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706|回复: 0

德桑蒂斯的悲剧:一个特朗普主义者能打败特朗普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26 11: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叶德豪
5月24日,被认为最有力挑战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共和党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破天荒地以Twitter Spaces的现场声音广播方式宣布参选2024年总统选举,同场还有Twitter老板马斯克(Elon Musk)亲自主持。一个是年仅44岁的特朗普主义共和党明日之星,一个是闹得左翼人神共愤、将Twitter变成右翼讲场的天才型巨富,可算是天衣无缝的配合。
问题却出在最平平无奇的技术问题,原订于美东时间下午6时启动的声音直播,在各种断声、断线混乱之下,晚了超过20分钟才能开始。在线人数也由原初的超过60万跌至大约30万。虽然德桑蒂斯的竞选团队以“支持者热情过甚,连互联网也被弄坏了”的宣传试图改变舆论风向,但这也难以扭转人们对德桑蒂斯“一起步即落马”的观感。社交媒体上的“#DeSaster”hashtag(按:玩弄德桑蒂斯姓氏,指“灾难”)马上炒热。
而收购Twitter后炒掉八成员工的马斯克,除了借德桑蒂斯振奋声势的如意算盘被打破外,也将面对债主们对于负债累累的Twitter能否经营下去的进一步质疑。
相较于去年11月中期选举以19个百分点大败民主党对手的声势,今天的德桑蒂斯在民调上已大大落后特朗普。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综合民调,特朗普的领先优势已从本年1月的13个百分点低位,大幅反弹至34个百分点。
此刻,共和党的选民对于特朗普导致共和党中期选举失望而归的记忆大概已逐渐淡化,而特朗普官司缠身也使也再次成为了共和党人眼中的“政治迫害受害者”。同时,分析也普遍认为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近来愈来愈有专业化的趋势,其中,分别在2016年和2020年帮助特朗普主持佛州竞选工程得胜、2018年也帮助过德桑蒂斯首度赢得州长选举的政治顾问Susie Wiles最终也投身到特朗普阵营。
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
一直以来,德桑蒂斯的自我定位是“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希望向党人和选民宣传自己能比特朗普更有可能胜出大选,并更能落实特朗普主义政策。佛罗里达州的管治,更变成了德桑蒂斯的“示范单位”。
除了疫情期间以“躺平抗疫”“美国最自由州份”巩固了人口流入的潮流之外,德桑蒂斯也落实了一系列的保守派文化战争政策,包括禁止学校讨论LGBTQ+等性别议题(即“不说gay”法)、禁止学校教授“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限制大学的“多元平等包容”活动、支持或任命保守派人物担任学校管理职务继而清扫自由派教育工作者、将非法移民送到自由派州份、落实怀孕六周堕胎禁令、容许人们未经特别准许“隐蔽持枪”、取消死刑判决需陪审团一致建议的要求、禁止政府以环境/社会和企业管治(ESG)的考虑作投资、因迪士尼对“不说gay”法表达反对意见而收回其乐园所在地的特殊地位等等。
配合中期选举的佛州“逆流大胜”,这些文化战争议题使德桑蒂斯凭着佛罗里达的“政绩”博取到全国关注,变成了特朗普的最大挑战者。
既有民粹 又能务实
同时,身负耶鲁历史、哈佛法学院学位的德桑蒂斯也不只有民粹主义的一面,他还落实了学卷制,让家长能以公立学校以外的方式透过市场机制去选择最适合子女的学校;透过行政命令大举推动佛州大沼泽地(Everglades)的环境保育;大幅提供教师薪金;落实被认为有利保险业界的侵权法律和保险改革等等。
有德桑蒂斯的前下属更声称德桑蒂斯非常聪明,“你可能晚上9点才给他90页的简报,他再要来所有原始文件,这又多了300页,然后你明天7点再跟他见面,整份文件边缘都是笔记、折页,他已经消化了它,还会提出非常好的问题。”这跟曾公开要求下属研究一下“注射漂白水能否消灭冠病”的特朗普,当然有极大的差距。
在特朗普依然深受共和党基本选民支持之际,德桑蒂斯也未敢放肆地批评特朗普,只敢在小处间接向特朗普展开攻击。例如当特朗普因为向艳星支持“揞口费”被控,德桑通斯就称他不知道这种行为牵涉什么东西,因此不能评价案情;5月中两人同时在初选第一州艾奥瓦(Iowa)拉票之际,特朗普因为龙卷风预报而取消集会,德桑蒂斯就马上安排到其集会场地附近举行接触选民的活动,以显示自己对该州选民的重视;在艾奥瓦州期间,德桑蒂斯也声言“我们必须拒绝近年一直影响我党的失败文化”,也明显是要提醒选民特朗普已让共和党连续输掉2018、2020和2022年的三场全国选举。
