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微言网 首页 新闻 新闻 查看内容

不眠的三天四夜 香港理工大学经历了什么?

2019-11-18 21:18| 发布者: 110| 查看: 412| 评论: 0

摘要: 昨夜,香港市民的目光都关注着香港理工大学。11月14日傍晚,示威者进入理工大学设置路障并堵塞红磡隧道;16日晚间,暴徒首次与警方发生武力对峙;17日下午,香港警方将理工大学一带的暴力行为定性为暴动……以往繁忙 ...
昨夜,香港市民的目光都关注着香港理工大学。11月14日傍晚,示威者进入理工大学设置路障并堵塞红磡隧道;16日晚间,暴徒首次与警方发生武力对峙;17日下午,香港警方将理工大学一带的暴力行为定性为暴动……以往繁忙的红磡道路一片死寂,承载着知识和文明的理大校园、香港历史博物馆成为硝烟四起的“战场”。

5个月,示威冲突以难以想象的规模和程度在香港不断发酵,而这一次,暴力火焰的蔓延之处是本该宁静和平的“象牙塔”——大学校园。

继11月12日晚暴徒侵占香港中文大学并在二号桥与警方爆发激烈对峙,一周内,香港大学、浸会大学、理工大学等相继“沦陷”。暴力示威者利用大学校园为据点,肆意破坏校园,逼迫正常学生“罢课”,并骑劫大学生来实行暴力行动,让全港市民为之心寒。

香港理工大学位于香港九龙红磡地区,学校东侧有多座天桥横跨红磡隧道,而红磡隧道,是连接港岛与九龙的交通生命线。14日傍晚,红磡隧道已全面停运,隧道上面的天桥被暴徒用桌椅和杂物堵死,广阔的车道上空无一人,不时有黑衣人在天桥顶上来回穿行,气氛十分紧张。当晚,红磡隧道收费站被几度纵火,消防员扑灭后,黑衣人又偷偷靠近。他们刻意趁消防员不备,把燃烧的汽油弹放在电箱里,而近在咫尺,正在灭火的消防员却对此一无所知。隧道收费站岗亭不断发生爆炸,被烧得熏黑一片,滚滚浓烟弥漫在夜空里,四顾无人的红磡如同一座死城。

漆咸道南和柯士甸道交界的十字路口,是这三日来接连交火的火力点。这里比邻理工大学教学楼,还有嘉诺撒圣玛利书院、香港历史博物馆等历史建筑。从14日开始,上百名暴徒就在这个十字路口肆无忌惮地扔砖头、纵火。漆咸道上散布着大量砖块、铁栅栏和刺钉,从人行道上被撬下来的砖头被砌成一个个拱门的形状,每当有车辆经过都会马上被扎破起火。

16日晚,暴徒与警方首次在漆咸道南和柯士甸道路口形成对峙。这一夜,密集投掷的汽油弹在历史博物馆外形成冲天烈焰,火光把夜空映照得如同白昼。冲突持续到凌晨两点,现场留下一片狼藉,黑衣人躲进教学楼内,许多年轻人直接躺倒在如同废墟的路面上。

一夜硝烟未尽,第二天(17日)早上,有一百多名市民自发到理工大学附近清理路障,黑衣人随即与市民发生冲突,防暴警察赶到现场进行驱散。冲突从早上一直持续到半夜,数不清有多少次,暴徒形成伞阵推进,警方出动水炮车喷射蓝色水剂,黑衣人疯狂投掷汽油弹形成一片火海。水、火和烟雾充斥在这个小小的路口,漫天的胡椒烟雾将道路、建筑和空气都染成了蓝色,让人窒息的气味久久不散。

连接理工大学和红磡隧道收费站的畅运道行车天桥成为另一个火力点。入夜后,失控的年轻人们每人手持一个汽油瓶往桥中心的路障“冲锋”,路障的另一边是警察防线,密集的汽油弹竟直接点燃了一辆尝试靠近的警车。不远处,另一座人行天桥则数次起火,烧成暗红色的水泥块如熔岩般脱落,空旷的城市里不时回响起爆炸声和枪声,让人恍惚间觉得这不是香港,而是某个中东国家的战场。

