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206|回复: 0

拖垮8个家庭的拼改装货车:牌照运营执照真的,车假的(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18 16: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采写 / 尹姝雅 张爔文

2016年春天,崔吉山贷款买下新货车成为一名车老板

山东滨州无棣县的农民崔吉山一直有个“发财梦”——买一辆货车、雇一名司机跑运输。

2016年,时年53岁的崔吉山贷款42万元,从当地一家物流公司买下一辆崭新的、证照齐全的欧曼牌380大货车,终于在“知天命”的年纪当上了车老板。只是大货车没能致富,反将他带上了一条艰辛的维权路。

购车一年多后他才发现,自己所买的大货车为非法拼改装车辆,频繁的故障、高额的维修费以及贷款,几乎拖垮了崔吉山的生活。

和崔吉山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另外7名农民。几经辗转,他们向各方了解到的情况是:车辆出厂合格证是真的,牌照和运营执照是真的,年检是合格的,唯有车辆本身是假的。

不知不觉的骗局

对于年过半百的崔吉山来说,2016年1月19日是难忘的一天。这天,他和弟弟崔吉盛、崔吉勇一起来到无棣鸿昌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昌物流”),各自订购了一辆欧曼380型大货车。

买辆货车,再雇个司机跑运输,是崔吉山一直以来的“发财梦”。

三兄弟选择从鸿昌物流购车,是因为将车挂靠在这里后,鸿昌物流可以代办包括车辆挂牌、道路运输证等所有手续,此外还能提供购车贷款,最重要的是提供货源——从河北黄骅港把煤炭和焦炭拉到山东邹平县的钢厂。对于车主来说,货车不过是载货工具,稳定的运货渠道才是根本。

接待他们的是鸿昌物流经理张忠峰。无棣县不大,他们和张忠峰都是熟面孔。崔吉盛和崔吉勇此前买过挂靠在这里的二手货车,和张忠峰称得上是朋友。几个人乐呵呵地打了招呼,一起去停车场看新车。

崔吉山回忆,当时鸿昌物流的停车场上并排停着三四辆欧曼牌380型大货车,鲜红的车漆显得明亮又气派。张忠峰向他们介绍,这几辆车是直接从生产厂家北京福田戴姆勒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福田”)开来的,质量绝对有保障,其中一辆车上还挂着“京”字打头的临时牌照。

崔吉山说,货车价格是42万元,比无棣县当地的市场价格便宜2万元左右。他当时手头拿不出这么多现钱,张忠峰告诉他,鸿昌物流可以提供贷款。

崔吉山的借款协议显示,他交了3万现金首付,又先后从鸿昌物流贷款42万左右。一分利,两年还清,按照合同约定,公司每月将从车辆运费中扣除17000元。此外,他们还签订了《代办车辆登记落户手续服务合同》,鸿昌物流为其代办营运手续后,车主自行经营,公司将继续提供相关服务。崔吉山本人没有驾驶证,也不懂货车。他不清楚买车应该有的流程和服务,当天既没有要求看车辆出厂合格证、发票等手续,也没有问清楚车辆是否享有“三包”等服务,甚至没有同鸿昌物流签订买卖合同。

“信任”,是所有车主事后反复提到的一个词。崔吉山说,张忠峰的族兄弟张海峰也在鸿昌物流买了车,两人是一个村里一起长大的发小。崔吉山由此吃了定心丸,“张忠峰的族兄弟都在这里买了车,他还能害我们吗?”

那天,崔家三兄弟三单签成,所有人都心情不错。张忠峰甚至叫了几个在场的员工和车主,请哥仨吃了顿饭。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骗局之中。

上图为崔吉山所购货车的出厂合格证,下图为崔吉山所购货车为非法拼改车的依据

“新车”变“假车”

崔吉山介绍,2016年开春货车开始运营,弟弟崔吉盛和崔吉勇的两辆新车也交给他来管理运营。2016年3月份,外甥王海洋看到他们跑车干得不错,也在鸿昌物流加买了货车。平日里,崔吉山统一管理着四辆车,沟通司机、计算账目,都由他来负责。

但车辆运营之后就小毛病不断,今天风扇上的皮带断了,明天货车的差速器坏了。 崔吉山一开始没放在心上,只觉得是新车磨合期的正常情况,在哪坏了就在附近维修。

第一次出大问题,是2017年的夏天。那天,崔吉山在沾化港等待四辆车来运货,这时王海洋的货车司机打来电话,告诉他王海洋的车后桥有零件坏了,车挂不上挡没法跑了。崔吉山急忙联系滨州市的4S店前来维修。

维修工程师姓毛,带着两个修理工很快赶来。毛工钻到车底下查看变速箱和发动机,又爬出来绕车检查了一遍。之后,毛工询问崔吉山在哪里买的车。当得知是从当地一家物流公司买的后,他点点头,“这就对了,我可以不客气地跟你说,这个车是假的。”

