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5680|回复: 0

引爆网络的王林清,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0 11: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陕北千亿矿权案承办法官北京大学民法学硕士,中国政法大学商法学博士,中国社科院金融学博士后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王林清因坚持依法审案判案,遭受排挤,竟然未能成为可以独立办案的最高人民法院员额制法官。今天我们叫他“王法官”,其实有一些勉强。我注意到,他的“法官”身份,恰好处于一个尴尬的交叉地带。本次曝光视频,将他的身份问题凸显了出来。
​​    这两年,法院推进“员额制”改革,虽然一般大众并不关心,但这确实是中国司法史上的大事件。法院工作人员,将分为三类:法官、司法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只有入额法官才可以独立办案;同时,实行法官单独职务序列及工资制度,拉开薪酬。所以,入了员额,才是真正的、完整意义上的法官,没有入员额的人,包括助理审判员,不能独立办案,将逐步过渡,转为“法官助理”或者行政人员。
​​    这一改革的精神,符合世界潮流。但是,对王林清来说,却是尴尬的。2017年7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首批367名法官入员额宣誓,名单中没有王林清。在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内设机构主要人员”网页上,有所有审判员的名字,每个庭室都有,五百人左右,也没有王林清的名字。所以,他并不在“主要人员”名列。
​​    正式报道中,最高法院政治部主任徐家新说:未入额的法官,有四种渠道进行安置分流:一是转任为法官助理,继续在审判业务部门协助员额法官办案;二是转任司法行政人员,到综合部门工作;三是年纪较大的法官从事案件评查、诉前调解等;四是交流到其他党政部门。“当然,这次没有入额的法官在下次员额空缺遴选法官时,如果符合入额条件,他们还可以参加遴选入额。所有未入额法官,他们原来享有的法官资格以及津补贴保持不变。但不得以办案任务重为由让未入额的法官独立办案,这一点态度是明确的,也是不动摇的。”
1.jpg
​​    因为王林清之前“助理审判员”的岗位和工作,保留法官身份和待遇,但是,这注定只是临时过渡措施。例如,海南设置了5年过渡期,过渡期内未选任为法官的现任审判员、助理审判员,转任法官助理或司法行政人员,法官职务保留,现有待遇不变。
​​    首批367名入额法官中,有98名是相对年轻的法官、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没有入首批员额,已经落后了,如果在未来一个时间段(具体看最高法院规定)仍然没有入员额,他将成为了那个被新的利益格局洗牌掉的人,成为那个被“革命”掉的人。所以,将来王法官还能不能叫做王法官,还是未知数。这要看下一批是否能进。
​​    “案卷丢失自述视频”,就在这个节点上发生了。
​​    在全国层面,目前,全国法院法官总体数量约为21万人,已遴选产生12万余名员额法官(包括最高法院367名)。这意味着约9万法官不能入额,无法独立办案也不能享受员额制工资待遇。
​​    据徐家新介绍,在首批员额法官选任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从严执行入额标准程序,不搞论资排辈,不搞平衡照顾。“来自一线办案部门”、“审判员或具有8年以上法律工作经历的助理审判员”是入额法官的基本门槛。本次入额法官的平均年龄47岁,平均法律工作经历22年,其中博士学历119人,占32.43%,硕士学历205人,占55.86%,法学理论功底扎实,均承办过疑难复杂案件或曾参与起草重要司法解释,具有丰富的审判实践经验。
​​    对照以上标准,我们来看看,王林清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    首先,看一线实战业务水平。在2013年,王林清被评选为全国法院办案标兵。当年,最高人民法院仅有三人获得这个荣誉,全国也仅有200人获评,各个省份,少的只有两个,多的也才十个。2014年,王林清获得第三届“中央国家机关青年五四奖章标兵”,这个荣誉也不小,在京各个机关,总共才10人获得。以上是官方肯定。民间呢,我身边至少有两位朋友,上海的、山东的,曾经听过王法官的讲课,他们的评价是:“每次被上海邀请来讲座都是爆满,法条脱口而出,又很幽默,专业型。”
