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094|回复: 0

读吴官正《难忘那夜的秋雨》有感

[复制链接]

1111

主题

2071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47553
发表于 2019-9-9 10: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吴官正同志年少时,家庭遭受“人情薄如纸”一幕,不由得想起我家在文革年代的遭遇。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整个国家和人民经历了三年困难时期,我家也毫不例外过着苦日子。为了生计,父亲做豆腐生意,维持一家生活。由于父亲好客,家里天天亲朋满座。虽然家底薄,但克己为人,宾客至上,所以在外人看来,以为我家很有钱。本大队(现在叫村)一唐姓人结婚,向父亲借钱,父亲对那人说,我家小本生意,并无余钱,你收到礼钱后,晚上必须要还,因为要钱周转。唐某答应了。然而到了晚上没有还,卖黄豆给父亲的人要现金,父亲急得团团转。

    第二天早上,父亲去找唐某要钱,唐某竟强词夺理,推三赖四,争执中父亲依理训了他一顿。没有想到,唐某居然为此积怨成仇,伺机报复。到文革时,唐某当了大队的治保主任,把我父亲打成阶级敌人,捏造历史反革命分子等五大帽子戴在父亲的头上,我们一家就此跌落万丈深渊,走到哪里,都是白眼,包括自己的一些亲戚,也与我家划清界限,避之唯恐不远。万恶的大队干部,一年分春、夏、秋三次批斗、毒打父亲,父亲多次被打得死去活来。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这些腐败分子,把大队的产业吃光了,想出一个黑主意:对本大队所有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家庭罚款,少则几十元,多则三百多元。当时我家就被罚300多元!为此,有如欠下了阎王债。那时节,我们家   一年从头到尾,到年终决算时,家里都是负债。因为你再努力,同等劳力每日出工别人十分,你地富反坏右分子绝对低人三等,只有六分、七分、八分,总分少,工值低,无论怎样算来算去,都是见黑不见红。那时厉行割“资本主义尾巴”,除了集体,断绝了任何收入门路,五类分子家庭只能被迫老实改造,别无生路。

    我们家陷入了如此空前灾难。好在父亲当过国军,参加过抗日别动队,也当过新中国武警,硬挺过来了。家里没有值钱的,为凑齐罚款,父亲只好忍痛把刚从新宁县买回来的、被冰雪压断的树枝条当材料,做成的家具卖掉。加上东借西借,才凑了140多元,离300元缺口太大,全家终日惶恐,想到黑恶大队干部的淫威,担心难以过关。后来,有的家庭成员不堪重负,吓得自杀了。这些腐败分子们害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心虚了,才停止罚款。

    每每想起这一幕,都让我心中无比悲怆,泪流满面,现在想起当年的人际关系,岂止是人情如纸薄?哪里有人情?只有人祸,只有罪恶!真叫人心寒胆颤。幸亏叫停了文革,我家才摆脱了厄运,中国才告别了浩劫,走出了不幸。

    感谢改革开放,国家重建新秩序,人间真情回归社会。唯有依法治国,国家才能向前发展,百姓才有人权保障,才能享受公平正义的阳光。
   
    原中央政治局常委、纪委书记吴官正:难忘那夜的秋雨!

1.png

作者简介:吴官正,1938年8月出生,江西余干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原中央政治局常委、纪委书记。


       1950年深秋,我母亲到亲戚家赊了头小猪来养。大约过了不到十天,亲戚家的掌门人来到我家,对母亲说:“我是来看弟弟的,顺便来收你赊的猪崽钱。”母亲说:“现在确实没钱,等筹到钱一定给您送去。”这位掌门人没有说行还是不行。接着,她指着我家的破屋说:“我的亲戚现在住的都不错,就是你还住牛栏,这么破,这么矮,狗都跳得过去。”晚上,父亲知道了,大发脾气。好像猪崽也听懂了似的,不停地叫。父亲骂母亲没骨气,怨亲戚无情,也恨自己没用,坚决要把小猪送还人家,宁愿饿死,也不低三下四。母亲没办法,要我同她一起在小猪脖子上绑了根绳,牵着赶回亲戚家。已是凌晨二时许,秋风瑟瑟,细雨绵绵。


