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790|回复: 0

乌克兰准备反攻:泽连斯基早就准备好要“放弃”克里米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3-17 11: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叶德豪
本年以来人们预期已久的俄军攻势不似预期,随着欧美大量装甲车陆续送抵乌克兰,乌克兰受训部队陆续归来,人们的谈论重点已开始转向乌克兰预计在本年夏天来临之前将会发动的反攻。这次反攻对乌克兰而言可算是一场“背水之战”,不成功便成仁。
俄罗斯1月换上武装部队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作为对乌“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之后,俄军明显转守为攻,除了长期消耗作战近半年的顿涅茨克州(Donetsk Oblast)巴赫穆特(Bakhmut)之外,也迅速在卢甘斯克州(Lugansk Oblast)与哈尔科夫州(Kharkiv Oblash)交界线,以及顿涅茨克州西南部武赫列达尔(Vuhledar)发动反攻。
俄罗斯攻势惨淡告终?
然而,近两个月后的今天回看,俄罗斯的地面攻势并未有扭转僵局。在卢甘斯克一线,俄军虽然缓缓西进,却未见有任何重大突破。在武赫列达尔,俄军推进更深陷地雷阵,在2月上旬一共损失近130架坦克和装甲车,据称更曾在两天内折损千人。
根据每日从欧美、乌克兰、俄罗斯多方资讯源追踪战情的华府智库战争研究所(ISW)的数字,俄罗斯整个2月所攻下的土地只占乌克兰国土面积的0.039%,其3月15日的战况更新更指出俄方最近的整体攻击频率已明显比过去数周大减。
同时,俄罗斯的远程基建攻击,也未能扭转形势。其在3月9日发动的大型导弹攻势甚至再次动用了六枚超音速导弹,但去年10月以来早就习惯停电的乌克兰人对此也是淡然处之。
作为俄军的唯一潜在战果,面积比荃湾还要小的巴赫穆特依然在乌克兰手中。虽然这个俄方自去年8月已集中攻克的地方此刻已被三面包围,但乌克兰方面决定坚守不退之后,负责主攻此地的华格纳雇佣兵团(Wagner Group)近日更出现攻势上的缓减。
由此可见,即使巴赫穆特最终落入俄军之手,这一场春季攻势也可算是失败告终。
人们的目光也开始转移到乌克兰的反攻之上。
一直以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一直挂在口边的战争目标,就是要将俄军赶出乌克兰全境,包括以俄罗斯族为主体的克里米亚。“俄罗斯的战争以克里米亚为始,也必须以克里米亚为终。”
然而,要夺得克里米亚,正如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一直以来的公开警告一般,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对乌克兰而言,这甚至可能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克里米亚易守难攻
克里米亚几乎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岛屿,与乌克兰本土的陆路连接只有宽约5至7公里的佩雷科普地峡(Isthmus of Perekop),以及其东部被称为“腐臭之海”的锡瓦什湖(Syvash),该湖属亚速海西端,水深普遍只得1米左右,却有深近5米的淤泥,不利装甲步兵推进。于是,如果要从陆路攻击克里米亚,就只有佩雷科普地峡一途。
这个“樽颈”地理,加上克里米亚以南为高、北为低的地势,将会让任何进攻者死伤惨重,无论是1920年苏联红军进攻坚守克里米亚的白军,还是1941、1942年纳粹德军对克里米亚的八个月进攻,以至苏军1944年从北方陆路以及东方亚速海刻赤海峡(Kerch Strait)的克里米亚攻势,进攻方往往是经过血战才能取胜。例如在1944年,苏军花费46万人两路推进,最终全军有近五分之一死伤,才能打下防御工事早在数年前被纳粹破坏的克里米亚。
此刻的乌克兰如果要攻打克里米亚,更是处于下风中的下风。一是乌克兰并无1944年苏联军队从刻赤东进夹击的途径。二是乌克兰面对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Sevastopol)的俄罗斯黑海舰队,根本没有从海路推进两栖登陆的可能。三是克里米亚满布S-400防空系统,本已羸弱的乌克兰空军也无力在此支援陆军作联合兵种作战。
虽然如此,在人们可以预想到的乌克兰反攻策略之中,克里米亚却依然是关键所在。
克里米亚是普京底线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开战之初的两大目标,即“去纳粹化”和“去军事化”,今日看来已变成了空中楼阁。“去纳粹化”就是要去除乌克兰的反俄成分,而“去军事化”则是要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甚或是欧盟)、保持中立地位、不再像战前至今一样接受西方国家的军事援助。但普京的战争却使乌克兰的民族认同更为激烈,“去俄化”成为其核心精神之一;欧盟则启动了乌克兰的入盟程序,而北约就算最终不容乌克兰加入,北约国家也计划在战后将乌克兰高度武装起来,使之能有力对抗俄罗斯的未来潜在进侵。
