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5613|回复: 0

湖南破强迫劳动案:解救十人,助失散17年父子团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0 09: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湖南、黑龙江、云南、广东、河北等地的11名男子,因为身体或精神缺陷,当他们独自在外时,一个叫向某权的人将目光锁定了他们。向某权把他们“捉”到他位于湖南保靖县的家中,夜晚关在牛棚内,白天放他们出来修墙坝、种烤烟、锤矿山,干着重体力活。

    1月18日,澎湃新闻从湖南保靖县公安局获悉,该局近日打掉一个农村家族恶势力强迫他人劳动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4人,解救被拘禁强迫劳动的受害人10人,这些受害人大部分为智障或聋哑人员。目前,保靖警方已对犯罪嫌疑人向某权等人以涉嫌强迫劳动罪,向保靖县检察院申请批捕。

失踪8年,原来在邻县干苦力

    2018年7月,一个又喜又悲的消息,在湖南省花垣县长乐乡苗家小村寨里炸开了锅。

    该村失踪8年的老龙找到了。多年来,不管与龙家有没有关系的村民,只要有空进城,或者是去保靖、古丈等周边县城,甚至是到吉首、怀化、重庆等地,大家都会留意身边过路的收废品的男子,希望能遇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失踪时37岁的老龙,智力上虽有些缺陷,但能自食其力,通过收废品贴补家用。

    可是人海茫茫,老龙一直下落不明。家里人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去年夏天,乡亲就在离村子十多公里的花垣县城找到了老龙。

    但是,一家人久别重逢,含泪相拥后,问起这几年的经历,老龙却语无伦次了:失踪这8年,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被关在邻县保靖野竹坪乡的“向老板”家,帮他“做功夫”。

15BD97F892A09A8A0369CE181ED7F49BEDF3E81F_size120_w600_h450.jpeg

民警向老龙了解情况。

本文图片均来自

保靖公安在线

    他每天给“向老板”放牛,帮他种烤烟、种地、修围墙院坝。近一年来,为了最大程度压榨他和工友的劳动力,“向老板”每天天不亮便开车载着大家到矿场上去“锤矿”。

    这些劳作不但没有一分钱工资,而且当他或工友不听“向老板”指挥时,“向老板”就会随手抄起身边的东西,一顿狠揍,直到大家按要求完成农活。有时,“向老板”不在,负责监工的“向老板”妻子阳某英,甚至还有其十几岁的儿子,和家里的监工吴某菊也动手打人。

    白天他们被“向老板”拉出去做工,晚上就被反锁在黑屋子里。这间黑屋子臭气熏天,曾经是用作牛棚的。屋里没床,只是木板上铺些稻草,几床发黑的、破烂不堪的、散发着臭味的旧棉被胡乱搭在稻草上。

    一年365天干活,无论刮风下雨,没有一天间断过。他们的伙食,是一天两顿红薯。偶尔“向老板”心情好,会让大家在红薯里加少量的米饭,再煮上一些村民地里不要了的菜叶。每当自己的衣服破得不能再穿时,“向老板”便找来村民不要的衣服,让自己再接着穿。

D5FA0489B3626F2182571065A0AFEE34E7064B31_size95_w600_h399.jpeg

关押受害人房间照片。

被骗劳作多年,暴走两日两夜逃离

    8年前,收废旧的老龙又是如何到相距60多公里的邻县“向老板”家去的?

    老龙说,那年夏季的一天,他照例来到花垣县双龙潭大桥处收废品。一名陌生男子走了过来,有一句无一句地聊起天来。聊天过程中,该男子说自己姓向,家中小孩外出打工,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不适,家里养的牛没有人去守,打算找一个身强力壮的人帮自己去做做农活,每月给300元工钱。

    老龙想起以后有稳定收入,不用再在外面风吹雨淋收废品了,心动不已,当即连家也顾不上回,便与“向老板”一同坐上了前往保靖县野竹坪乡的班车。

    到了“向老板”家,老龙并没有马上意识到这个“向老板”不怀好意。尽管,黑屋子里,臭气熏天的破床板上还坐着4个脏兮兮的男人。但他以为努力工作,仍然可以拿到工资。直到后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向老板”都拒绝给工资,老龙才明白,他被骗了。

    而且,每过段时间,“向老板”还会从外面带着新面孔回来,用同样的方式逼迫他们劳作。最多的时候,家中有十余名男子在劳作。

    有人实在无法忍受“向老板”的欺凌,偷偷逃走,运气好的逃跑之后,老龙再也没有见过,运气不好的被“向老板”抓了回来,就是一顿毒打。

    老龙打定主意,决定逃跑。在2018年7月的一个夜晚,他趁着“向老板”一家人不注意,从后院翻墙溜了出来,沿着山路一路飞奔。怕被“向老板”抓回去,他选择走山路,一边走一边问路,走了两天两夜,终于来到了花垣县城。所幸被同村村民在县城里偶然遇见,老龙这才结束了自己多年的恶梦之“旅”。

    气愤之余,家人带着老龙来到保靖县公安局报了警。

    谎称慈善,警方介入解救10名受害者

    “太震惊了!”保靖县公安局清水坪派出所所长张昌峰说。接警后,保靖县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副县长、公安局局长石绍峰、政委何绪林专题进行调度,立即成立由政委何绪林任组长、分管刑侦工作局领导尹宏斌具体负责的专案工作组,迅速从县局刑侦大队抽调精干警,联合清水坪派出所成立专案组,对案件进行调查取证。

