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言网

搜索
查看: 537|回复: 0

外国人靠狗狗驱虫药治愈了癌症?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复制链接]

567

主题

1522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8215
发表于 2019-5-12 12: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1外媒报道,一名美国男子靠吃每周5美元的狗用打虫药,治愈了自己的晚期癌症。这个结论其实是非常草率和不严谨的。
  • 2因为该患者还接受了美国顶级癌症医院——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一个新型抗癌药的临床试验。所以他的肿瘤消失到底是因为诊断一开始就不准确,还是神奇地不治而愈,是狗用打虫药的效果,还是新的临床试验药物的作用,都无法判断出来。
  • 3确实有科学家在研究狗用打虫药的抗癌性,但目前还没有可靠证据证实,也没有得出有意义的结论。而且新闻里的个案对于普通患者没有参考价值,所以患者千万不要学报道里的人物胡乱吃药。

查证者:勿怪幸 | 东京大学外科博士
最近,有一条来自美国的新闻引起了广大网民的关注。
新闻说,美国Oklahoma州的一位中年男子Joe Tippens,在2017年不幸被诊断出患有晚期肺癌,并且已经多处转移了。医生让他回家安排后事。
绝望之下的他在网上搜寻信息的时候,遇到一位兽医。兽医说他认识的一个癌症科学家正在研究一种极其普通的狗用打虫药的抗癌性,并且做了不少的实验。实验显示,这种药可能具有抗癌效果。
凑巧的是,那个科学家自己患上了晚期癌症,于是他以身试药,结果几个月后,肿瘤奇迹般地消失了。于是这位兽医也建议Joe尝试那种每周只花5美元的狗用打虫药,“死马当活马医”。
Joe接受了这个建议,吃药几个月后复查发现肿瘤神奇地消失了,到2018年再次复查的时候,肿瘤已经完全找不到了。他被治愈了!
这样的故事真是比电视剧还精彩,无怪乎能吸引读者。但是作为一个肿瘤专业的医学博士,笔者还是希望大家能从医学的角度来评判这条新闻。
一、该患者在吃狗用打虫药时,还在参加正规医院的新型抗癌药的临床试验,即便他真的被治愈了,现有阶段也无法断定到底是哪种药起了作用,亦或是自愈了
首先,这是一则新闻报道,最初的来源是当地的电视新闻。因为新闻不是专业的学术论文,所以有价值的医学信息非常少。比如,Joe的肿瘤是否真的消失了?是完全消失,从此不再反复了吗?仅凭新闻是没法判断的。
第二,这则新闻恰恰对一个关键事实做了轻描淡写的处理,进一步阻碍了读者对真相的探究。原来Joe在吃这个狗用打虫药的时候,已经开始并持续接受了美国顶级医院——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一个新型抗癌药的临床试验。
那么,如果他的肿瘤真的消失了,究竟是这个打虫药起的作用,还是这个临床试验的新药起的作用呢?也无从知晓。
第三,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两种药都没有起作用,肿瘤消失另有原因呢?有的。
临床上偶尔会出现晚期肿瘤患者的肿瘤神奇地变小,甚至不治自愈的古怪现象。各种医学专业杂志都有这样的个案报道。但Joe属于这种情况吗?新闻报道是无法提供答案的。
所以,Joe的肿瘤消失到底是因为诊断一开始就不准确,还是神奇地不治而愈,是狗用打虫药的效果,还是新的临床试验药物的作用,都无法简单地判断。
新闻报道草率地将患者的临床改善归功于打虫药,实在是太不严谨了。好在当地的医学机构对此表示了兴趣,希望通过进一步的实验,来证实或者证伪这个便宜的狗用打虫药的抗癌效果。
二、狗用打虫药芬苯达唑的抗癌性目前还没有可靠证据证实,即便已经做了一些实验,也没有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这个狗用打虫药有没有可能具有抗癌效果呢?
有可能。
这个药叫芬苯达唑(Fenbendazole),是用来治疗动物肠道寄生虫病的。搜索医学文献数据库Pubmed,可以查到两篇用芬苯达唑尝试治疗人类肿瘤的论文。
