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微言网 首页 新闻 新闻 查看内容

熟人盗图后在群聊里意淫 有专人收费P图、AI换脸

2022-1-23 12:09| 发布者: 微言网编辑部| 查看: 107| 评论: 0

摘要: 李南自称是在读大学生,他观察,被盗发照片的女性年纪在高中生到30岁居多;大部分盗发者与她们年纪相仿。盗发者多是照片主人的同学、朋友、同事或伴侣,但也有人直接把抖音、小红书上的陌生女性照片搬运到群里。(视 ...

李南自称是在读大学生,他观察,被盗发照片的女性年纪在高中生到30岁居多;大部分盗发者与她们年纪相仿。盗发者多是照片主人的同学、朋友、同事或伴侣,但也有人直接把抖音、小红书上的陌生女性照片搬运到群里。

图片

(视觉中国/图)

事情发生近一个月,林柔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他会做这种事情?”

2021年12月24日晚,陌生网友李南私信告诉林柔,她的照片被发到一些Telegram(一款境外匿名社交软件)的“yy群(意淫群)”里。这些照片带有水印,是林柔曾经发在微博上的日常照片。

林柔拜托朋友进入这个名为“盯射Chat”的群聊。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在过往二十多天的群信息里,找到了林柔的几十张照片,被重复发布了四百多次。这些照片最早拍摄于2019年夏天,除了微博,还有林柔发布在QQ空间、朋友圈的照片,有的她已设置为不可见;更有她仅分享给几位至亲好友、并未发布在社交平台的随手拍。

震惊之余,林柔报了警。后来她发现,发布者是她从高中到大学的六年好友陈某。

除了林柔的照片,陈某还在网络平台上发过其他女性的自拍、身材照片以及私密视频。“我随手划过上千条信息,对应的是一段段友情,爱情,甚至亲情(的破碎)。”林柔在一篇描述自己经历的文章中写道。

2021年12月27日晚,林柔把自己的经历发布在社交平台上,引发舆论哗然。实际上,林柔并非第一个因照片被盗取而选择通过网络途径发声的受害人。过去一年来,不时有像林柔一样的受害者试图寻求公安机关和法律的帮助,但大部分受害者因为各种压力,没能主动报案。

近日,南方周末在Telegram里找到与“盯射Chat”性质相似的网络聊天群。在那里,群成员发布女性的生活照、自拍、裸照、私密视频,并对群内照片加以羞辱性评价。此外,群聊设置了完整的审核、投稿机制,还有专人收费P图、AI换脸,经过“处理”后的照片带有更强的性暗示意味。

初步统计,这些群聊累计人次超过100万,每个聊天群内同时在线数千人。除却境外社交匿名软件,在包括百度贴吧、QQ群等境内的网络平台里,同样存在类似“盗用女性照片”的行为。

图片

林柔在“盯射Chat”群里发现了被盗用的照片。(资料图/图)

身边的照片盗发人

整理被盗发的照片时,林柔意识到发布者账号的头像、昵称都非常熟悉。她高度怀疑那是自己的同学陈某。林柔告诉南方周末,她和陈某高一同班,后来在不同的城市上大学,也一直保持联系。在朋友们眼里,陈某是一个友善、正直的人。

陈某没有作出任何辩驳,在林柔的质问下,直接承认了自己的所为,但对开始发布照片的时间、照片数量、所盗发照片涉及女生的人数含糊其辞,给出的回答远没有林柔和朋友在群内查看到的严重。

与林柔的经历类似,把余意的照片发到Telegram上的,也是身边的熟人——前男友许某。2021年5月,经陌生网友提醒,余意在Telegram群聊发现了自己被合成处理的照片——一位发布者把余意的生活照和另一位女生的裸照、私密视频组合在一起,共二十多张,发在两个分别有4万人、18万人的聊天群内。

余意向南方周末回忆,聊天群里几个账号频繁提到她和另一个女生的私人信息,是“不会再有别人知道的信息”。她怀疑发布者是前男友许某。两人交往时,许某曾提出拍摄余意的照片,她拒绝了。分手后,陌生网友提醒余意,在推特上看到了她的照片。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手一直在发抖。”余意不记得自己怎么去的派出所、怎么做的笔录,只记得警察告诉她案件“没办法走刑事”。在成都某派出所里,许某和父母向她道歉,并保证不会再发照片。但没过多久,余意就再次发现许某在聊天群里发布了自己的照片。

她陷入绝望:“我检索他的聊天记录,看着他肆无忌惮地谈论着‘进局子不算事’,谈论着我‘值多少钱’……”此外,余意还看到群成员互相邀请私聊、互换照片,或公开照片主体的个人信息。许某曾直接说出余意和另一位女性的校名,问群成员“有没有校友”。

