治清洗的规模。

从“集中营总管理局 (即古拉格) 犯人人数 (每年1月1日情况) ”统计表中, 我们可以看出1934—1953年每年1月1日和1933—1952年每年12月31日苏联全国劳改营和劳改教养营在押人犯的数字;从“苏联监狱在押犯人数字 (每月中旬资料) ”35统计表中, 我们能够看到1939—1948年每年1、3、5、7、9、12月, 各个月份中旬全苏监狱在押犯的数量。我们把这两个表中相同年份相同日期的集中营 (包括劳改营和劳改教养营) 在押人数和监狱在押人数加在一块, 就可得到每年1月1日到1月中旬、每年12月中旬到12月31日集中营和监狱的在押人数。

在这些年份中, 每年1月1日到1月中旬关押在全苏集中营和监狱的在押人数, 最少时为1944年的1335032人, 最多时为1948年的2475385人, 平均每年在此期间关押的人数为1961856人。但这是仅限于关押在监狱和集中营犯人的总数, 并不包括特别居民点和其他关押劳改、监管机构里的犯人。

我们用类似方法也得到了1953年1月1日在集中营 (包括劳改营和劳改教养营) 被关押和在特别居民点被监管的总人数。1953年1月1日关押在集中营的总人数为2468524人;从1952年和1953年之交苏联国家安全部第九管理局进行的详细普查中我们又知, 1953年1月1日特别居民点总人数为2753356人。36也就是说, 这时集中营和特别居民点共在押和监管5221880人, 但我们尚缺少这时关押在监狱的犯人的总人数, 因此, 到目前为止, 这一时间点上的在押人数也还不太完整。

所以, 鉴于目前俄罗斯学术界对苏联“大清洗”时期和整个苏联时期清洗、镇压情况的档案清理和研究工作尚未完结, 而特别是各地区的统计、研究工作尚在进行当中, 对目前所得到的有关统计数字, 一方面要看到它们在一定范围的真实性, 但另一方面, 不能将它们绝对化, 还有待将来的研究统计成果来做进一步的补充和校正, 使之更加完整、更加符合实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