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4965|回复: 0

我在解放战争中指挥的最为得意的战斗

[复制链接]

3819

主题

381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036
发表于 2018-11-30 09: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3d4dad0ef7c4c7581f53a66f8c6155f.jpeg
解放战争中,我亲自指挥的三场战斗实属最为得意:辽西战场围歼廖耀湘兵团为一次,南下后率领43军在粤桂边战役中全歼鲁道源、张淦兵团又是一次。这一仗在三天时间里,连续打掉敌人两个兵团司令部,活捉张淦,击毙胡若愚,43军打出了四野主力部队的威风。
粤桂边围歼战
一、桂系孤军已四面楚歌
1949年10月下旬,陈赓兵团终于自傲阳江地区把刘安祺兵团四个军全部歼灭,共歼敌三万余人。并交付新会、台山、开平、恩平、阳江等县城。至此广东除了海南岛、雷州半岛、万山群岛及其他若干滨海地区之外,全省宣告解放。
广东大部解放后,摆在南进大军道路上的敌人,主要是盘踞在广西老巢的白崇禧匪帮。当时白崇禧指挥的“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的残部尚有十万余人,包括张淦、徐启明、鲁道源、黄杰、刘嘉树等五个兵团十二个军。衡宝战役之后,桂系残部边纷纷回窜曾盘踞二十余年的广西老窝。据传这个白崇禧存在两个幻想:一是保存实力,撤回广西,实在不行就放弃城市,利用境内山川连绵,河流交错上山当土匪、待机东山再起;二是退回广西后与帝国主义勾结,争取美援,负隅抗击解放军的进攻,必要时逃入云南或海南岛固守,等待国际形势发生所谓“新的变化”,再乘机卷土重来。
因此进军广西,打掉白崇禧看家老本,具有特别重要意义。白匪是目前国民党反动派残余力量两大主力之一(另一主力是胡宗南残部),如将其全歼,可以解放广西一千五百万人口,不仅为进军云贵及配合歼灭胡宗南残部,解放大西南创造有利条件,而且也为解放海南岛铺平了道路。
湘粤大捷之后,紧接着我第二野战军主力展开解放大西南的作战。一路直入贵州,解放贵阳,一路打进四川直逼重庆。对我们解放广西,并在广西境内全歼白崇禧残部,造成极为有利形势。
桂系军阀本来只是国民党反动军事集团中的二等角色,但在蒋介石的嫡系精锐部队被歼之后,却成了反动派所幻想反攻倒算的救命菩萨。桂系部队与我主力部队接触较少,自傲衡宝战役虽遭打击,但尚保存一部分比较完整的军事力量。他们利用封建地域观念和欺骗麻醉相结合,形成一种骄横凶顽的气质。特别在广西老巢,有二十余年反动统治经验,实行所谓自治、自卫、自教的“三自政策”,此时又面临覆灭前的最后挣扎。
因此我们反复教育部队,要正确估计和谨慎对待全歼白崇禧残部的作战,这可能是一次比较激烈的战役,决不能掉以轻心。但是又要看到,敌人是败军、残军、逃军,是陷于四面楚歌的孤军。只要我们发挥英勇顽强,灵活机动,遵守纪律,服从指挥的战斗精神,就能够胜利地完成这次战役任务。
白崇禧集团共有残缺不全的五个兵团,十二个军,三十个师,约十五万人,连同从广东逃至粤桂边的余汉谋残部四个军,总兵力也不超过二十万人,另有地方部队数万人。其防御部署如下:第1兵团(黄杰兵团)三个军及第10兵团(徐启明兵团)一个军,在湘桂路全州至桂林地区布防;第17兵团(刘嘉树兵团)两个军位于锦屏、通道地区;第11兵团(鲁道源兵团)两个军位于龙虎关、荔浦地区;第3兵团(张淦兵团)三个军及第10兵团一个军位于位于桂林至梧州地区;余汉谋残部在雷州半岛地区。
二、向广西进军