每当有新发的女性照片,余意都会留意群里的发言。这个聊天群里常有对话:“你的朋友这么顶吗”“我把我老婆裸照发给了前女友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分享老婆女儿的私(单独交流)”“我有个处女”“多大,什么质量,多少钱”……

“内容不堪入目,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余意说。她随即找到律师,希望以许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理由再次报案。“不敢想象身边到底有多少男性潜伏在这样的群里。”

2022年1月1日前后,另一名受害者秦娟在微信上收到数条来自同一个人的好友申请,其中写着:“你身边有朋友玩推(特)的,在推(特)上发你照片”。秦娟通过了好友申请,并要求对方解释。

秦娟向南方周末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对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发了一张她的照片,问是不是她。秦娟回应后约半小时,对方又发了两张照片,又让秦娟“评价”。秦娟随即把这名男子拉黑。她猜想,盗发照片的人很可能是学校同学,但直到南方周末发稿,秦娟也没查出究竟是谁发布了自己的照片。

“最安全”的通讯软件

2021年12月30日,南方周末通过林柔朋友提供的链接,进入前述名为“盯射Chat”的Telegram群。

群内7288人,彼时有200人在线。林柔在社交平台上的声明,在群内激起了不小的涟漪:“翻译翻译,什么叫‘盗发’?自己公开到社交媒体的照片,难道不允许别人分享吗?”“既然不想被意淫,为何要把自己的照片P得那么美?为何还要发到社交媒体上公开?”有成员这样说道。

图片

事情被曝光后,新组建的“盯射Chat”群内成员发言。(资料图/图)

Telegram,号称最安全的即时通讯软件。据其官网介绍,通过Telegram发送和接收的所有数据,都无法被第三方破译。某种程度上,这个“安全”的社交平台放大了匿名者们心里黑暗的角落。

2022年1月7日,名为“小坨子”的B站up主在视频中声援林柔,当天,南方周末发现,这位up主的真实姓名、出生年月日、身份证号、手机号、邮箱、QQ号、新浪微博账号以及详细的家庭住址就出现在了群内。群里有成员愤慨表示,该女生“歪曲事实、蹭热度的视频已经高达114万播放量”,呼吁其他人一起去“问候”她。

“小坨子”告诉南方周末,她被扒出的手机号码已经没有在用了,不知他们有没有买短信“轰炸”。比起实际影响,她更担心的是,当她的资料全部被扒出后,他们会用她的身份干非法的事情。“现在微博和B站我都把生活照给删掉了,怕他们再次做出过分的事情,”小坨子说,“但是我知道(我)越害怕他们越兴奋”。

截至1月9日,南方周末在Telegram上找到15个与“盯射Chat”相似的聊天群,累计参与人次1104890。平均每个群人数超过7万,其中四个群人数在10万人以上,人数最多的群有28万人。

南方周末观察发现,群聊消息每天更新上千条,内容多为女性的生活照、自拍、裸照、男女性生殖器官、性交视频等。

不少上传者会炫耀自己与照片中女性的关系:“朋友”“表妹”“妻子”“女儿”……在发布照片的同时,他们会公布自己在国内的地标,并“邀请”其他群成员对照片加以评论、侮辱。关系越亲密,他们收到的评论回复往往会更多。

每个群里还会有专人承接P图或AI换脸业务,价格在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常见情形是,女性的头像被从正常的生活照或自拍中“抠”出来,嫁接到另一个女性的裸照上;或是把男性生殖器官P到女性照片上。

部分群设有专门的审核机制。进群如果想解锁全部近三万张照片和近一万部视频,要在两小时内转发对话和群链接到另外三个200人以上的群组。系统会在12小时之内自动审核转发的有效链接。

群内也有完整的投稿、分享操作体系。成员可以选择主动分享女性的照片、视频和个人信息等,也可以投稿给群主、管理员、博主让其代发。投稿有规定的格式,包括但不限于目的、姓名、身高体重、坐标、职业、联系方式、地址/学校名字、做过最刺激的事、特殊癖好等。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告诉南方周末,类似的群聊和行为“很猖獗”。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九条规定,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他人不得制作、使用、公开肖像权人肖像。未经肖像权人同意,将女子私人照片上传至国外网站、群组的行为属于侵犯他人肖像权行为,应承担侵权责任。韩骁分析,上述行为“百分之百侵权”,“如果照片本身有明显的私密性,擅自转发者还侵犯了当事人的隐私权”。

“一点没有感到害怕”

提醒林柔的陌生网友李南最初是在百度贴吧发现了不同女生的照片。他向南方周末推测,或许一开始自己逛的贴吧里男性比较多,“都不用搜,算法就把这些内容推荐给我了”。

他承认,一开始看到这些内容,会自然地想要看更多照片,但后来看的帖子越多就越奇怪。“有的帖子发一个戴眼镜的女生,底下就有评论说戴眼镜的(女生)很骚之类的。”他感到疑惑,“一个很正常的人,被他们说成这样,我觉得有点离谱。”