于是,普京的战争目标其后已出现了变化。“去纳粹化”演变成顿巴斯两州(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入俄,以保护这两个有大量亲俄人口的地区,免受今日乌克兰“去俄化”主流的影响。“去军事化”则变成了保留克里米亚,让俄军得以保留其位于黑海中央的黑海舰队深水港塞瓦斯托波尔,继续操控黑海海权,并以克里米亚的军事部署保留对于乌克兰的威摄能力。
去年9月普京以公投“走过场”将乌克兰卢甘斯克、顿涅茨克、扎波罗热(Zaporizhzhia)、赫尔松(Kherson)四州并入俄罗斯领土的行动,就是这个目标转向的明证。
兼并顿巴斯两州的目标自不待言。兼并连接俄土的顿涅茨克,以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则是要将亚速海以北连接俄罗斯和克里米亚的陆上通道全面收归俄控,以加强俄国对克里米亚的补给支援能力——如过没有这道“陆桥”,俄罗斯要补给克里米亚就只能靠跨越刻赤海峡的克里米亚大桥和海、空两路,三者在不稳局势之中皆不可靠。
更重要的是,赫尔松州掌握着克里米亚85%的供水。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乌克兰就把北克里米亚运河截断,导致克里米亚长年缺水,耕种面积从2013年的13万公顷急跌至2017年的1.4万公顷,到2021年,克里米亚的自来水供应每日只得三至五个小时。没有赫尔松的供水,克里米亚岛上人民生活实在难以维持,只能靠莫斯科当局不断接济,并非长远之计。
可以说,普京四州公投入俄之策,其中最大原因就是要长远保住克里米亚。而且,由于事实上顿巴斯两州俄族虽多,原本却是以乌克兰族为多数(根据乌克兰独立后唯一一次人口普查而言),保护两州俄族的目标,在普京心中,恐怕远远及不上保有由俄族占多数且具重要地缘战略价值的克里米亚。而且,2014年兼并克里米亚之举在大多数俄罗斯人眼中也是普京的最大政绩之一,一度使他民望接近九成,是俄罗斯经过苏联解体冲击之后重新抬起头来的象征。不能将克里米亚稳控在手,甚至失去克里米亚,对普京而言绝对不能接受。
攻占不得 只好包围
从乌克兰的角度来看,既然以武力攻下克里米亚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退而求其次,就只有“包围克里米亚”。由此来看,乌克兰未来的反攻策略就变得非常明显。
首先是从扎波热罗南下,攻克梅利托波尔(Melitopol)、马里乌波尔(Mariupol)等亚速海北岸的陆路交通要道和关键海港,截断俄罗斯通往克里米亚的陆桥。 (按:俄方今天对此早有防备,不断加紧亚速海北岸的防御工事,不过乌克兰如今正透过在巴赫穆特的坚守,利用守军优势消耗俄军兵力,希望能制造出乌克兰从扎波罗热反攻之时俄军缺人防守之局。)
夺得“陆桥”之后,乌军即可西进三方面包围赫尔松州的俄军,不必像今天一样要单靠从西或北两方越过第聂伯河(Dnieper River)进攻。
赫尔松州落入乌军控制之后,克里米亚供水即断,其战时补给将会变得更为困难。此时,对于俄罗斯的海、空补给,乌克兰可以反舰导弹、无人机,以至如今西方源源不绝供应乌克兰的防空系统对付。对于克里米亚大桥的陆路交通,乌克兰早在去年10月的货车爆炸攻击,已证明了大桥是何等脆弱。
放弃克里米亚才能成就乌克兰?
成功包围克里米亚之后,乌克兰的战局就将会进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先战后谈”布局的谈判阶段。此时的俄军既然无法阻止包围,就更加没有能力以常规武力破解包围。除非普京威胁核子大战般的核武应用,就算他使用小规模的策战性核武作威吓也不能改变战局。于是,普京唯一能让克里米亚长治久安、以免其暮年终日惶恐失去该半岛之法,就是与乌克兰进行谈判。
虽然泽连斯基一直宣称要重夺克里米亚,但当包围成事之后,无论是乌克兰政府,还是欧美各国,将会全力宣传攻打克里米亚成本过高甚至是不可能、克里米亚亲俄人口太多难以管治、欧洲部份国家不会支持乌克兰直接收回克里米亚,甚至是克里米亚本来是(已被俄国强迫迁走的)鞑靼人之地,与乌克兰族无关等等,形成一种以克里米亚交换其他乌克兰目标的舆论大势——这些目标包括乌克兰走上加入欧盟之路、其他领土交还乌克兰、国际社会对乌克兰有力的安全保障(不包括加入北约)、乌克兰的高度武装、俄罗斯再次承诺接受乌克兰主权独立、俄乌双方皆接受一些战争罪行审判等等。
对普京而言,克里米亚在国际社会承认之下并入俄国,也可以作为他的战功之一。这样的话,俄罗斯将能明确无误地继续以黑海舰队掌握黑海海权,克里米亚供水稳定之后也不必依靠莫斯科接济,俄罗斯依然能靠克里米亚的军队部署来制衡乌克兰的军力,克里米亚的俄罗斯族得到莫斯科的“保护”,克里米亚的主权谁属问题长远得到解决。而乌克兰名义上不加入北约的事实,也可作为普京成功阻止北约东扩的宣传。
“放弃克里米亚才能成就乌克兰”,这是乌克兰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最佳可能剧本,也是泽连斯基以至今天的欧美国家领袖们都不敢宣之于口的现实。
当然,这一套“反攻剧本”今天依然是纸上的计划,还没有成为事实。它能否成为事实,未来几个月将会是成败关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