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5403|回复: 1

等 待(散文)

[复制链接]

1016

主题

1497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129
发表于 2019-3-23 18: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浩然 于 2019-3-23 18:34 编辑

             等   待(散文)       郑海泉(11)
              
    惊蛰已至,万物复苏,这天下午我去理发店理了一个发,就像一只冬眠的动物,抖落一身的沉寂,舒展一身的筋骨,准备轻松地去沐浴那春雨的滋润,去聆听那春雷的鸣响,去享受那属于自己的万种春情。
    四点钟左右,我回到家里,换下穿了半个月的沾满汗渍的内衣和油乌发亮的外衣,准备痛快地洗一个澡,再精神焕发地去拥抱春天的美好。
可是,美好却被一个小小意外碾得粉碎!
    当我褪去腌脏,原形毕露地进入浴室,随手关门时,突然那个半"0"形的门把手断裂了,只剩下一个圆形的金属疙瘩。我心里顿生一丝不快,美好的心情飘过一片乌云,蒙上了一层阴影,心中怨恨不法商人生产的这种伪劣产品祸害消费者。但却也没太在意,想想没有必要小题大做,认为大不了换一把门锁而已。于是我打开莲蓬喷头,打湿身子,又是洗发膏,又是沐浴露地把全身洗了个遍,当我搓尽污渍,洗净皮囊,揩干躯体,准备出浴时,问题来了,浴室的门怎么也打不开了!把手断了,断裂的金属圆头怎么也使不上劲,任我怎么拧也拧不动,坚硬的残端把手掌磨出了血也无济于事。
    我赤祼的身体感觉越来越冷,于是重新又打开了浴霸,让浴霸的温暖来驱散围绕着身边咋暖还寒的凉气。
环顾四周,浴室里除了一团雾水,什么也没有。如果有一把扳手或者老虎钳什么的工具,我就可以利用它的扛杆原理轻易地把门打开,可是没有,那仅仅是我的一种强烈愿望而已。
    突然,我眼前一亮,看见了凉在墙上搓澡的毛巾,这可是一个好东西,是一根救命的稻草。于是我把它取下来,小心地包在断把手上,再使劲地拧,可是尽管我费尽心力,拧出冷汗,门把手仍然纹丝不动。
    我开始烦躁了,我想叫老伴从外面把门打开,可是她不在家里,她在楼下女儿的诊所里悠闲自得地烤火,作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老伴已经被困在了浴室里。尽管她患糖尿病并发了老年痴呆症,需要我时刻照顾她,可是,此时此刻,我是多么地想念她,关健是时候,她还是有一点用处的,能解燃眉之急!
    我想给女儿打电话,让她叫母亲上楼来为我开门,可是手机放在卧室,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如今这世界,没有手机,你将会与社会失联,束手无策,犹如瞎子丢了探路的棍子,寸歩难行。
我想找路人求助,我把浴室的窗户打开一半,顾不得往窗口灌进的寒风侵肌,把头贴在防护栏上,用眼睛往小区的路上扫描,希望发现一个熟人,哪怕是一个关系不太好的人,或者是过去有意见的人也行,只要他能帮我带句话,叫老伴上来给我开门就行,那他就一定是我的贵人,甚至是我的爷爷都行。可是这一天就是奇怪,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突然,楼下一个读小学的男孩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他捧着一部手机,坐在街沿边低头赏玩。我像见到救星一般向着他拼命呼喊:“喂,俫仔,小俫仔……”可是,也许由于距离太远,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我不死心,因为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于是我继续声嘶力歇地大声呼叫:“俫仔,俫仔……”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没有听到,那男孩把头抬起来,向四周环顾一阵,又低头玩起了手机。是的,他怎么看得见远在三楼浴室里那护栏内的一颗苍老的脑袋呢?可是我却看见屋子里走出来一位老奶奶把她孙子的耳朵拎起来拉边屋里去了,小路上又是空无一人了。
    望着浴室四周冰冷的墙壁,我彻底绝望了,真正体会到“上天天无路,入地地无门”这句话的含义了。我想撞破那门玻璃,可是我手里没有任何工具,如果用手去推,用脚去踢,一定会被划得鲜血直流。我想撞墙,撞开一个洞,我就能回到春天里,可是我怕痛,况且那墙太厚,我就是撞死,也撞不开啊!
    我大声地喊叫,企图让别人听到,可是任我喊破喉咙,也没人理会。
    我像一头困兽在浴室里狂燥不安地行尸走肉,可这又有什么用呢?转念一想,我自我安慰道:“安静、安静,淡定、淡定,总会有办法的,不可能就这样死在里面的,最多六点钟,女儿诊所关门时,老伴就会回家,既然如此,任何狂燥绝望只能是徒劳无益,最好的办法就是耐心地等待。”
于是,我把燥动不安的心撫平,耐心地蹲在冰凉的地面上等待,等待老伴的回家,等待老伴来为我开门。
可是等待的时间何其漫长,何其无聊,何其难熬,没有希望的支撑,是很难坚持下去的,我坚信老伴一定会回来解救我的,于是,我坚持着,憧憬着,等待着,盼望着老伴回家的那一刻。
    我想看手机,和朋友们聊微信,打发这难熬的等待,可是没有手机,手机放在卧室里,我无可奈何。
我想看书,和大师们对话,缩短这漫长的等待,可是书在书房里,我鞭长莫及。
    对,唱歌,唱歌是个好办法,唱歌可以忘却等待的无聊,并且它无需借助任何道具,于是,我清了清嗓子,忘乎所以地唱起了《等待》——

我为什幺还在等待,我不知道为何这样痴情,明知辉煌过后是暗淡,仍期待着把一切从头再来,我们既然曾经拥有,我的爱就不会停留,每个梦里都有你的梦,共同期待一个永恒的春天,——春天。
   
    我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地吟唱着这首不太熟练的《等待》,也在心中等待着走出浴室的那一刻。
    约摸两个小时过去了,这是何其难熬的两个小时,简直就是度日如年。终于歌声中我欣喜地听到客厅有了动静,我知道老伴回家了。于是,我使劲地敲门,敲了半天,反应迟钝的老伴才慢悠悠地打开了浴室的门,看着我赤身祼体、茫然无措的狼狈像,老伴惊愕地楞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我终于又走进了春天里,走出小门的那一刻,我真有一种劫后余生,重回人间的快感!
    是啊,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身处逆境之中,千万不要绝望,而耐心地等待,就会等来一个转变的契机,就会迎来一缕希望的曙光,就会期待一个永恒的春天。
                                               己亥惊蛰之夜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6

主题

1497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129
 楼主| 发表于 2019-3-23 18: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郑先生。该文作“随笔”处理更好。希望再自然一点,精炼一点·,多给读者以想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