有次一张照片带有水印,李南意识到,发帖人应该认识照片主人公。李南先回复了评论,希望对方不要肆意评价别人,结果遭到对方嘲讽,“一气之下”,他决定通过水印,找到照片的主人,“提醒”她照片被人转发了。

李南发现,一些境外社交平台如推特、Telegram,以及境内社交平台如QQ群、百度贴吧都存在类似“盗图”“评价”侮辱女性的内容。相比而言,推特、Telegram上的言论和照片性质更恶劣。

李南回忆, 第一次提醒那位女生成功后,自己有了一些成就感,后来看到带有水印的照片,就会有意识地去做提醒照片主人。“后来看的照片多了,人已经麻(木)了,刚开始是为了看图,后来直接奔着水印去。”

李南自称是在读大学生,他观察,被盗发照片的女性年纪在高中生到30岁居多;大部分盗发者与她们年纪相仿。盗发者多是照片主人的同学、朋友、同事或伴侣,但也有人直接把抖音、小红书上的陌生女性照片搬运到群里,照片的发布和讨论也不局限于平台,“我觉得凡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平台都会存在这样的群体”。

李南称自己从未参与过Telegram群内的交流。他推测,盗发照片、对照片评论的人可能是为了获得某种精神上的满足。而群内卖换脸软件、做P图生意、建立付费群,则涉及利益往来。

林柔的遭遇引发关注后,李南发现“盯射Chat”群成员“一点没有感到害怕”。他猜测,群成员可能认为群内行为不算严重。他曾在群里见到有人讨论,说这种行为“只会涉及肖像权而已”。“他们好像并没有觉得自己在侮辱女性”,李南说。

网络空间与现实世界的区别可能也是群成员的一层心理保护膜。李南举例,就像盗发林柔照片的陈某是一边和陈柔聊着天,一边在Telegram聊天群发了她的照片。李南分析,群聊有私密性,同一个群组中的成员都是“同类人”,再者,外网也相对更为“安全”。

在提醒了数十位女性的同时,李南自己也有过挣扎。很多照片被女性的熟人盗发,“可能我的提醒就毁了一段友情,或者一段爱情”,但身边男性朋友的态度也让李南奇怪,“都没什么人在意,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资源”利益链

多位采访对象告诉南方周末,利用类似群聊、网站牟利的情况不在少数。

南方周末在Telegram、QQ等平台多次发现付费群聊。有一次,南方周末扫描其中一张QQ付费群的二维码,进入了一个“审核群”,群内公告表示,该审核群“禁言,每天会定时清空”,群成员可选择进入付费群或免费群,付费群“门票50,人数目前在420人以上,潜水党少,可参与投稿羞辱、写文比赛领奖等活动,群内有会P图P字的大神”,还设有Telegram群作为备份;免费群则“没有上述福利,仅聊天”。

在付费群内,群聊管理员不时提醒,“长期潜水,超过一个月,将会有可能被踢出群聊,请大家保持发言频率。”

除却付费群,一名受害者程蓉和男友在不同平台寻找他们的照片和视频时,也逐渐了解到这些照片的流向和背后的产业链。

一开始,程蓉和男友会挨个联系照片发布者,向其询问视频或照片的出处。其中,有的账号是推广账号,程蓉就联系对应网站的工作人员,由工作人员帮忙删除照片和视频。

还有多位发布者说,他们是在某私房俱乐部论坛看到照片,便保存下来。

程蓉于是联系这位私房俱乐部论坛的客服,却没想到对方要求他们支付一笔数额不小的钱“资源买断”。程蓉告诉南方周末,他们联系过的平台大部分都会帮他们删除,找不到客服导致无法删除的情况极其罕见。“而要我们付款才能删除的,真是第一次碰到。”程蓉说。

程蓉最终没有完成这笔交易。南方周末在点击进入程蓉分享的私房论坛后,发现该论坛依然活跃,不断有新的帖子发表出来,总帖数超过5000万。论坛内的“资源”以百度网盘链接的形式分享,文字描述尺度大,有的“资源”同时发布了女性的姓名、年龄、职业、学校、身高、体重等个人信息,还附有详细的下载说明。

论坛设有四大分区,所有内容都需要注册会员后才能观看,其中一个分区需要充值“私房钱”购买“资源”,另一分区则要审核通过后才有购买会员、观看的资格。

程蓉曾就此向一名网警咨询,对方建议他们和平台联系删除视频,但若遇上联系不上客服的平台,除了不予理会,别无他法。

“类似色情网站、群组都比较隐蔽,反侦查能力比较强,普通搜索等方式并不能发现这类网站。”韩骁向南方周末解释,这类网站会不定期更换网址,在举报后还是会有新网址出现,服务器也多设在国外,难以从根源进行铲除,最终导致发现难、取证难。