一篇来自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发表于2008年的《实验室动物学》杂志。实验显示,芬苯达唑加上维生素补充剂,有抑制人类肿瘤细胞在实验小鼠体内生长的作用。[1]
另一篇来自耶鲁大学医学院,发表在2012年的《美国实验室动物学》杂志上。可惜这个实验显示芬苯达唑并没有抗肿瘤效果。[2]
其余还有一些前期的实验室细胞实验,也多多少少有一些提示芬苯达唑可能有抗癌性。但总结起来,芬苯达唑的抗癌性目前还没有可靠证据证实,无法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三、某些恶性程度很高的癌细胞能耐受极端恶劣的生理环境而生存,这与肠道寄生虫的特性类似,为打虫药可能具有抗癌作用可供了一种可能
既然谈到了狗用打虫药,那么扩大一下,打虫药这一类药物有没有可能具有抗癌性呢?
这个问题恰是笔者在日本读博士期间参与过的实验之一,所以比较了解。笔者的授业恩师——日本国立癌症中心的前所长江角博士,是这个假说的原创人。
这个假说来自于一个偶然的实验。实验无意发现,有一些恶性程度很高的癌细胞能耐受极端恶劣的生理环境而生存。一般情况下,把癌细胞培养于极端缺乏营养素的培养液中,癌细胞大多会很快死亡。但是惊人的是,一些恶性度很高的,比如胰腺癌、肺癌、大肠癌的癌细胞,如果同时不给它们供氧,它们居然能神奇地逆转,生存时间大幅延长。比如,在极端缺乏营养素近似于水的培养液中,如果同时缺氧,这些癌细胞居然能存活长达1周的时间。这显示了癌细胞惊人的生存能力。江角博士将这个现象称为“耐受贫寒简朴的生活” (austeriry)。癌细胞显示了非同寻常的“耐受贫寒”(anti-austerity)的能力。[3]
这跟肠道寄生虫有些类似。寄生虫往往能在营养缺乏的时候,改变自身代谢,蛰伏起来,收缩消耗,直到新的营养来到,就再次复活,疯狂生长。
既然癌细胞在这一点上与寄生虫有些类似,打虫药针对的正是寄生虫的这一特性,那打虫药有没有抗击癌细胞的这种“耐受贫寒简朴的生活”的能力呢?
早期的实验室细胞实验和动物实验都显示了这个可能。抗寄生虫药在小鼠身上出现了抗癌效果。这个新闻中的芬苯达唑是否正是通过这个特性而起作用的呢?目前还不得而知,还需要后续的实验观察来证实或证伪,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四、新闻里的个案对于普通患者没有参考价值,患者千万不要学报道里的人物胡乱吃药
那么说了以上这么多,是不是意味着晚期癌症患者可以自己学Joe吃狗用打虫药,以求“神迹”的降临呢?
当然不是。看过那条新闻的患者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更不要学Joe吃兽药。
因为别看科学家们做实验发现了不少可能性,其实那跟临床还距离十万八千里呢。
也别看新闻报道里Joe如何如何,实际上Joe的肿瘤是否真的消失不再复发,不得而知;即便他的肿瘤消失了,是否是狗用打虫药的作用,也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他同时参加了顶级医院的抗癌新药临床试验。
所以,患者千万不要随意模仿新闻里的个案,毕竟吃药不是儿戏,任何药物都有各种或轻或重的副作用。若是胡乱吃药,那可真是以身犯险,不但很可能没有起到缓解病情的作用,反倒有可能使病情恶化,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所谓的绝境之下的“死马当活马医”,不是鼓励患者自己选择药物,或者信任所谓的民间偏方,以身试药。作为最后手段的实验性治疗,更应该选择正规医疗机构做的药物临床试验。
临床试验用的是药效未知的药物,但这些药物都是经过前期正规系统的细胞实验、动物实验、毒性实验等等许多前期的实验之后,再用到人体临床试验中。正规的临床试验有专业的医护人员把控,有专业医学伦理机构监督,风险和收益都会透明化,能最大限度的保护患者的生命权益,即便最终无效,起码也不会加速死亡。
总之,大家阅读医疗新闻要理性,治病就医就更要理性。切不可道听途说,轻率尝试。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我也来说几句吧!人生苦短何必为这小事儿记仇呢?开朗就好、想开一些、看开一些。其乐乐不如众乐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