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3050|回复: 0

有人证有笔录,辽宁兄弟伸冤21年卡在哪了?

[复制链接]

1768

主题

1792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185
发表于 2020-8-28 17: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媒体报道,辽宁沈阳曹庆三、曹波三兄弟1999年8月被抓,案由是盗窃某坚果公司的开心果和大杏仁。2001年初,他俩以盗窃罪被判无期徒刑,2017年先后出狱。21年来,兄弟俩一直喊冤,说坚果是从蔡某涛那低价购得。巧的是,兄弟俩在监狱见到服刑的蔡某涛,对方曾承认有这事,后被经办法官警告改口否认。但这条关键的冤案线索一直没被真正对待,兄弟俩至今为伸冤奔走。
208d613a2d364e2da796e7d0b6f5e005.jpeg
出狱后的曹庆三(右)和曹波三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曹庆三和曹波三坚称,1999年他们只是小商贩,从自称坚果公司老板的侄子蔡某涛那进的货,说是临期美国产开心果和大杏仁,靠差价赚了几万块钱。但在警方那里,他俩是盗窃开心果和大杏仁的盗窃犯。即使兄弟俩一开始就讲明是从蔡某涛那进的货,但警方认为这是兄弟俩编造的虚构人物,不存在这个人。
对于警方及法庭认定的犯罪事实,曹氏兄弟陈述的是受办案人员威吓做的笔录,在分开审讯状态下,对他们撒谎说兄弟都招供了,你也要分担之类,连哄带骗取得有罪口供。检方介入后,曹氏兄弟都曾翻供,并认为他俩提供的蔡某涛应到案,但警方补充侦查后,未查到此人,这条线索就此中断。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曹氏兄弟上诉、申诉无果后,他们竟然在监狱中见到了一同服刑、当年只知外号“小三子”的蔡某涛,他在另案中犯杀人罪被判死缓。曹氏兄弟还拿到了蔡某涛的一张照片,照片背后写有当年他们约定交付尾款的地址。蔡某涛向狱侦部门承认自己是曹氏兄弟案的“真凶”,这个交代被案卷固定下来。
2006年7月21日,法官孟向东再次提审蔡某涛。他承认偷配了坚果公司库房钥匙,之后经人介绍认识了曹庆三,并向其卖货。对于案涉的开心果和大杏仁件数及货款金额,蔡某涛均清楚陈述并与事实吻合。蔡某涛还向孟向东供述:“卖给曹庆三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提过货是偷来的,请求政府给我一个机会,在量刑上给予考虑。”
6f713b4f60434602a5dba53186a5a346.jpeg
蔡某涛相片背面记录的当年约定交付尾款地址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当事人喊冤,有“真凶”真实、稳定的坦白,曹氏兄弟本以为冤案能昭雪,然而一直到出狱,他们都没迎来这个结果。出狱后。曹氏兄弟找到人证证实,蔡某涛在交代自己是“真凶”后,被经办法官威胁,“你瞎说啥呀,你不知道你判什么刑了吗,你是死缓,你现在认,考虑后果了吗?”
蔡某涛在法官“提醒”下,改变了原有的交代,改说,是说了假话,他没做那个案子。在这个基础上,2007年法院驳回曹氏兄弟的申诉,一直到出狱。理由是原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在申诉中提及的某些利害关系人经查不实,有些证人(就是指外号“小三子”的蔡某涛)根本无法查找到,申诉理由不予采纳。
曹氏兄弟出狱后,仍在为当年的案子奔走伸冤。他们担心的是,蔡某涛还在服刑,到2021年6月刑满释放,一旦释放进入社会恐怕再也无法查证。而更大的阻力在于,经办法官矢口否认蔡某涛的供述,认为监狱狱侦科的调查“不真实”。沈阳铁路中院则对本案不置可否,对记者采访拒作答复。
就申诉程序来说,曹氏兄弟一直没有放弃希望。他们转向位于沈阳的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递交申诉材料。该庭于去年11月25日答复称已受理申诉。8月20日,曹庆三、曹波三到该庭询问申诉受理进展,法官表示目前尚未立案复查,会尽快与主审法官沟通。看样子,这个伸冤的“皮球”又要踢回原审法官那了。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报道提供的信息,曹氏兄弟2000年一审判决后提出上诉,被告知:“快过年了,现在没人管这事”,就此没了下文。六年后,“真凶”蔡某涛主动交代,经历一番波折很快没了动静,同样没人管。20年后,当年的材料俱在,可蔡某涛仍是那个“找不到的人”,难道还要继续没人管吗?
36668f3e1e084f88894875abbf5bb64b.jpeg
出事前,曹庆三曹波三兄弟的合影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曹氏兄弟伸冤究竟卡在哪里,要回答这个问题,确实有点难度。难的是,如果认定加在曹氏兄弟身上的盗窃案确认是蔡某涛作为,那就相当于推倒重来,经办人员办假案、法官判糊涂案的责任要怎么查处?这种显而易见的阻碍摆在这里,让实事求是的冤案平反模式难以展开,消耗司法信誉,也折磨曹氏兄弟。
问题的另一面是,曹氏兄弟的喊冤绝非虚构,有名有姓的人证,有责任部门的口述笔录,甚至还有经办法官的调查记录。这么多材料汇聚到一起,曹氏兄弟所谓盗窃案的定罪基础全面动摇,即使还没到辨冤白谤的最后一步,可已经有力地支撑起重新调查的动力。沈阳最高法的巡回法庭理应有更高站位,更果断选择。
总之,沈阳曹氏兄弟坐了17年牢,喊冤喊了21年,在各种证据已经描绘出近似冤案的情况下,“没人理会”的局面不该再继续下去了。沈阳铁路中院21年来牢牢掌握的本案定性权,在曹氏兄弟口供、系列调查记录、现有证据的冲击下岌岌可危,但仍待激活一个更高的司法裁定程序。这是曹氏兄弟应得的,也是匡扶司法形象的机会。
文 | 杜虎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