不少支持共和党的富商都似乎在德桑蒂斯身上看到既能玩民粹主义争取基层、又能务实执政落实保守派政策的完美组合,开始纷纷投向其阵营,希望能够永久去除特朗普这个包袱,为共和党开展新的一页。
过火的文化战争
然而,经过半年的“非正式参选”后,德桑蒂斯的缺点却愈来愈明显。首先,德桑蒂斯为了争取共和党基本盘支持的文化战争,已经影响到其务实的一面。例如其对迪士尼的“报复”,就使迪士尼借机取消了在佛州原高达10亿美元(13亿新元)的办公室投资计划,使之失去了2000个平均年薪12万美元的就业职位;同时,迪士尼也将德桑蒂斯的政治打压告上法庭,指其行动违反获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而佛州的怀孕六周堕胎禁令也不合美国主流民意。
对于经他2018年亲手提拔才当选州长的德桑蒂斯竟敢挑战自己,特朗普一直认为这是一种背叛,自去年底起已一直为德桑蒂斯“改花名”,并不断向他作出公开批评和指骂。德桑蒂斯与迪士尼的争议,以至其在堕胎问题上的较极端态度,也成为了特朗普的攻击议题,他直批德桑蒂斯“被捕鼠夹夹中”,“独力”使佛州损失了2000个就业职位,“德桑蒂斯对于迪士尼的失败战争没有帮到他的残废影子竞选,现在更损害了佛州的经济”。特朗普又指自己才是推翻宪法堕胎权的功臣,却批评六周堕胎禁令“太过严苛”(按:共和党最近在一些中西部关键摇摆州因反堕胎问题而输掉了一些选举)。
与在共和党基层有“人格崇拜”优势的特朗普不同,德桑蒂斯必须透过“文化战士”的形象来建立自己在党内支持。但这些不得不打的文化战争,却不断在削弱德桑蒂斯原有的务实形象和大选优势。
近月以来,不少共和党政客都似乎看到了这一点,开始公开投向特朗普阵营——直至目前为此,特朗普已得到四分之一的共和党国会众议员和五分之一的共和党国会参议员背书;相较之下,德桑蒂斯只得七位众议员和两位参议员表态支持。在佛罗里达州的20位共和党国会众议员中,特朗普己得11人背书,而德桑蒂斯只得两位。
性格缺陷:不是酷而是冷
德桑蒂斯另一个更严重的弱点,是他的性格。跟喜欢在群众簇拥之中天花乱坠的胡言乱语的特朗普不同,德桑蒂斯不太擅长这种“零售政治”(retail politics),上任州长以来落力回避传媒,跟最近敢于登台CNN即席接受质问的特朗普截然不同。
无论是在跟一般民众直接沟通,还是与党内外其他政客私下打交道的时候,德桑蒂斯给人的感受就是冷淡、离群、严肃、高高在上,远远不及特朗普长袖善舞。就连他24日公布的参选影片,即使有背景音乐营造气氛,其说话风格也让人感觉沉闷乏味。
特朗普也拿着德桑蒂斯的性格缺陷开玩笑:“他非常紧急的需要一个性格移植手术(personality transplant),但,据我所知,医学上还未有(这种手术)。”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也有专文讨论这一点。文章称德桑蒂斯给人的感觉“不是酷而是冷”,而报道他的记者们已逐渐将他的性格定型,“就算德桑蒂斯搞一个媒体活动,由他来拿着奶瓶给新生小猫喂食,媒体依然能从中找到其冷酷的证据”。
在以主观感觉为基础的投票式民主中,德桑蒂斯的性格缺陷是他的最大失分处。如果这次选举像2020年疫情年一般在Zoom进行竞选,他还可能可以蒙混过关,但在不断的公开活动之中,德桑蒂斯与特朗普的比对落差将愈来愈明显。
没有特朗普人格魅力的特朗普主义者不太有可能击败特朗普。而人们也会问,如果我们可以选择特朗普本人,为何要选择一个不是特朗普又想局部假装成特朗普的人?
强势的拜登挑战者 弱势的特朗普挑战者
在目前已宣布参选的共和党候选人名单中,德桑蒂斯已经是最有可能击败特朗普的人物。其他候选人,若非正在间接争取成为特朗普的副总统人选,诸如前驻联合国大使黑利(Nikki Haley)、唯一一位非裔共和党国会参议员斯科特(Tim Scott)等,就是各种陪跑人物,例如主张派美军去墨西哥扫毒、废除联邦调查局(FBI)的印裔企业家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其他可能参选又未宣布参选的人,如前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等,也难以在特朗普化后的共和党内跑出。
讽刺的是,民主党人之所以几乎一致支持拜登出选,其假设就是共和党的对手将会是与拜登年龄差不多的特朗普。如果共和党初选出线的是比拜登年轻30多岁的德桑蒂斯,民主党将会阵脚大乱。分析普遍认为,德桑蒂斯的“年龄牌”将大大有助他击败拜登。
德桑蒂斯的悲剧是,虽然他是一个强势的拜登挑战者,却是一个弱势的特朗普挑战者。如果民情不出现突变,德桑蒂斯只会是民望高一些的陪跑者,最终出线的也会是特朗普本人。到2024年,共和党可能就要面对第四次因为特朗普而失败的选举。德桑蒂斯的悲剧,同样是共和党的悲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