此前报道

↓↓↓

乱港分子暴行升级香港

警方包围理大,首次发出实弹警告

18日,理大校园内暴徒仍在与警方对峙。

在暴徒持续占领香港理工大学,暴力行为进一步升级后,17日深夜警方连夜部署平暴行动,直至今晨已将理大包围。

香港警司刘肇邦17日深夜在“香港警察”脸书账号上发布声明,警告理工大学内的所有暴徒,倘若警方再遭到致命攻击,将使用实弹还击。有港媒指出,这是自6月爆发示威活动以来,警方首次作出实弹警告。

香港警司刘肇邦(图自脸书视频截图)

17日,香港暴徒从高处发射汽油弹、砖头、弓箭、钢珠,进行无差别袭击,导致有警员左腿中箭,有记者烧伤等。到了晚上,暴力行为再一次升级,暴徒火烧行人天桥和港警装甲车。27小时内,暴徒投掷了上千枚汽油弹。

警方通报截图

接着,刘肇邦通报了一起暴徒袭击警员的案件。他表示,在17日晚约10点,警方于柯士甸道设防线。警方防线当时正向漆咸道南方向推进,“期间有暴徒驾驶一架白色私家车,蓄意从后撞向警员。在场警员发现后方有私家车冲向他们,一名警员向这私家车开了一枪”。

另据《文汇报》报道,警方深夜指出,理大校园内藏有大量的攻击性武器,包括易燃液体的危险品,警告任何人进入或逗留于理工大学范围,并协助暴徒均有可能视为参与暴动。

报道还称,有一部分理大暴徒在晚上纷纷换衫,爬墙或由小路逃离校园,在校园附近有数十人被捕。

17日,警员腿部中箭(图自港媒)

综合港媒报道,在17日晚11点,香港记者协会表示接获警察公共关系科的电话,告知所有离开理工大学的人都将被逮捕,除非能够出示有效的记者证明文件。

当晚约11点半左右,在面对暴徒汽油弹攻击时,警方曾一度用广播向暴徒喊话说,“只有一条路让你走,就是投降”。

5大学校长发联合声明

敦促学生校友离开理大

18日凌晨,理工大学校长滕锦光联同浸大校长钱大康、城大校长郭位、科大校长史维及港大校长张翔发出呼吁,希望在理工大学一带的各方克制,促请学生、校友及其他人士尽快离开。

理大校方早前指出校园附近暴力持续升级,校园控制中心已撤走,再无保安留守,敦促学生及教职员,从速离开。校方也严正谴责占领校园人士的所有违法和暴力,呼吁同学冷静理智克制,拒绝参与任何暴力或违法活动,呼吁学院院长、系主任、老师、同学亲友等劝说同学立刻停止任何激进行为。

香港理工大学校长:

愿意陪同相关人士前往警署

橙新闻报道称,从17日晚到18日凌晨,理大校长滕锦光一直在与警方商议,希望让理大校园的冲突得以和平结束。他通过一段视频讲话表示,若校园内人士和平离开,他将会亲自陪同有关人士前往警署。

理大校长滕锦光(视频截图)

《星岛日报》报道称,18日凌晨,滕锦光希望去现场与学生交流,但警方称有危险,认为他不适宜进去,因此通过视频讲话。

滕锦光在视频讲话中表示,已经接获警方保证,如果校园内人士不使用武力,警方也会停止武力,呼吁校园内人士和平离开。

滕锦光还表示,校方会协助理大学生渡过艰难时刻,并尽力提供一切援助。

港中大撤离发起人:

像蚂蚁搬家一样把五百多名内地同学“运走”

11月12日,暴徒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内疯狂纵火,破坏道路,用带火的弓箭、汽油弹等袭击警察。

当晚,香港中文大学博士生张婷作为组织人员之一,帮助校内数百位内地学生撤离香港。在撤离工作结束后,张婷接受了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专访。

此前,在10月10日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对话会上,张婷面对台下一些学生的辱骂攻击,仍然坚持用普通话冷静理性地发言,劝诫香港学生远离暴力,并质问他们:“你们没有想过,恰恰是你们自己在破坏香港的法治、自由、民主?”