为了执行毛主席的大迂回、大包围,先关门,后围歼的战略方针,将白崇禧残部全歼于广西境内,林彪率四野指挥所由武汉进至衡阳,亲临前线指挥,决心以西、中、南三路大军对敌展开战略包围。首先切断敌人退云南、退海南岛的后路。
11月上旬,我军主力分三路大军向广西进发。以第13兵团第38、第39两个军为西路军,先歼灭通道、靖县之敌,尔后迂回河池、白色,断敌入滇退路;以第4兵团第13、第14、第15三个军为南路军,插向博白、郁林地区,断敌向海南岛退路;以第12兵团第40、第41、第45三个军为北路军,由湘桂路南下。
白崇禧匪帮一方面实行残酷的“空室清野”和大肆破坏铁路公路、交通桥梁,妄图阻滞我军前进;一方面以七个军阻击我军于桂北地区,以利其主力五个军迅速收缩集结于桂南、郁林地区,决心发起“南线攻势”,打通雷州半岛的出路,准备窜到海南岛等待美援。因此白崇禧特令张淦兵团三个军,向陆川、廉江方向窜犯,鲁道源兵团二个军向信宜方向窜犯,同时粤军余汉谋令退踞雷州半岛及合浦、北海地区之沈发藻兵团向廉江方向前进策应。
为了击破白崇禧的“南线攻势”,林彪决心歼灭张淦、鲁道源两兵团于粤桂边地区。电令第4兵团兼程西进至茂名、廉江地区,控制有利地形,坚决阻击敌人南窜。为了加强南线堵击力量,令我43军立即停止在广东剿匪。令西路军第13兵团39军改向柳州方向急进。令北路军南下梧州、容县、配合南线作战。
11月13日晚9时,林彪、谭政、萧克首长电令我43军:(一)白匪主力有可能向雷州半岛逃窜;(二0为协助4兵团对付敌之向南突进,你军三个师全部,应速向罗定一带前进。
一小时后,总部又电令:争取明日出动至迟15日出发。
当时我军的各师均在粤北、粤中展开剿匪行动,部队接到命令后立即停止执行原来任务,迅速向指定地点集结,一边集结一边乘车、乘船或徒步快速向信宜、罗定方向开进。
军直指挥机关在佛山进行了执行新的作战任务的紧急准备。我与军政委张池明、副军长龙书金、副政委袁克服、参谋长黄一萍、政治部主任谢扶民,分工负责进行政治动员和具体组织准备工作。布置军侦察部门迅速搜集整理有关敌军情报,军作战部门迅速制定部队开进计划,军通讯部门迅速规定新的通信联络办法,军政治机关发出战役动员指示和战区群众工作指示、后勤机关制定战役供给和卫生工作指示。等等。
各种准备工作就绪以后,部队按时于11月15日开始分别由广州、粤北、粤中出发,向信宜、罗定方向前进。
军指挥所11月20日乘火轮沿西江逆水而上,自傲德庆登陆,于23日赶到罗定、信宜之间的贵子圩附近。各部队均按计划先后到达信宜、罗定之间加益圩、贵子圩、白石圩、池同圩、怀乡圩地区集结完毕。
11月22日总部指示,为诱敌深入东岸信宜附近,43军各师应稍向东移,并指定127师在塘底屋、路岔坪一带隐蔽。128师在分界圩、石龙寨一地啊隐蔽。129师在石头塘街、龙岩砦一带隐蔽。但我们研究将云开山脉有利地形均让给敌人,对我甚为不利。因此只作了小的调整。
粤桂边界的云开山脉,以山顶为界,西面属广西,东面属广东,山脉为南北走向,山石逶迤,峰峦连绵起伏,拔海高度千米左右,山坡比较平缓,多灌木丛林,也有嶙峋乱石。当时情况是,主要制高点已为我军控制,少数地方为敌人控制。敌人飞机已发现我军集结,自晨到傍晚,敌机分批轮流低空侦察轰炸扫射。南面远方炮声依稀可闻,当面敌人鲁道源兵团司令部已低北流,敌58军两个师进到容县、北流以东,桥头铺地区。
三、击溃鲁道源兵团
adf8fa4d3420484988a5cdfe504c5590.jpeg