​​    根据公开资料,王林清先后负责起草了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三)、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2011年)、劳动争议司法解释(四)、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八次全国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民事部分);他还参与了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物业服务、城镇房屋租赁、旅游纠纷、食品药品纠纷、网络侵权、民事诉讼、物权法适用、消费民事公益诉讼等多部司法解释的研讨制定和书籍编纂工作。所以,王林清显然是长期在一线无疑了。他不仅在一线办案,且善于总结,可以执笔司法解释实现普遍性规范的高级人才。
​​    其次,看理论水平和专业背景。王林清的学历轨迹是:烟台大学(法学学士)——北京大学(民法学硕士)——中国政法大学(商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他还兼任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研究员,2011年获金融学副研究员高级职称,2016年荣获第二届“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提名奖。王林清在《中国法学》《中外法学》《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等核心刊物、主流媒体上发表学术论文和出版著作共120余篇(部),出版《金融纠纷裁判思路与裁判规则》《民间借贷纠纷裁判思路与规范指引》(上下)、《房地产纠纷裁判思路与规范指引》(上下)等诸多著作。
​​    第三,看资历。案卷丢失事件进入大众视野,是2018年最后两天。目前公开资料并没有王林清简历,但根据视频自述,案卷丢失发生在2016年。也就是说,王林清至少在2016年,还在最高人民法院担任承办法官角色。到今天,至少15年。他那么成功,但是,又那么失败。这些年,仍然没有从助理审判员成为审判员,也没有在员额制改革中入选首批员额法官。
​​    王林清的成长史,可以说是一个普通人奋斗的故事。他的本科在烟台大学就读,这所大学虽然不错,但并非211、985,只是省属大学,但是,他硕士考上了北京大学,然后,博士考上中国政法大学。然后,他还觉得不够,再跨专业,成为中国社科院金融学博士后、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这是多少年的寒窗苦读,又是多少次通过独木桥?他已经成为全国政法系统首位“双博士后”。我们知道,到了一定的年龄,再要跨界进入其他专业,在智识上是极大的挑战,但是,王林清做到了。在读书这条路上,王林清已经做到一个普通人可以做到的极致。在工作岗位上,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努力。他拼命办案,夺得全国办案标兵的荣誉,判决数量可想而知;他埋头写作,出版了那么多大部头的著作和论文,涉足金融纠纷、房地产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都是指引性的;他操着全国人民的心,起草一批司法解释,从民间借贷到劳动争议到网络侵权……
​​    他没有藏私,努力去各地讲座,分享自己的经验。一个出身普通的平凡人,努力不可能再多了,才华不可能更横溢了,贡献不可能更大了。但是,他一直只是一个助理审判员,如今,又在首批员额法官中落选。这不科学。问题还不是“能不能当法官”,而是安全不安全。
​​    一个最高法院的二级法官、全国办案标兵,不得不录制视频、自证清白,自述“为保护自己,免遭不测”,这背后是一股多大的力量?
​​    相似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华东政法大学游伟教授(当时还是副教授)被谈话,拟接替李昌道(复旦教授,李政道堂弟)为上海高级法院民主党派副院长,游伟教授小范围宴请几个文人朋友。众皆弹冠相庆。其中一个文人在上海市高院的内线,很快传出话,游伟的提名在上海高院被陈旭,潘福仁,汪康武等人否决。问他原因,答:游伟是才子,反应敏捷,但不一定懂规矩。如果开个审委会,下面一汇报,他哇啦哇啦作出一通专业分析,别人还怎么说?许多领导口袋里装的上面的“纸条子”,如何拿得出?那时游伟教授三十出头,确实少年气盛。没有基层十年以上的驯服,成不了“老油条”,上去就会坏规矩。十几年前在上海第一中级人民院电梯里,一法官,像是自言自语说:“这案子,北京一个想法,上海一个想法,哪个都得罪不起。”我道:“当法官就要学莱温斯基,需要留下那条带精斑的裙子。”他大笑:“这样的裙子我有好多的。”
​​    如今在陕北千亿矿权案中,最高人民法院承办法官王林清的“裙子”被偷了。根据财新记者此前看到的相关完整版视频和音频资料,王林清称,最高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调看监控录像后称,只看到王林清将卷宗拿回自己的办公室,其后“监控损坏黑屏”;但其后当王林清被要求补卷过程中,他发现丢失的部分卷宗又莫名其妙回来了,但没有其中部分关键的纪要。最高法院民一庭这位名叫王林清的法官曾参与承办该案,他指称的核心问题不仅是“丢卷”,而是卷宗被人拿走后“换卷掉包”。