专攻生态环境领域的她,准备在博士毕业后回到内地继续做研究。她说,行动胜过千言万语,我们这一代青年要让香港人看到国家继续蓬勃地发展、腾飞,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这是我们共同的祖国”。

以下是部分专访内容: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10月10日,当时你在校长论坛上用普通话发言,当时香港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你对香港形势的预判如何?

张婷:当时香港局势还没有那么糟糕。虽然内地学生和本地学生已经有摩擦,但大家认为本地学生还不至于太激进,所以我当时想呼吁那些暴徒尽快收手,还想救救香港。我同时也预计未来形势会逐步恶化,不过没想到恶化速度如此之快。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组织内地生撤离?一共撤离了多少人?

张婷:星期二,也就是12日晚上我们开始撤离,13日撤离了一天,到14日撤离了差不多五六百人吧。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12日香港中文大学校内的情况是怎样的?发生了什么让您觉得内地生有必要撤离?

张婷:实际上11日(香港)中文大学校内已经比较危险了,黑衣人和警察不断对峙,但还没有同学大规模撤离。12日,在一栋学生宿舍楼下聚集了一些黑衣人,学生们有些害怕。学校周围的路也被黑衣人损毁,同学没办法出校。这时我意识到,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不管暴徒是否攻击我们,我们内地生都会处于被动的状态,我担心在极端情况下,内地学生会被暴徒当作“人质”。当时,我们同学自己也陆陆续续准备离开了,但是周边路况恶化,打车困难,所以从七八点钟的时候,我开始组织协助学生撤离。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你当时是通过什么渠道联系需要帮助的内地学生和提供车辆的爱心人士呢?

张婷:我们(内地生)有很多微信群,那天晚上我建了一个新的群,在各个群里发这个群的二维码,想撤离的学生就可以自己进群。我有几个朋友有车,本来我想着能帮一位是一位。但是一辆私家车只能载几个人,所以我们需要很多司机。没想到,短时间内通过微信网络我们就联系上了各界的爱心人士,不停地有私家车加入。我算是一个发起人,只要愿意帮助撤离的有车人士,我确认可靠后就拉他们进群。我们要做的就是联系学生和司机对接,让学生去一个集中的集合点,司机不断地来回接,确保集合地点不断有车过去增援。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帮助学生撤离的全都是私家车吗?

张婷:我们是多种方式同时进行。也有4辆大巴车,但是80多人聚集在一起,目标已经很大,引起了黑衣人的注意。更多还是用私家车,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内地生“运走”。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当时学生们的情绪是怎样的?有害怕、担心、焦虑吗?

张婷:有一些是害怕的,每个人面对压力的心态可能不一样。而且当时形势是一个快速恶化的过程,前一秒还是安全的,后一秒可能就不安全了,是不可控的。每个人不同时刻,心态可能都是不一样的。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在撤离过程中,有哪些组织参与帮助内地生了呢?提供了哪些帮助?

张婷:多个社团、同乡会、校友会、基金会都有参与,学校和警察也提供了很多帮助。举几个例子,比如学校帮忙找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给内地生提供住宿和学习场所,警署提供了水警轮(一种海上交通工具)。参与的组织太多了,这两三天每一时刻都在发生新情况,我没办法把事情描绘得那么真实具体。我太久没睡觉了,可能需要缓一缓,等我大脑还能运转的时候,才能去回忆整个过程。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关于这次撤离,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张婷:我最想说的是,这次撤离工作是社会各界协助的结果,民间的社会组织、爱国爱港的团体以及个人、相关政府人员、学校热心同事、警署等等,社会动员了巨大力量,齐心协力去完成这件事情。我非常感谢他们在这样的危急时刻,给予我们无私的帮助。作为组织人员之一,我们最初也是起源于一个小小的念头,不想让内地在港学生受到任何伤害,没想到却有这么大的动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