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1166|回复: 0

小龙虾的2020:虾价腰斩,虾农弃养

[复制链接]

1244

主题

126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299
发表于 2020-6-27 10: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a3b5a90fe74724bb6f351219076a59.jpeg
往年的6、7月份,去北京簋街吃小龙虾通常是一件很挑战耐心的事。
盛夏的傍晚,闷热且烦躁,偶有晚风吹过,风量小气到根本吹不干挂在脸上的汗珠,喊叫声、音乐声和嬉笑打骂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到处都充斥着麻辣味、油烟味和汗味。为了满足味蕾,食客们心甘情愿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排队等上一两个小时。
门口排起长队的,往往是小龙虾店,尽管在这条1400米长的美食街上,有超过90家小龙虾店,但面对全国各地汹涌而来的食客,却依然显得供不应求。
一个有效解决供不应求的办法就是增加营业时间,很多小龙虾店甚至到了凌晨一两点仍人声鼎沸。
正是这些馋嘴的食客们供养了小龙虾背后庞大的养殖链,而一位精明的食家仅从小龙虾店铺的热闹程度,就可以迅速判断出今年小龙虾的行情究竟如何。
1、遭虾农弃养的小龙虾
凌晨两点,簋街的食客们还在嗦汁剥虾,而远在1200公里外的小龙虾养殖者陈俊林(化名)已经起床干活儿了,他穿上厚厚的防水衣、裤和鞋,套上头戴灯,全副武装走出家门。
这里是号称“中国小龙虾之乡”的湖北省潜江市,2019年,潜江市共产出了10.7万吨小龙虾,占整个湖北小龙虾产量的九分之一,是很多小龙虾产业下游从业者必争的虾源地。
这个时间点起床的,并非只有陈俊林一家,村里有近三分之二的人都从事小龙虾养殖或者相关工作,在收虾的这几个月里,大家的起床时间不得不提前了4个小时。
微凉的夜风掠过一片片看不清颜色的稻田,沙沙作响。皎洁的月光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近处的蛙声和远处的犬吠声交织在一起,头戴灯向夜空射出长长的光束,像是一副神仙遗落在人间的画卷。
但陈俊林通常没有什么心情感受这种美好,收虾的工作是繁重且消耗力气的。
撑船、拉笼、收虾及分拣,连续干上三四个小时,到早上五点钟时,陈俊林一般能收100多斤小龙虾。天刚蒙蒙亮,他就开着电动三轮车把虾拉到固定的交易地点,卖给前来收购小龙虾的虾贩。
整个白天,陈俊林相对清闲,到了下午5点,他就要去投喂饲料,把捕捞小龙虾的笼子放下去,为后半夜的工作做准备。
“养殖小龙虾是一个季节性工作,忙活大半年之后,每年11月到来年2月基本上就不用管了。”陈俊林所说的“基本不用管”,意思是不用后半夜起床收虾了。
事实上,他要管的事情依旧不少,每年冬季,是小龙虾抱卵(即“孵卵”)的关键时节,这是他最头疼和忧心的一段时间,他每天一遍遍地巡视,生怕抱卵状况不理想,影响来年的收成,“主要是水质不好把握,纯靠肉眼去判断,而且受天气影响很大。”
用“靠天吃饭”来形容小龙虾养殖者的生存状况毫不夸张。5月和6月,是小龙虾养殖者们最难过的两个月,炎热的天气加上连续多日的雷雨天,让这段时间成了小龙虾死亡的高峰期。
“热了不行,冷了也不行,小龙虾的生长速度受天气的影响很大,气温偏低,小龙虾的生长速度缓慢,出笼时间也会滞后。”陈俊林说道。
去年此时,他至少已经卖出去三万斤小龙虾,但截至5月下旬,陈俊林卖出的小龙虾还不足万斤,收入不及往年的三分之一。
作为小龙虾产业链的最上游,小龙虾的产出时间和产出情况直接决定了产业链中下游的兴衰。“今年因为天气原因,小龙虾的旺季可能会延后一个月,但没想到疫情来袭,出现了供大于求的情况,价格由供需决定,虾价随之腰斩,可以说整个行业都不容乐观,处于下游的市场也会迎来洗牌。”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和中下游从业者的视角不同,陈俊林等上游养殖者的想法更为直接一些,“今年卖虾倒亏本,很多养殖者都弃养了。”5月以来,2-4钱的小龙虾,每斤收购价只有5-6元,甚至连养殖成本都无法覆盖。
今年5月,陈俊林决定及时止损,以后不再养殖小龙虾了,现有的能卖多少算多少,“谁会赔本去养虾呢?”
2、叫苦不迭的虾贩
虾价暴跌之后,养殖者连年高涨的热情开始消退,处于产业链中游的虾贩郭俊伟(化名)也叫苦不迭,“今年小龙虾的死亡率比较高,以往还能靠走量实现盈利,但是今年不行了。”他说道。
一般情况下,小龙虾的流通需要经过三次转手:虾贩到交易地点收虾、集散市场进行分拣,最后发货至全国各地。
郭俊伟的档口位于潜江虾谷,从各乡镇或者外地收购的成千上万斤小龙虾被运送到这里挑选、分拣和打包,因为靠近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武汉,虾谷的物流运输能够辐射大半个中国。