       我在前面牵着小猪,母亲在后面吆喝。快走到村西两棵大樟树旁时,想到这里曾枪毙过一个恶霸、一个反革命,那个恶霸被步枪打穿了胸脯,血肉模糊;那个反革命被手枪打碎了脑壳,脑浆迸溢。因曾亲眼目睹,感觉十分恐怖。顿时我双腿发软,走不动了,吓得哭了起来。母亲也难过地哭了,安慰我说:“不要怕,哪里有鬼?就是有鬼,也不会吓我们这样的穷人,我活了四十多岁,受过人的欺侮,没有受过鬼的欺侮!”我心里好像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慰,又好像吃了一颗壮胆药.再往前走了约一百米,又看见村里一个被邻村杀死的人放在棺材里,并用砖垒了一个小屋,说是报了仇才能下葬。我又害怕起来,但还是硬着头皮,牵拉着小猪往前走。这家伙不停地叫,好像是为我们壮胆,为我们叫苦,抑或是抨击人情太薄。


       再往前,要翻过一座山,走二里多长的山路,这时雨下得更大了,身上也湿透了。走在山路上,忽然窜出一只动物,不知是狼是狗,吓得我胆战心惊。母亲说:“不要怕,你是个大孩子了,畜生不会伤害我们。”快到西北边山脚下时,看到一大片坟墓,大大小小的坟堆,好像大大小小的土馒头。母亲说:再走一会儿就出山了有我在,你不要怕。”我想到母亲可怜,又呜呜地哭起来。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小猪送到亲戚家,这时天才蒙蒙亮。掌门人淡淡地说:“把猪关到栏里去,你们吃过早饭回去吧?”我们全身湿透了,像落汤鸡,一夜折腾得够呛,连水都没喝一口,肚子早饿了。但母亲只轻轻地说了句:谢谢,我们还要赶回去。”在往回走的路上,天先是阴森森的,慢慢地亮了些,秋雨袭来,身上不时打寒噤。回到家里,看到我们可怜的样子,父亲没做声,转过身去,不停用手抹眼泪。母亲赶紧把我的湿衣服换了下来,都是打补丁的旧土布衣服。父亲煮了一锅菜粥,桌上放了一碗咸芥菜,也没放油。父亲说:“哼,人穷盐钵里都会长蛆。”


       母亲对我说:“你都十多岁了,家里人多,几亩地又打不到够全年吃的粮食,你爸爸也忙不过来,不要再去读书了,好吗?”我没做声,放下碗,倒在床上哭。父母心软了,让步了,又说:“是同你商量,你硬要读就去读,反正我们穷。”我爬起来,饿着肚子就往学校跑,母亲把我追了回来。这天傍晚,乌云密布,秋雨扑面,可晒场上的那棵松树,还是那样刚劲,不管严冬还是酷暑,总是那么挺拔。吃晚饭时,父亲突然问:“你能读个出息来吗?今后能不能当上小学教师?”我说:“不知道,只要你们允许我读,我会努力的。”这时,母亲发现我发高烧,赶紧烧了一大碗开水,叫我全都喝下去,盖上被子把寒气逼出来。


2.jpeg


       窗外秋雨仍下个不停。秋风从船板做的墙壁缝中往里面灌,冷飕飕的。看到父母骨瘦如柴,岁月和苦难在脸上刻满了忧愁,我鼻子发酸,眼前一片漆黑。再看自己皮包骨头的手,像鸡爪子,皮肤像那两棵老樟树的皮。有人说:“求人比登天难,人情比纸还薄。”


       这虽不是生活的全部,却也道出了世态炎凉。童年经历的人间苦难,令我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感同身受,格外关注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我自认为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尤其懂得知恩图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我也来说几句吧!人生苦短何必为这小事儿记仇呢?开朗就好、想开一些、看开一些。其乐乐不如众乐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