“平台有监管义务”

找不到生活照片泄露的渠道,秦娟只得关闭朋友圈,并向微信投诉那位加她的人。

程蓉也查不到照片视频传播的源头。她和男友可以联系平台删除相关视频,却无法保证他人是否会下载,或再次发布。目前,程蓉唯一的办法就是看到他们的照片或者视频,再联系客服帮忙删除。

“他们每天审核的视频可能有几千,甚至上万,没有办法每天去帮你盯着。”程蓉深感无奈。

2021年1月,杨洁收到李南的截图,被告知她的照片被盗发在百度贴吧。杨洁立刻到截图所在的“女同学吧”查看,发现同一账号还发过其他十一位女生的照片,全部是她的高中同学。杨洁把女生们召集起来,通过社交平台访问记录和贴吧的发帖时间锁定了高中同学刘某。

此后,杨洁向百度贴吧举报过刘某的账号却没有成功。事情暴露之后,刘某自己注销了账号,但截至南方周末发稿,这个账号发布过的帖子仍能被搜索查看,贴文依然留在有62.8万人和10.7万人关注的吧里。

Telegram群和推特的情况也差不多。肇事男生陈某曾答应林柔会注销其账号,删除所有发布过的内容,并要求“投稿”过的博主删除推文和照片。但南方周末发现,林柔的照片和个人信息依然全部保留在群聊记录和推文中。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石佳友告诉南方周末,不管侵权行为在境内还是境外,如果受害人在境内,都可以寻求法律的帮助。只是对境外的侵权人可能会有执行困难的问题,“至少管辖没问题,我们可以管辖”。

但对境外网站违法信息的识别确实存在一定困难,“至少国内平台上的信息可以被删除或阻止访问。”石佳友补充。

韩骁表示,平台有义务对类似群组和账号加以监管。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加强对其用户发布的信息的管理,发现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该信息,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防止信息扩散,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但除网站、群组较为隐蔽的问题外,平台需要面对的数据量很大,目前只能是“举报了再处理”。韩骁希望,公安机关或者互联网管理机构能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在合理的范围内加强数据的读取和相关取证工作,“做一个适度的管理”。

韩骁补充,如果无意间发现类似网站、群组,普通公民有举报的义务。除了向平台举报,还可以向国家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或向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中国互联网协会旗下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投诉平台举报。

受害者的选择

从2021年2月第一次顺着被盗发在贴吧的图片水印提醒了受害者后,李南后来还陆续提醒了六七十位受害女性。但其中,报案的只在少数,大部分受害者选择删除或者隐藏微博、发一条微博骂盗图者,或是不予理睬。

杨洁的例子让李南印象深刻。“(锁定盗图者刘某的过程)是最团结的时候了。”杨洁说,但后来收集证据、报警时,女生们各有不同想法。

有人不太重视这件事,甚至指责杨洁告诉了她这件事、给她看了盗发照片的帖子,“影响了她过年的心情”。

“她们觉得没有实质性伤害,”杨洁告诉南方周末,“此前不知道,对生活没有影响,如果此后也装作不知道,那么也没有任何影响。”最后和杨洁一起去报警的只有其中四位女生,刘某最终被治安拘留15天。

林柔后来选择了私下解决。她说,如果要去法院起诉,自己就必须不断回忆这件事,还要一直跟陈某接触,可能会受到很大的精神折磨。最后,事情以一封手写道歉信和一笔小额精神赔偿费告终。

余意的前男友许某被治安拘留五天。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散布他人隐私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电话以及其他通讯工具传播淫秽信息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三千元以下罚款”。

韩骁认同警方对刘某和许某的处罚。“要构成诽谤、侮辱罪的行为,必须是情节严重的。” 韩骁说,“情节严重,一般是手段恶劣,后果严重,影响很坏的情形。比如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精神失常、自残、自杀等严重后果的,或者引发公共秩序混乱的。”

此外,韩骁提出,由于侮辱罪、诽谤罪属于自诉案件,意味着林柔和余意首先要向法院提起诉讼。

后来,许某在推特上点赞了余意的照片。余意联系他的学校,校方称对许某被处罚一事并不知情。

“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我,我什么时候才能开始我的新生活。”余意说,许某现在依然在读书,甚至交往了新女友,而自己“每一天都像溺水了一样,根本无法呼吸”。

(应受访者要求,林柔、李南、余意、秦娟、程蓉、杨洁均为化名)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张蔚婷 黄梦琪 南方周末记者 汪徐秋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