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526|回复: 0

公安局长入股涉黄场所 还找人帮忙“顶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1 08: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月10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登了一篇新闻报道,讲述了湖南靖州一家名为“金海湾”休闲酒店的涉黄场所覆灭的故事。一家涉黄场所在扫黄工作中覆灭,本身算不上什么新闻,然而,这家“金海湾”酒店,却与一般的涉黄场所大有不同,在“来头”和“背景”上厉害得很。原来,这个“金海湾”背后的金主老板,不是别人,正是当地的原副县长、县公安局原局长杨建国,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陈再安,以及某派出所原负责人杨春。

只看这个名单,恐怕没人能想到,这竟然是一家涉黄酒店的“股东名单”,如果对不知情的人说这是一份“扫黄工作领导名单”,恐怕都有不少人会选择相信。毕竟,名单上这几个人,在当地都身居要职。身为县公安局的正副局长,以及派出所的负责人,这些人的职责,本应是领导包括“扫黄”在内的各项执法工作。然而,这些人竟然一边打着“扫黄”的旗号,一边自己经营起了涉黄的买卖,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2016年2月,“金海湾”休闲酒店正式开业。然而,这家一开业就“不走寻常路”,虽然表面上主营业务是住宿、足浴、按摩,但事实上却暗藏yin*h色情服务。蹊跷的是,在其他“同行”三天两头被靖州公安“扫黄”,不得不关门整顿的时候,“金海湾”休闲酒店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生意反而更加火爆。树大招风,群众对“金海湾”的举报不断,可当时的靖州县公安局却一直按兵不动,引发了不少争议。

不过,了解了“金海湾”背后的股东究竟是谁的我们,自然不难明白,为何这家酒店能够在历次扫黄中“岿然不动”。“金海湾”的经营者储某很久以前就认识时任公安局长的杨建国。看到杨建国当了县公安局局长,他觉得发财的机会到了,便邀请杨建国等人入伙,充当其“保护伞”。在储某承诺的高额分红诱惑下,时任靖州县公安局局长杨建国、副局长陈再安、某派出所负责人杨春分别投资20万元,入股“金海湾”休闲酒店,而这一“入股”行为,也让他们正式结成了攻守同盟,成了沆瀣一气的“同伙”。

杨建国等人入股“金海湾”以后,靖州公安机关立即展开了看似火爆的“扫黄”行动,一举查封了大量涉黄场所。然而,这轮“扫黄”行动的目的,却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从一开始就不是冲着净化市场环境去的,而完全是为了消灭“金海湾”的“竞争对手”。然而,聪明反被聪明误,也正是这样的举动,让唯独没有被查封的“金海湾”成了“和尚头上的虱子”,在群众中引发了强烈的不满。

面对举报,杨建国一方面要求“严肃查处”;另一方面又打电话叮嘱储某当心被查处。在上级几次交办的情况下,作为县公安局一把手的杨建国利用手中权力包庇掩护,甚至将上级领导重要批示原件,拿给储某拍照,泄露机密。最恶劣的是,当纸终于包不住火,上级机关终于查到了“金海湾”头上的时候,杨建国竟然还安排了一出“顶包”大戏,让别人替储某去顶罪。不过,最后也正是因为这出“顶包”大戏演砸了,杨建国才终于露出了马脚。

2016年9月,怀化市公安局排除干扰,异地用警,突袭“金海湾”休闲酒店,抓获了多名犯罪嫌疑人。事后不久,靖州县公安局就将“酒店老板”移交给了怀化市公安局。没成想,被抓获的“酒店老板”在得知可能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的消息后,突然主动向检察机关反映,自己是受人指使,来顶包的。2017年3月,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将问题线索移送怀化市纪委。杨建国等人打造的这条黄色利益链,也终于大白于世。

最终,杨建国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8年10月,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9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陈再安等人也受到纪法严惩。这伙人终于为其恶行付出了代价。其实,纵观以往案例,便会看到,本应负责“扫黄”的公安局长亲身涉黄的事情并非孤例,在利益的诱惑下,难免有人选择铤而走险。不过,这些人最终都难逃党纪国法的制裁。

2018年,河南省通报了6起“保护伞”典型案例。其中一起案例表明,2012年11月至2018年2月,成健利用其担任郑州市公安局上街区分局政委、洁云路分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社会人员赵强、苏进军、吴文生所送贿赂,并为上述人员经营的“亿元动漫城”“伯爵国际娱乐会所”“久泓动漫城”等涉黄赌毒场所提供保护。连同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18年7月5日,经郑州市纪委监委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成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

更早之前,一度因为黄色产业密集而名声不佳的东莞,更是不乏类似案例。2012年,在东莞大规模“扫黄”的过程中,有关部门发现,在东莞报警举报涉黄问题,经常会遇到“报警不出警”现象。当时,央视评论指出:这是东莞的色情产业“得到了更高级别的默认或者允许”的表征。最终,在有关部门的努力之下,东莞市中堂公安分局局长何成、黄江公安分局局长邓金祥等一批司法人员都为“涉黄”违法行为提供保护伞的职务犯罪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这些涉黄的警方人员,一边“扫黄”,一边涉黄,把左右互搏的技术玩的炉火纯青,以至于动辄上演“我扫我自己”的荒唐戏码。这样的“扫黄”,注定不会取得任何成果。这些典型的“两面人”潜伏在警察队伍里,对社会治安与法治贻害无穷,对此,有关部门还需加强警惕,严厉查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