11月22日10时,林彪、谭政、萧克首长向43军发出歼灭鲁道源、张淦、余汉谋部的动员令:“敌于明晨开始自容县、郁林之线向信宜、茂名、化县、廉江之线进攻,企图压迫我军与滨海并乘势拼死向南突围。张淦兵团主攻化县、茂名,鲁道源兵团主攻信宜。”“桂系部队是有战斗力的,不可轻视。敌人此次行动是他的生死斗争,必然决心死拼。敌现所集中兵力的数目与我军目前所能参战部队的数目相差不远,我军多敌无几。”“我军决心首先以主力歼灭向信宜前进之鲁道源兵团,然后再歼灭张淦兵团。”“此为带最后性的最重要的一次大战,各部须立即进行充分的政治动员,发挥最高度的积极性、勇敢性、坚决性,严戒轻敌松懈。只要此敌歼灭,则解放琼崖、台湾与云南皆属易事,否则敌退琼崖、台湾或云南,则对尔后作战增加困难。故我全体指战员须奋勇作战,各级指挥员尤须严密细心组织战斗,每个指战员要争取在此次机会立功。”1【注1《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战史》第561页解放军出版社1998年10月第1版】
11月25日,总部又急电命令我们43军准备向鲁道源兵团突然出击,从侧后打击鲁、张两兵团。
我命令指挥所当即将总部指示电告各师首长,并在云开山脉制高点勘察地形,观察敌情。当时天气晴朗,风清云淡,向西俯瞰,视野辽阔,望远镜裏模模糊糊可以看到北流、容县地区,并观察到敌人在云开山脉西侧构筑的数处工事,均为土木结构的野战火力掩体,估计其已展开的兵力为一个团,在山脉西麓黎村地区集结约两个团。
根据地形和敌情判断,经过大家认真研究,我最后确定出击部署:三个师同时展开一个梯队,并肩攻歼鲁道源兵团。127师为中央梯队,128师为左路梯队,129师为右路梯队,居高临下,由东向西突然发起进攻。击破当面敌人抵抗后,128师快速向北流、郁林之间地区前进,分割切断鲁道源兵团于张淦兵团的联系;127师直捣北流,攻歼鲁道源指挥机关;129师首先攻取容县,切断敌人向北退路,然后向南会攻北流。攻击开始的时间拟定为:右路梯队应于27日黄昏后出发(敌机返回后),利用夜间隐蔽,攻击前进,力求迅速占领容县。中央梯队和左路梯队,均于28日凌晨5师开始进攻。
这个作战计划的特点是,选择敌人侧后开刀。大家考虑了实现这个计划的可能性,一致认为敌人是败军、逃军,我们是常胜之师,是士气旺盛,作战经验丰富的主力部队。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居高临下,是从敌人力量比较薄弱的鲁道源兵团开刀,而敌人主力张淦兵团已被我第4兵团牵制拖住,处于顾头不能顾尾的状况,因此只要我们勇敢大胆,快速进攻,就可能出敌意料之外,而获得成功。
27日下午,各部队隐蔽调整进攻部署,下达战斗命令,进行临战动员,完成进攻的具体组织和准备工作。黄昏,129师则俺计划首先隐蔽出动。
28日晨,雾腾腾、迷漫漫。中央梯队之127师和左路梯队之128师,按时与敌人一线部队打响,我军突然发起全线进攻,一开始敌人还抵抗,但不久,敌人抵不住我军的猛烈攻击,越来越混乱,形成溃退,向西逃窜。127师歼灭正面防御之敌人;129师攻克容县,歼敌一个团,俘敌四千三百人。
此时,敌11兵团司令鲁道源惊慌不已,立即令其副司令胡若愚率58军一个师赶来增援,行进到杨梅圩附近与我129师遭遇,一举将其击溃,胡若愚也在战斗中被我击毙。由于作战部队急于赶路,将胡的尸体放在担架上,仰卧在大道旁边,待收容对掩埋。129师前锋部队写了一张字条“11兵团副司令胡若愚被我击毙于此”,用石块压在其胸前。后续部队路过此地,看到敌指挥官被击毙,更激发了追上去歼灭敌人的斗志,“不投降就让他如此下场!”战斗被击毙的还有第58军参谋长程学五,第226师师长王少才等高级军官。
我们的部队像潮水一般汹涌澎湃,像山崩一样势不可挡,由东向西猛打猛追。右路梯队129师于28日下午占领容县后,继续向北流攻击,余当晚占领北流,将敌兵团司令部及其58军和125军主力击溃,歼敌五千余人。敌人做梦也未想到,我军如此大胆冒险,如此迅速勇敢,从敌人侧后杀过来,将敌人纵深巢穴冲地鸡飞狗跳,落荒而逃。
四、围歼张淦兵团