毛工告诉崔吉山,车梁上印有车辆识别号码,和人的身份证号一样,如果能在北京福田系统内查到就说明车没问题。但是王海洋车上的发动机、前桥、后桥、变速箱,包括驾驶室门边上的编码,一个都不对。离开前,毛工对崔吉山说,在哪里买的车就去找谁,4S店无法保修,也不负责。

崔吉山愣在原地。他给鸿昌物流打电话,电话那边,物流公司斩钉截铁地否认车是假的。崔吉山无奈,先帮王海洋联系了另外的修理厂,买了零件修了车。

为了搞清楚事实,崔吉山托自己在车管所工作的亲戚调出了自己那辆货车的档案,查看合格证和发票。结果发现,车辆合格证是北京福田的,购车发票却是济宁市梁山鸿辉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梁山鸿辉”)的——这和鸿昌物流卖车时所说的“从北京直接买来”的说法不符。

崔吉山告诉记者,在2016到2018年期间,从鸿昌物流购车的另外几个车主,货车也先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故障。其中,张海峰的车前方向机拉杆坏过,险些引起侧翻;张永森的车方向拉杆断裂,方向失灵,向右侧翻,在车上帮忙押车的老丈人肩胛骨骨折。几人也先后印证,自己的车,零部件的编码与合格证上的编码对不上,疑似为拼改货车。八个车主聚到一起,决定把这几辆车查到底。

几人前往无棣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市监局调查后认为“犯罪数额比较大”,遂交至无棣县公安局调查。2020年12月4日,公安局调查结果显示,这几辆欧曼380型大货车并非合格商品车,是以各项试验车的废旧零部件拼装生产而成。

司法鉴定结果显示,崔吉山等所购车辆为非法拼改装车辆

“合格”的拼改装车

一辆货车上路之前至少要经过两次检验,一次是生产企业的出厂自检,一次是车管所的挂牌车检。此后,车辆还需要每年接受车管所年检,以确保符合上路标准。让车主们困惑的是,八辆严重不合格的非法拼改装车,究竟是如何经过整个检验流程而最终上路的?

据了解,生产企业的合格性检验,是车辆出厂前必经的一道程序。检验完成后,生产企业将按规在“合格证信息管理系统”填报及上传车辆合格证电子信息,向工信部申领合格证。崔吉山等人的货车,均有车辆合格证。

深一度记者向机动车合格证管理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咨询,她表示,“企业上传数据,实际合格与否应由企业自己检验,我们不可能每辆车都去查。如果后续存在质量问题,会有相应的质监部门来管理。”

发现问题后,崔吉山找到北京福田总公司。福田公司确认,崔吉山名下货车的合格证可以在工信部查询到,是通过公司正式手续办理出的“真证”,但对方否认涉事车辆由福田生产。

2021年,崔吉山等人将北京福田等中间商告上法庭,他们认为福田公司应对货车质量负责。该案在怀柔区法院开庭审理时,北京福田的代理人王贤国称,车辆合格证是被一个叫杨勇的经销商骗取,怀疑是他拿着合格证找相关厂家自己生产出实际车辆。八名受害车主的委托律师曹祥海回忆,在无棣县公安局的笔录中,杨勇称合格证只是正常领取,而并非骗走,未参与不合格车辆生产。

曹祥海表示,北京福田递交给法院的证据仅能说明合格证由杨勇领取,却无法证明“骗取”行为的存在。对此,记者致电北京福田代理律师蒋苏华,截至发稿,对方尚未作出回应。

曹祥海认为,本案复杂之处在于涉案车辆的合格证是真的,由具有合法生产车辆资格的厂家发出。这也成为了中间几家公司连环买卖的“免责牌”,他们都以此为由,推卸责任。

由于出厂合格证数据由企业自检自传,为确保上路车辆符合国家安全技术标准,申请挂牌登记时,货车需要在车管所完成二次检验。

在发现问题之前,崔吉山从来没有和车管所直接打过交道。车辆挂牌、车辆年检,全部由鸿昌物流代办,具体过程他们一概不知。

2022年2月16日,北京怀柔区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作出鉴定意见,认为八辆欧曼380大货车与《合格证》机动车技术参数严重不符,鉴定标的物为非法拼改装车。鉴定书显示,标的物没有尿素罐,不符合行驶证登记车型特征;车架打印号码与车辆铭牌号码不符;发动机铭牌与车辆铭牌及发动机机身打印型号不符。

