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17|回复: 0

当留守儿童遭遇无业游民:双重风险下的失踪女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两天,浙江杭州郊区9岁女童被广东化州一男一女带离失踪一案,引发了全网的密切关注。目前,带离女童的梁某华(男,44岁)和谢某芳(女,46岁)已经沉湖自杀,而女童则下落不明,宁波警方已经组织警力和民间搜救队,将搜索范围扩大到了象山县海岸。

在失踪案立案之后,全网都通过视频监控了解到了梁某华和谢某芳带走女童的全过程,包括如何跟女童的奶奶和父亲沟通,中途去了福建游玩,后来又出现在宁波,甚至逛了某一个商店,试图买哪一件衣服,都有着清晰的呈现。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不是这对男女选择自杀,他们是很难规避搜查的。

然而,当一对并非夫妻关系的中年男女,以死亡来结束这场涉嫌诱拐女童的计划,纵使有了“天眼”,警方也很难第一时间拯救被拐女童。这对男女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怪异。女方有过两次婚姻;男方同样来自化州,虽已婚已育,但十几年间,从孩子出生到父亲过世,从未回家探望过。

梁谢二人,或欠下巨额外债,或与家人失联,同时又不曾长期供职于某一单位。数月前二人从外地游荡到了杭州郊区的千岛湖镇,先住了一个多月的平价酒店,后因买水果的关系结识了女童奶奶,一来二去,最后成了女童家的租客。杭州郊区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自建了宽敞现代的洋房,女童所在的青溪村隶属于千岛湖镇,有不少外来人口在该村租房。

从现有情况来看,梁谢二人可称“无业游民”。应该说,做无业游民是个人选择,乃至个人权利。但是无业游民,尤其是借助现代交通工具大范围游荡的游民,行为并不好预测。

另一方面,女童所生活的千岛湖镇青溪村亦有一定的特殊性。千岛湖镇起源于新安江水库建设,一方面是一个库区,经济基础薄弱;但另一方面,千岛湖旅游业发展迅猛,对于当地人来说,如果不能在本地谋得一个公职,或者从事旅游行业,外出打工将是更好的选择。女童父亲正是外出打工人群中的一员。这样一来,当地家庭自然要面临一个非典型的问题:如果是中西部农村,青壮年出去打工,留下老人孩子,却没有成规模的外来人口进入;但在千岛湖镇,却同时存在本地人口规模化外流和外地人口规模化流入的问题。

对比可见,中西部乡村地区儿童特别是女童的风险,主要来自熟人作案,包括留守当地的干部、校长、老师等;而在东部欠发达乡村,本地人外流导致孩子成为留守儿童,外地人流入导致儿童特别是女童面临流动人口的威胁。所以,失踪的女童实际上面临着双重风险,一方面是留守,另一方面是流动人口,两种风险叠加,出问题的概率也会激增。

当然,导致女童失踪的具体原因是什么,目前还无定论,只能在宏观上做一些分析。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距离千岛湖镇东北向200公里左右的德清县,两个半世纪前曾经发生过“叫魂妖术”大恐慌,其原因在于清代中期人口暴增,无序流动人口大规模增加,作为江南鱼米之乡的德清,本地人陷入了对外地流动人口试图用法术摄取本地男童灵魂的恐慌。

叫魂之术当然是子虚乌有,但当地村镇对于外地流动人口的恐慌却是真实的。今天,人口流动已经成为常态,也正是因为如此,青溪村村民对于租房给外来人口并未觉得不妥。但遗憾的是,青溪村并不像当年的德清县,本地人处在一个完整的网络之中,父亲和母亲的外出打工(加之婚姻破裂),令女童成为双重风险下的生存者。作为老人家,女童奶奶对风险的浑然不觉很难苛责,而女童的父母没能为女儿营造相对安全的保护网络,确实令人遗憾和痛惜。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