当地发货大多走的是普通货运车,而货车全程温度要控制在20度以下,并且每行驶两三小时,就要停下来把车门打开,让小龙虾透透气,喷水降温。
小龙虾在运输过程中的死亡率往往和温度密切相关,天气凉爽时约为5%,天热时则会飙升至10%。如果死亡率过高,作为发货的一方就得补上相应的差价或者货量。“如果死亡率过高,加上利润太低,虾贩基本没法活了。”
在小龙虾产业链中,虾贩往往扮演着批发商和物流商的双重角色,这一环节本质上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和海量下游资源从中赚取差价。从养殖者手中收购低价且优质的小龙虾,然后再卖到下游的零售商或者餐饮单位手中,是其赚钱的主要方式。
但随着信息的逐渐透明化,养殖者对于小龙虾的市场行情和价格基本上了然于胸,而虾贩想要趁机压价收购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因此走量就成了虾贩赚钱的唯一方式。
不过,这条唯一的道路也变得愈发艰难,处于下游的“堕落虾”、“信良记”等不少小龙虾品牌为了实现无损运输,纷纷在小龙虾产地附近建设加工厂和养殖基地,这意味着从捕捞到进厂加工、再到运输,几乎直接砍掉了“虾贩”这一中间环节。
通过“秒冻锁鲜”技术对烹饪好的小龙虾进行加工,不仅延长了保质期,还从根本上解决了温度等运输条件对小龙虾的不利影响。
“小龙虾产业虽然规模庞大,但产业组织化、集约化程度不高,使得产业链较分散且冗余,随着上游和中游的逐渐融合,意味着整条产业链将会更加规范和完善,而淡旺季、损耗和人工成本等问题,都可以通过这种成品调味虾来解决。”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3、搭上电商和直播的顺风车
在小龙虾产业链的下游,主要有四类销售终端:夜宵品牌和烧烤大排档、依附在商圈或居民区附近的小型海鲜餐厅、主打小龙虾的品牌餐饮企业,还有以盒马鲜生和每日优鲜为代表的电商平台。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电商 小龙虾”模式,在小龙虾行业遭受疫情严重影响的同时,电商平台却推动了新一轮洗牌。
往年,小龙虾的主场是前三者,销量占到80%,而今年却恰恰相反,小龙虾线上销量激增至80%。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外乎两点原因,一是疫情倒逼了线上销售的暴增,用户需求成功转移;二是直播带货的兴起,诸多小龙虾品牌纷纷加入直播战场,这成为了疫情后品牌实现增长的重要途径。
《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20)》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小龙虾产业总产值达到4110亿元。随着小龙虾在全国范围内的持续火爆,线下货运、客运物流等小龙虾销售流通模式已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数据还显示,小龙虾线上销售额每年保持30%-40%的增长率,这让一众生鲜电商平台看到了庞大的市场需求,并且提早实现了布局。
2017年,每日优鲜开始试水“电商 小龙虾”模式,最初,每日优鲜是通过和经销商合作的方式,一年后,又打造了自营小龙虾品牌,具体方式是每日优鲜负责提供味道、品质及口感等相关解决方案,由小龙虾产地附近的加工厂进行定制化生产。
除了与加工厂合作外,每日优鲜还与小龙虾养殖者建立了直采基地,通过其全国20个城市的1500个前置仓,可以为用户提供1小时送货上门的配送服务。
事实上,除了每日优鲜这类生鲜电商平台,苏宁、天猫和京东等巨头也围绕小龙虾线上销售进行了布局。
2019年,苏宁易购在小龙虾发布会上称,为了让用户买到最新鲜的小龙虾,苏宁位于荆州的养殖基地将专为用户提供优质小龙虾,凭借分布于全国各地总面积达20万平方米的46个冷链仓和航空运输,可实现线上下单最快半天到达,线下下单最快半小时到达,其宣称,价格也比市面上普遍低25%-40%。
值得一提的还有京东,为了抢夺小龙虾市场,京东引入了不少小龙虾头部企业。数据显示,6月1日大促伊始,京东生鲜1小时内就卖出30万只小龙虾。生鲜品类日全天,这一数据攀升至300万只,小龙虾依次排开可以铺满整整40个篮球场。
小龙虾不只是搭上了电商平台的顺风车,直播带货也让小龙虾销量提升不少。
4月1日,在罗永浩的直播首秀上一共售出了近50万盒,相当于卖出250吨的小龙虾;4月6日,主持人朱广权搭配李佳琦现身直播间,1.25万份小龙虾上架后“秒没”;4月21日,盒马总裁侯毅做客薇娅直播间,600万只湖北小龙虾全部售空。
“随着越来越多电商巨头的入局,以及直播带货的助力,小龙虾产业链将得到进一步完善和升级。”上述业内人士说道,“虽然小龙虾行业受疫情影响严重,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尚需时日,但长期来看,市场潜在需求仍然存在,应该对未来保持乐观。”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