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806|回复: 0

特朗普该如何驾驭白宫"四人帮"

[复制链接]

1170

主题

2130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49840
发表于 2019-7-14 19: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国安顾问博尔顿和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为代表的白宫"四人帮",在特朗普政府内政外交方面扮演各自的角色,彼此职能有重叠,也有冲突,但大方向都是将特朗普带离特朗普想要推进的外交及国安路线。当然,由于白宫"四人帮"并非一股绳,所以他们提供给特朗普的路线选择也不是统一的,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也能根据自己的好恶和利益取舍,走自己的路,不过度受制于"四人帮"整体或任何一人的误导。

之所以将他们四人归为白宫"四人帮",主要是他们所代表的不同价值理念对美国外交都有一定的影响,而且每个人都有影响美国外交路线的野心,甚至説抱有更高的政治抱负。

彭斯(Mike Pence)作为副总统,一般没有实权,其话语权大小完全取决于总统授权。在关键危机时刻,特朗普(Donald Trump)都会选择彭斯出面,表达强硬立场。比如,2017年朝鲜发射导弹和举行核试验时,彭斯(而非当时的国务卿蒂勒森)多次公开露面,发表强硬声明;2018年中期选举前夕,为了保住共和党在国会的领导权,彭斯甚至配合特朗普,在美国智库发表演説,高调批评中国政治体制和经贸政策。除了外交场合,彭斯在一些内政议题上也坚持强硬的宗教保守主义色彩,赢得极端保守派的青睐。




蓬佩奥(Mike Pompeo)算是彭斯的政治盟友。蓬佩奥能够从中情局(CIA)局长职位空降至国务院,替代当时的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离不开彭斯的举荐。当然,蓬佩奥和彭斯都是共和党保守运动“科赫兄弟”资助的候选人,鹰派立场基本上重叠。蓬佩奥担任国务卿后,曾积极帮助特朗普搭线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但是,第二次特金会过后,朝鲜官媒批蓬佩奥狂妄,希望特朗普替换蓬佩奥。与此同时,蓬佩奥频繁介入中国香港、新疆、台湾事务,多次无端指摘中国人权和民主问题,也引发了中国政府的不满。

也就是説,中朝两个特朗普非常注重的两个外交对象,都不喜欢蓬佩奥。

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是贸易问题上的政治盟友,意识形态色彩极其浓厚。不过,和纳瓦罗不同,莱特希泽牵头同中国的贸易谈判,期间少不了展现弹性,做出必要的让步,以满足特朗普尽快同中国达成协议的要求。包括大阪特金会后特朗普部分解禁华为的举措,莱特希泽也不得不勉强接受。

但纳瓦罗不同,此人对中国的歧视是根深蒂固的,他所秉持的经济学理念完全和世界主流经济学以及中国经济发展经验相悖。他提供给特朗普有关美国经济正经历繁荣的经济数据,不一定被主流经济学家所接受。特朗普一直夸美国经济处于历史上最好水平,大多是受了纳瓦罗等人的误导。

博尔顿(John Bolton)强硬好战。时至今日,他依然拒绝承认伊拉克战争是一场错误,而且妄想把战火引向伊朗,好在特朗普及早察觉,驳斥了相关增兵中东的计划。可以説,美国左右两派的人,包括主流民意,都不喜欢博尔顿。另外,博尔顿几十年来一直将朝鲜、俄罗斯和伊朗视为美国的敌人,但在特朗普眼里,俄罗斯和朝鲜反而是伙伴,俄朝领导人更是他的好朋友。

由这四人组成的四个帮影响着美国的外交决策,特朗普利用他们的同时,也不得不避免掉入任何一方的泥潭。

特朗普执政近三年来,内政外交建树不多,但引发的乱局不少。通过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和权力分配以及频繁制造和转嫁危机,特朗普勉强度过了危机和各种调查,并最终将自己的执政重心转向了2020年的连任竞选。也就是説,今后一年多,一切内政外交发力,都首先要考虑能否助其成功连任。和过去两年利用鹰派树立强硬形象或领导力不同,现在连任竞选的特朗普,更多会转向国内事务,巩固选民基本盘。

对于外部事务,特朗普只能宣传自己的政绩,即便是营造外部的危机感,也要远离战争边缘,否则反战的美国选民必然会倒戈。所以,特朗普自然会重用更多温和派。即便是最为棘手的外交难题,特朗普也要用柔和的姿态来处理,朝鲜半岛问题就是如此,中美贸易战也是如此,美伊对峙更如此。

这样的话,白宫"四人帮"的地位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即便职位不发生变化,话语权也会被迫做出调整。比如,因为经过三次特金会和习特会,特朗普采取了和中朝和解的姿态,"四人帮"就要有所收敛。

和金正恩的会面,特朗普暂时达到了让朝鲜不再试核射导的“成果”,这已经足以让他对选民有所交代。前三次特金会,特朗普是加分的。但第四次的特金会,绝对不能继续延续前三次“纯粹为了见而见”的模式,必须要有实质的内容,比如讨论逐步取消制裁、美朝关系正常化以及朝鲜是否以及如何弃核的问题等,否则只会给特朗普减分,毕竟国内左派很多人依然反对特朗普的对朝和解。

这种和解姿态或路线,必然和博尔顿和蓬佩奥等国安会鹰派的立场无法调和。

中美贸易战也是如此。贸易鹰派莱特希泽等人,都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一直在操弄“政治”,使它服务于自己的利益。无论纳瓦罗和莱特希泽有什么样的个人理想诉求,他们需要把握一个平衡,也就是个人理想、野心和总统利益之间的平衡。莱特希泽这位昔日曾让日本低头的谈判专家,其实也希望达成一个特朗普接受的贸易协议,为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

就近来不断升级的美伊紧张关系而言,博尔顿和蓬佩奥一直希望伊朗发生颜色革命,以政权更迭的方式扫除伊朗威胁。从建议特朗普撕毁伊朗核协议、抵抗对伊外交、到醖酿向中东派兵,他们似乎一步步将美伊拉向战争边缘。好在博尔顿等幕僚增兵中东的计划,也被特朗普驳斥。拒绝和伊朗军事对抗,也将是特朗普连任竞选坚持的一条线。

所以,特朗普接下来要想继续推进半岛问题上有所作为,要想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谈有所成,要想在伊朗核问题上避免开辟另一个中东战场,就必然要警惕白宫"四人帮",限制四人在相关领域的话语权。这或许也是特朗普对白宫权力进行洗牌、藉机换掉鹰派的一个契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我也来说几句吧!人生苦短何必为这小事儿记仇呢?开朗就好、想开一些、看开一些。其乐乐不如众乐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