我们军指挥所到达北流附近后,及时将战况和初步战果报告四野总部,很快收到林彪紧急复电说:你们将鲁道源兵团主力击溃,占领容县北流,是此次粤桂边战役的良好开端,望再接再厉,准备向张淦兵团进攻,争取更大胜利。
29日各部继续扫清北流地区残余敌人,128师未经大的血战,解放郁林,歼敌二个团。我127师于安民铺歼敌156师师部及两个团,俘敌四千余人,兵团司令鲁道源只身化装逃跑。战场形势对我非常有利。
我们遵照林彪、谭政、萧克首长30日1时电令,于30日晨5时全军转头,由北而南乘胜猛打穷追,在博白地区围歼张淦兵团。我们明知郁林地区尚有部分溃散敌人没有肃清,乃决心置之不顾,决不被敌人所牵制而拖延时间。现在正是南方的深秋天气,部队沿着北流、博白公路及其两侧乡村道路,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南急进。
30日下午,127师获悉情报,第第3兵团张淦的指挥所在博白城,即刻组织前卫379团向博白疾进。同时128师遇到一位从博白逃出来的老师,告诉我们:张淦还在博白城内。我当即命令先头部队128师282团和127师379团并肩奔袭博白。于30日晚,以神兵天降、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突然包围博白,127师从城北门攻城,128师从城东门攻城,22时组织强攻,各师突入城内,将张淦的兵团指挥部包围,经半小时激战将其警卫部队歼灭,从床底下把兵团司令张淦拉出来,活捉。
后续部队均于拂晓前先后赶到博白附近与敌展开激战。
当我们军指挥所30日深夜,在郁林看到128师十万火急报捷电报后,大家兴奋极了。现在敌人第3兵团脑袋砍掉了,成为无头苍蝇,天明后可能有场混战。军领导共同商定,军指挥所立即由郁林出发感到博白附近进行战场指挥。
正当我们将要出发时,接到林彪万万火急电报,主要内容是:“128师已解放博白,歼灭敌人第3兵团司令部,活捉兵团司令张淦,这是一个重大胜利,你们应全力以赴,围歼博白附近张淦兵团的战斗部队,协同第4兵团作战。总部以特别注意同你们各师保持电台联系,你们当前主要任务是实行战场指挥。”
由于我们到达郁林时局向四野总部发了一个电报,说明我们各师已昼夜向博白急进,围歼张淦兵团,我们同各师已形成我停彼走,彼停我走状态,无法保证正常电台联系,请总部直接指挥各师向博白急进。因此,“总部已特别注意同你们各师保持电台联系”,正是对我们电报的答复。
这样的指挥方式,再一次体现了林彪的作战艺术:在大兵团运动战中,必须实行高度的集中指挥。在整个的战役过程中,随着瞬息万变的战场形势,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抓住战机,总部经常能用最迅速的越级指挥的办法直接指挥到师的行动,以保证整个战役的胜利。我们军级领导,已经熟悉默契林总的这种越级指挥方式。早在东北战场,三下江南战役中,总部为争取时间,就跨过纵队,直接指挥师的行动,取得很好的战争效果。
战役结束后,陶铸在广州告诉我,当林彪看到你们解放博白,活捉张淦电报时,高兴得跳起来,连声称赞43军是一支既能攻坚,又能打运动战的部队。
我们军指挥所到达博白附近时,已是12月1日晨6时,博白城郊战斗已处结束阶段,烟尘渐渐稀薄,枪声炮声时密时稀。有的部队背着、抬着缴获的武器正在集合,一队又一队的俘虏在我军战士的押送下前往指定地点集中。医务人员正对重伤员进行急救,对轻伤员进行包扎,一片繁忙。我们看到不少战士,或一排排躺在地上,或一排排靠墙而坐,就地睡着了。他们实在太疲劳了,且战且追已是二十四小时以上没有休息了。这些我们不知道姓名的战士,个个都是为中国人民解放立下功劳的英雄。
敌人第7军、第126军奉张淦被俘前的指令,向博白增援,已进到博白东南山区及博白以南沙田圩王帝庙一带,并开始向我攻击,企图解张淦之围。