​​    根据财新记者此前看到的相关视频和音频资料,王林清称,2016年11月,他在承办“陕西千亿矿权案”二审时,有一天打开办公室工作柜,发现厚厚的一审卷宗都在,二审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却不翼而飞,他当即向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汇报此事,程新文调看监控录像后称,只看到王林清将卷宗拿回自己的办公室,其后“监控损坏黑屏”,发动同事寻找也未找到;但其后当王林清被要求补卷过程中,他发现丢失的部分卷宗又莫名其妙回来了,但没有其中部分关键的纪要。王林清有一段与程新文的对话录音,对话中王林清认为卷宗的一些重要内容被人偷走了,程新文反问王林清是不是怀疑是他偷的。王林清始终担心自己人身安全遭遇不测,遂提前录下自述视频。
​​    比发函干涉司法更严重的是发函威胁司法,据财经杂志原资深调查记者杨某某透露:现已落马的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曾经牵头发函给最高人民法院,威胁最高法如果不按照他们的意思在陕北千亿矿权案中判赵发琦败诉,陕西方面将举报最高法在陕西榆树湾煤矿产权纠纷审理案中明显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违法判决及造成枉法判决的具体原因,无银行贷款负债、矿山现金就有二十多亿的榆树湾煤矿被违规以三五个亿卖给兖州矿业、泰国正大旗下某小公司等投资人。陕西方面后来查出这一严重违规违法的交易案,走民事程序诉讼至最高法院要求撤销合同,最高人民法院最后竟然判决这样荒唐的国有资产转让合同有效!
​​    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案卷被偷掉包这件事情,目前在服刑的王登记最应该清楚可能发生了什么,王登记牵头搞的上述内容威胁司法函件,让最高人民法院狼狈不堪。最高法曾经承办此案的法官王林清自录视频,以证清白防被灭口。这是对崔永元的声援,也坐实了崔永元爆料的真实性。看了这个视频,对这个法官突然有了一些兴趣。这个法官,视频里头发乱如鸡窝,丝毫不修边幅,说话有时候语无伦次,磕磕巴巴,哪里有最高院法官的风采?
​​    在江湖上行走多年,想要打听一些事儿,那还是易如反掌。打了两个电话,就拿到了王林清的一些独家猛料。王林清可以说是才华横溢,他是公检法系统唯一一个双料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后,也是”全国法院办案标兵”,“中国国家机关青年五四奖章标兵”。这些光环依然不能掩盖他性格的缺陷。
​​    朋友说,王林清为人相当耿直。他之前办过一个山西煤矿大案。涉事方想给他送了两千万,他不为所动,要秉公执法。这可急坏了这个煤矿的涉事方。最后最高法的纪检部门给他施压。具体怎么施压,这里就不详细说了。总之是各种威胁利诱,都被他严词拒绝。没想到这为他埋下了祸端。随后他去江苏宿迁授课的时候,最高法通知江苏高院院长许前飞,配合控制他。许前飞早已因为腐败被调查,现在王林清又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他被抓捕后,被办案人员带走坐高铁的照片,曾经还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很多人都以为是抓江苏官员回京调查,其实被抓的是最高法法官,也就是千亿煤矿的承办法官。这张照片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轰动了全国。他被调查了很久,无奈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最后只能认定他有不当收入11万元——这是他们人民法院出版社安排他授课,给他的酬劳。最后他被记过。这个事儿说明,王林清是一个非常不懂人情世故的人。据说曾经有个姑娘仰慕他的才华,奋不顾身的追求他,但是相处不久,这个姑娘发现,他真是不解风情,随后就和王林清分了手。分手了不说,她还把他是直男的事儿满世界去说。直男怎么了?
​​    朋友说,这个千亿煤矿案卷丢失之后,他感到暗流汹涌,已经超出了自己能够把控的范围,只能主动要求撤换自己。他的同事发现,他几乎一夜苍老,憔悴万分。但是大家都知道,丢卷一事与他完全无关。王林清录视频自证清白这事儿,我一方面感到悲哀,一个最高司法系统的法官,尚且依靠这种方式自保,那普通人又该如何艰难?另外一方面,也为他的不解风情感到佩服,如果世界上多一些这样的人,可能这个世界就少了很多冤案,多了更多公平。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