深一度记者向车管所下属的一家机动车检测厂咨询,专业人员表示,机动车挂牌车检需要按照国家标准,核对车辆与合格证数据是否相符。“毕竟是人眼看,拼装车不能说绝对能查出来,这谁也保证不了。但如果号码和合格证上不匹配,绝对一眼就看出来了。直接报违规,退回厂家检查。”对受害车主车辆鉴定书中的鉴定结果,对方表示“这类问题检车的时候肯定能检出来”。

几经辗转,八名农民了解的情况是:出厂合格证是真的,牌照和运营执照是真的,年检是合格的,唯有车辆本身是假的。

张海峰2019年确认自己的货车是拼改装车,此后他一直把车停在滨州的一个停车场,每天需要支付30元停车费,如今货车已经锈迹斑斑

“消失”的卖家

确定车辆有问题后,车主们曾到鸿昌物流公司找张忠峰当面对峙。没想到的是,张忠峰矢口否认涉事车辆由鸿昌物流所售,称车辆仅是公司帮车主代买。鸿昌物流与车主只存在借款关系和车辆挂靠关系。

崔吉山等人彻底傻眼了,由于八人当初购车时均未签署购车协议,他们在法律层面上的确与鸿昌物流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2019年7月24日,受害人之一闫和龙再次前往鸿昌物流讨说法时,他在张忠峰的办公室里喝下了半瓶农药。对于闫和龙而言,这辆假车成了赔钱的无底洞,巨大的生活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所幸,因为送医及时,他捡回了一条命。

没有签订买卖合同,但借贷合同上的签字却是板上钉钉。发现是假车之后,崔家三兄弟停止还贷,却遭到鸿昌物流起诉。该案由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彼时由于证据不足,法院仅认定崔吉山等人与鸿昌物流存在借贷的法律关系,未认定买卖法律关系。法院最终要求崔吉山、崔吉盛、崔吉山三人尽快归还欠款。三人不服,提出上诉。

此后,曹祥海律师获得了梁山鸿辉与鸿昌物流之间的转账记录,发现其与鸿昌物流和车主的交易之间存在买卖差价,“这说明鸿昌物流并不是单纯帮车主转交车款,而是属于赚取了差价的中间商。”曹祥海认为这个转账记录可以证实鸿昌物流卖车的事实,并将其作为补充证据递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省高院经审查认为,本案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原审虽然查清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借款合同,但未查清有关涉案车辆买卖合同事实,要求滨州中院重新审理。在再审中,滨州中院认为现有证据仍然无法证明买卖关系的存在,维持原判。

曹祥海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在于双方是否存在买卖关系,“这八个农民错在购车时没有签购车协议,且提交的是现金车款。”在本案中,鸿昌物流坚称农民们后续的微信转款是还贷的钱,而非买车的钱,给买卖事实的认定增加了困难。

2023年8月,记者致电张忠峰核实情况,他表示货车不是鸿昌物流卖给几个车主的,公司也从未经营过卖车业务。至于其他具体情况,他皆称“时间太久远了,记不清楚”。

60岁的崔吉山被确诊肺癌,货车维权的事情只能交给年轻的亲戚去跑

被拖垮的生活

在一位车主提供的视频中,涉事货车停运之后已多年没有人再开过,四周生起了杂草,红色车漆已经斑驳,上面落满了灰。

2022年4月26日,北京市怀柔区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认为非法拼改装车辆涉嫌经济犯罪,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一年多过去,案件仍在调查中,至今未有结果。

车辆的官司一直没有结果,受骗农民的生活随着货车停运变得日益困难。他们无法得到赔偿,还需要向鸿昌物流还贷。购车贷款、司机工资、维修费用、亲朋借款等压在肩上,他们只能辗转各地打工还债。

在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官司败诉后,由于崔氏三兄弟迟迟没有补齐所欠车款,司法机关介入将他们列入了失信人名单。他们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交通工具的乘坐和宾馆住宿也受到限制。两年前,崔吉勇为了养家还债,去到科特迪瓦打工,由于无法坐飞机,他被困在非洲,已经两年多没有回家了。去年,他错过了父亲的葬礼。

送走父亲之后,崔吉山自己被查出了肺癌。今年4月,他的三个孩子一起凑钱给他在北京做了手术。崔吉盛一提起哥哥的病情心里就难受,作为八个人里的主心骨,哥哥一直承受着最大的压力。

60岁的崔吉山,如今眼花耳背,失眠盗汗,情绪一激动就会像拉风箱一样喘气。化疗药一天一粒,一粒311元。维权这件事,他也累了,跑不动了,只能交给王海洋、崔吉盛这些更年轻的人去跑。

最近,崔吉山又去了一次公安局,得到的答复仍然是“正在调查,继续等待”。维权四年,崔吉山习惯了等待,也最害怕等待。崔吉山说,自己现在是咬着牙坚持,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把道理讲清楚”的那一天。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