我们决心三个师全线出击,前往围歼。127师向六任一线敌人第7军攻击,128师和129师协同向沙田圩地区敌人第126军攻击,上午7时,与敌打响,在我4兵团、15军配合下,经过激烈战斗,至下午15时将敌人大部歼灭,一部向西南方向突围逃窜。我们43军共歼敌五千余人。
大约上午10时左右,陈赓兵团13军部队也感到博白附近与我们会师,第4兵团主力已向合浦方向追击。我128师副师长李丕功率一个团也向北海市方向追击,军、师指挥所与该团失去联络。
经过不太猛烈的战斗,混乱不堪的张淦兵团三个军大部被歼,小部四散溃窜。至此敌人第3、第11兵团五个军的番号基本上被我歼灭,敌人的“南线攻势”见鬼去了。这是我军在广西战役的重大胜利。
张淦第3兵团辖第7军、第48军、第126军共十万人左右。其中第7军是桂系军队中的王牌,是主力中的主力,精锐中的精锐,战斗力最强,号称是“钢军”。但经衡宝战役我军给予歼灭性的打击之后,重新编组补充的第7军业已今不如昔,战斗力大为降低。
bed4003315b54dd9b01a080a8d64e17b.jpeg
兵团司令官张淦,广西桂林人,自诩为“桂林才子”。是李宗仁、白崇禧指挥下的著名战将。1937年曾任桂系第7军参谋长,以后又任21集团军参谋长,1938年任第7军军长,1940年任第5战区豫鄂皖边区游击总司令,1943年任21集团军副总司令,1946年任第3兵团司令官,1948年任“剿总”白崇禧的副总司令,兼第3兵团司令官。自北伐战争开始至今二十余年,据说其指挥作战胜多败少,有胆有识,能文能武。我们与他接触很少,是否如此,不敢肯定。但根据衡宝、广西两个战役,他是一败再败,全军覆灭,自己被俘。他在博白唱“空城计”,可惜他的对手不是司马懿,而是胆大包天的英勇善战的解放军,结果是其兵团指挥首脑被消灭,所属三军部队群龙无首,退路又被我们切断,岂有不全军覆灭的道理。
12月1日林彪、谭政、萧克首长致电43军:“对于你们坚决执行我们的命令,不惜疲劳迅速赶到博白,歼灭了张淦兵团部,并将其本人俘虏,使其兵团混乱,我们表示甚大的谢意与高兴,盼你们很好指导这样战斗,协同我四兵团,务必歼灭张淦兵团的全部。”1【注1《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军史》第352页黄河出版社1998年1月第1版。】这个电报既是对我们的鼓励,也是对我们的鞭策。
五、追歼残敌
12月2日2时,林彪、谭政、萧克首长电令:“(一)十兵团二日零时令四十六军自桥墟(贵县东南)出发,日夜兼程取捷径,限四日至钦州集结;(二)四十三军之一二八师应即轻装强行军,自选道路向钦州急进,四十三军主力可在先头师之后,以较缓之速度跟进。”1【注1《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军史》第353页黄河出版社1998年1月第1版。】(后来我曾问过林彪,歼灭张淦兵团后,为什么电令我们军主力以“旅次行军”速度向西追击?林彪回答:“因为你们连战容县、北流、郁林、博白,我估计你们部队太疲劳了。”由此可见林彪考虑问题之细。)
我们第43军接到电令后,于当日13时,各师由现地出发。128师为南路沿公馆圩、那丽圩向钦州快速追击。部队已进行了两个月的连续战斗,相当疲劳,但在“追上敌人就是胜利”的口号下,顽强挺进,以每天一百五十里以上的速度和南溃之敌赛跑。军主力为北路,127师在前,军指挥所机关居中,129师在后,沿馥谷圩、白石水圩、百劳圩向钦州以北大垌圩前进。
前锋部队127师于6日在小董圩一带,歼灭敌人二千余人,缴获汽车百余辆,切断了南宁、钦州公路干线,即将向南逃窜敌人分割了南北两部分,128师于7日子啊大寺圩歼敌千余人,129师和127师380团8日进入十万大山,在上思东至莲楼、龙楼地区歼敌46军188师二千余人。