    民警核实,老龙口中的“向老板”,名叫向某权,保靖县清水坪镇腊洞村人。当年老龙坐车到达的野竹坪乡,现在已经整体合并到清水坪镇。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成员张昌峰以采集“三实”基层基础信息的名义,先来到向某权家院落了解情况。

    这是一个普通的村寨,全村人都姓向。向某权家并非单家独户,但乡邻们惮于向某权一项强势的作风,对他家发生的情况闭口不谈,“只说他家里养了‘长工’”。

    “我一去,远远就看见了十名男子围坐在一起,安安静静地耷拉着脑袋,默默地剥着一地坪的包谷。我问他们话,几乎没人回答,只是继续做手中的农活。”张昌峰说,他问向家人,这些人是哪的,向家人称,他们是做慈善,看着这些智障者可怜,出于人道救助,收留他们,给他们衣服穿,给他们饭吃,每月还给工资。

    张昌峰并不相信向家人的说辞。张昌峰还看到,就在向家楼房旁,有个几乎不透光的土屋,扣着一张低矮木门,酷似囚笼,正如老龙描述的那样。

    为了早日将证据固定,解救受害者,专案民警胡胜背着铺盖棉被来到村部,暗中收集证据。

51E2A0C0A0B8DE63325C8734BE59A2144CE6F4A8_size142_w600_h450.jpeg

办案民警深入村部走访调查取证。

    民警发现,向某权是当地“能人”,平时不做事,就是到外面玩,看见适合的流浪智障人员,就骗回家。平时在家,他种烤烟等农作物,近来他接了锤矿的活,可能赚三万多元。他胁迫劳力干苦活,管理严格,不让他们出来,一旦有想逃离的,就加大折磨。除了向某权本人,他的现任妻子阳某英、监工吴某菊管理劳力外,向某权甚至还从这些劳力中间选出了一位轻度智障者,作为管理人员,监督劳力做活。

    民警前期调查期间,敏感的向某权察觉到事情不妙,便制作了一张工资发放单,要求监工吴某菊去找受害者签字按手印,实际并未向受害人发放工钱。

00B2C53FC0785BC551B99A12B0EE6850F4787668_size200_w600_h450.jpeg

10名受害人在矿场锤矿。

    11月中旬,在完全掌握了向某权等人所有犯罪证据之后,专案组研究收网。当天上午,就在向某权带着10名劳工前往重庆市秀山县大哑口矿场进行“锤矿”时,专案组民警对其进行拦截,当场控制了向某权,同时,另一路抓捕民警在向某权家中将阳某英等3人抓获归案。

    当天,10名受害人被保靖警方暂时安置在保靖县救助站。澎湃新闻从保靖警方了解到,警方目前已对犯罪嫌疑人向某权等人以涉嫌强迫劳动罪,向保靖县检察院申请批捕。

F9AC5F12814D8E94716DFF72B49D43BDB23DBEA1_size172_w600_h527.jpeg

抓捕犯罪嫌疑人。

    不敢说想家,云南失散17年父子团聚

    保靖警方告诉澎湃新闻,解救的10名受害人,来自黑龙江、河北、广东、云南等多个地方。他们有的是聋哑残疾患者,有的是智力存在缺陷,他们被困在向家少则十几天,多则数年,他们在这里不仅工钱领不上,而且备受虐待。

944C2C1D45BF716CDDFFFDA6C785A44F24F78481_size120_w600_h450.jpeg

被解救的10名受害人。

    “他们被解救出来时,我看到他们身上基本都有伤。”张昌峰说,“他们身上还有很重的味道,有位咽喉不好的同事,差点就呕吐了。受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能生存下来,真的是靠他们自己顽强的生命力。”

    自10名受害人被解救出来,张昌峰的手机接到几十个全国各地闻讯打来的查询电话,在保靖县救助站,不断有来自从全国各地的寻亲的家庭。截至目前,已明确身份的5名受害人,或被家人认领,或被保靖警方送回。除3名聋哑人完全无法表述自己家乡外,其余2人的身份还在进一步核实中。

    其中,2018年12月,56岁的云南昭通人老温与儿子的相见,最令人感叹。

    小温说,17年前的9月开学季,为了让年仅11岁的他和8岁的弟弟有钱上学,父亲老温决定外出打工,希望能碰运气找到愿意垫付孩子学杂费的工作。哪晓得,父亲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2002年,父亲用一个021的上海号码与姑父联系过。13岁开始辍学的小温,曾去上海找过父亲,但因为父亲当时使用的是公用电话,他大海捞针没有找到。直到现在,他从保靖警方这里获知父亲的下落。

    这些年,他和弟弟通过亲友帮扶已经长大成人,由于6岁丧母,他的户口本换了一次又一次,他都未将父亲户口注销,因为他相信父亲迟早一天会回来的。

    “他出去时,精神没问题,是个好人。”小温告诉澎湃新闻,这次父亲回来,精神方面已经不太正常,经常自言自语。他带父亲去医院做了检查,发现他的鼻子骨头是歪的,“应该是被人打的”。

    专案组民警介绍,一开始他们问老温年龄时,老温说他37岁。后来警方确认他是57岁。“不能确定老温在向家待的时间是否比老龙还长,天天重复一样的重体力劳动,他们已经没有时间概念了。”

    小温说,从父亲断断续续的回忆中,他大概能听出,父亲失踪这17年分两段,“年轻时候在砖厂,年纪大了才去的保靖向家”。亲人问老温,你想不想家,想不想他们两兄弟。老温说:“不敢想,怕死在那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