我128师副师长李丕功率领的一个团与师、军失去联系后,于12月4日攻占北海市,歼敌二千余人。稍停后,继续向钦州前进,于12月7日与师主力靠拢联系。
由北向南合围的四野主力一部,先后占领横县和灵山,将由东北方向逃来的敌125师全部歼灭,又在灵山以西地区歼灭敌46军一部,接着在小董圩西北地区,将敌第10兵团残部及伪国防部直属部队残部歼灭,俘敌万余名。由北向南合围的四野主力另一部,占领南宁后,沿宁钦公路南下,在小董圩西北之大塘圩歼灭11兵团残部及71军残部,又于南晓圩歼灭56军一部,至此粤桂边战役围歼战第二阶段乃告胜利结束。
我43军8日进到上思地区后,奉命除129师及127师380团继续向凭祥方向追击逃敌外,军主力在上思地区集结待命。
我军129师于10日在恩乐地区歼敌一千七百余人;12月13日进到与越南接壤之隘店,将敌97军军部及第33师、第82师残部歼灭,俘敌97军副军长郭文灿以下五千余人。
敌约万人逃入越南。兵团司令黄杰被法军软禁,部队放下武器,集中鸿基附近,以后又转到越南最南端的富国岛。三年以后,台湾国民党当局与法国政府达成协议,法方同意全部遣送到台湾,这是后话。
12月19日,我军128师自粤桂边纵队的配合下解放湛江,歼敌一千余人。
由罗定到博白,由博白到镇南关,西征越千里,渡过一道又一道的河流,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岭,克服国民党军残匪设置的重重阻拦,忍受着日夜行军的极度疲劳,战士们不知流下了多少汗水,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但部队发扬了艰苦奋战、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体现了坚定不移的猛打穷追、大胆挺进、快速围歼扫荡残敌的战斗决心,胜利地完成了上级赋予我们的光荣任务。粤桂边战役我43军获得歼敌三万四千人的辉煌战果。
解放战争中,我亲自指挥的三场战斗实属最为得意:辽西战场围歼廖耀湘兵团为一次,南下后率领43军在粤桂边战役中全歼鲁道源、张淦兵团又是一次。这一仗在三天时间里,连续打掉敌人两个兵团司令部,活捉张淦,击毙胡若愚,43军打出了四野主力部队的威风。
以“大包围、大迂回”和长距离追歼为特点的广西战役胜利结束,历时四十天。共歼灭白崇禧及余汉谋指挥下的五个兵团,十七万余人,解放了广西全省及广东南路沿海地区。这个伟大光辉的胜利,是由于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大包围、大迂回”的英明战略指导,四野首长的正确指挥,全体指战员的英勇作战,密切协同,广大前方后方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持的结果。
12月18日,四野首长传令嘉奖粤桂边战役各参战部队的电文中指出:我们在广西、广东南路,业已赢得具有历史意义的胜利,不但对以后海南岛作战有着重要意义,即对邻省的解放和在全国范围内提早结束战争,亦有重大意义。又说:这次作战,我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与第四野战军各兵团协同甚为密切,高度的表现团结友爱精神。各作战部队在进行大的迂回包围和猛打穷追的行动中,皆以奋不顾身的勇气,战胜了大山、河流、泥泞、饥饿和难以忍受的疲乏,神速前进,使敌人闻风丧胆,尽管他们狡猾并逃得那样快,但始终无法逃出我军各部的包围圈,而于最后悉数被歼。
来源:中国历史内参
作者:李作鹏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